分卷阅读32

辉煌 作者:叶孟

      吃饭?」

    「随便。」沈桂澜道。

    郑玮挽着他的手,笑道「上次到宿舍来的人是你家里的谁啊。」

    「一个朋友。」沈桂澜冷淡的回答。

    郑玮眼看是套不出他的话来了,只得老老实实和他一起去吃饭,吃饭期间又有女生来给沈桂澜送礼物,沈桂澜一概不收,当有女生说提前祝沈桂澜生日快乐时,郑玮错愕的看他,想不到这个闷家伙快过生日了。

    就在沈桂澜委婉拒绝女生时,郑玮悄悄把这事记到心里去了。

    ======

    第十五场 场景拍摄客串嘉宾

    地点溪城电影大学圣德歌舞厅

    嘉宾路云

    当帷幕拉开,绑在十字架的耶稣展现在舞台上。

    有位教父穿着黑色长袍走来,当他拿下帽子,全场尖叫起来。

    傅老师欣慰的笑着,路云正在祷告,不远处传来钟声。

    一阵尖锐的蝙蝠飞过声,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在他面前停下来。

    因为灯光打的暗,郑玮又坐的远,他只能眯着眼才能初步判断那人是沈桂澜。

    柔美的音乐响起,就像是时光倒回到中世纪。

    男子坐到场景里教堂的椅子上,专注的看着教父。

    一页页圣经翻过去,旧约新约,出埃及记。

    两人之间没有言语,只有眼神的来往。

    路云合上书,痛苦的转身不去看他。

    他仰头看着耶稣,又开始祷告。

    沈桂澜慢慢的走到他身后,在他耳边欲言又止,这一幕交错,他们纠缠的眼神里有多太不能开口的话语,路云黯然的低头,不待进一步靠近,他转身背对着沈桂澜离开。

    优雅的美声,华丽的教堂,每一幕都像是油画。

    杨子洲屁股有点坐不稳,他低声在郑玮耳边道「刚才他们交错过去的那幕,真像是背背山的海报。」

    郑玮一脸你怎么总是能让我这么不爽的看他,杨子洲哈哈哈的干笑着,「这真是个基情时代。」

    展穆平静道「这好像是路云曾经拍过的片子。」

    杨子洲道「吸血鬼应该是西方人,中国就应该是僵尸,所以就该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展穆微微一笑,道「这是一部哑剧,整部电影没有一句台词,但是歌很好听。」

    表演结束后,这次的演出这就算是落幕了,不少制片人评价了一下这十五场表演,其中校园人气最高的非郑玮莫属,姚顺英导演夸郑玮机灵活泼,戏路宽广,将来有大成。

    展穆的戏傅老师觉得艺术价值高,并且自导自演协调能力不错,将来自己摸索着往上去,会有很好的发展。

    而到沈桂澜时,姚顺英二话不说当即邀请他为自己拍戏,其实就在院的许多学生来说,沈桂澜和路云的那场表演没有台词,还各种晦涩,不讨人喜欢,不如郑玮的舞跳的好看,也不如展穆的嘴皮遛,可偏偏那些个拍电影的就喜欢这样的,美其名说是有演技,不少人心里想着那张脸才是最好的演技。

    虽有名导演邀戏,可沈桂澜考都没考虑,当场就给回绝了,傅老师叹息了又叹息,可谁又能说沈桂澜什么,人家看不上还能把他绑上去不成,于是整个典礼结束后,傅老师主动问沈桂澜,是他眼界高,还是他不爱拍戏。

    沈桂澜是这样回答的,他只是想要好好的把大学读完再说,没毕业前他不会入娱乐圈,傅老师虽然可惜,但他话已至此,傅老师也不再多说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日快乐

    庆祝完毕回到宿舍后,杨子洲丝毫不隐瞒自己对沈桂澜的嫉妒,还酸酸的说着他心高气傲,沈桂澜不理会他的酸葡萄,冲了个凉水澡就出去。

    郑玮和展穆则是鬼鬼祟祟的一起出了校,天气刚转暖,两人一玩就像是不知道分寸,恨不得到深更半夜,郑玮还趁机在酒楼里订了下个星期的位子,展穆没弄明白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回到宿舍门也关了,两个人偷偷摸摸的翻栅栏进去,郑玮笑的张扬,宿管阿姨听着声音出来骂人,他们连滚带爬的跑上楼,还好没被人抓到。

    进了宿舍,杨子洲被他们偷偷摸摸的声音吵醒,发了大脾气,郑玮冲了澡出来猫到沈桂澜床上,沈桂澜挪了挪位子给他,迷迷糊糊的问道「怎么这么晚。」

    郑玮和他抢被子,笑道「玩着玩着就不知道时间了,你再挪挪。」

    沈桂澜这下不动了,道「滚回你床上。」

    「我那里冷,你这是暖好的被子,怎么能同日而语。」郑玮往里边挤挤就把位子占了,他一时间兴奋,也睡不着,小声问沈桂澜,「你是真不爱拍戏呢,怎么和路云搭档还闹得神神秘秘,你太不够意思了。」

    「睡觉。」沈桂澜用被子把耳朵捂着,有种被他吵的烦的感觉。

    郑玮凑近点,小声道「唉,你就不能给我个解释吗?」

    「我需要给你什么解释?睡吧!」沈桂澜嘀咕着说道。

    郑玮使劲把他的腰一拧,沈桂澜反应大的侧过脸,一不小心,就和郑玮的嘴唇来了个亲密接触,两人嘴唇挨到一起时,郑玮整个人都愣住,根本来不及反应,两个人皆是一动也不动。

    直到一旁的杨子洲大叫起来,「你们两个睡不睡觉的,闹什么闹呢,闹什么鬼,把咋家的好梦都给吵没了。」

    展穆拿着拍蚊虫的拍子使劲扇,喊道「别吵了,睡觉。」

    郑玮悄悄的后退一些,他看着沈桂澜黑亮的眼睛,心口猛地跳了好几下,沈桂澜侧过身子背对着他,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这个吻却好像是一个咒语,无意的敲醒了郑玮的某些记忆,他闭上眼睛,脸上还是平静如水,波涛汹涌的只是他的内心。

    =====

    周六的早上,郑玮无精打采的回家。

    郑瑛在院子里遛着狗,封枚和他一起,看样子相处的不错。

    封枚看到郑玮回家,脸上有些尴尬,郑玮笔直的从院子里走进去,理都没理他们两个。

    郑瑛把狗交给封枚,向屋子走去。

    郑玮扔下背包就从屋子里出来,和郑瑛撞个正着,郑瑛看他拿着自行车的钥匙,问道「怎么这么突然回来,电话也不打一个。」

    「打电话还怎么看得到这么好的风景,缺了你我还活不下去了?」郑玮说完就要走,郑瑛拉着他的手,抓着钥匙笑道「看不出来你还醋意不小,是吃我的醋了,怕什么,哥哥照样会疼你的。」

    郑玮一脚就往郑瑛身上踹,骂道「死流氓,滚开。」

    郑瑛迅速避开他的偷袭,就这样一打一闹,郑玮飞快的就跑了,正在遛狗得封枚喊着郑玮去哪里,郑玮看看狗,看看她,骑着自行车道「遛你的狗。」

    然后,郑玮踩着自行车就这么走了。

    封枚跺跺脚,气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