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辉煌 作者:叶孟

      往前走了几步,摇头道「我和他告白了。」

    展穆震惊的看他,「桂澜」

    「没事,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展穆拉着他着急道「什么结果都好,可他现在这样不来上课也不是办法。」

    沈桂澜叹息一声,道「我会想办法和他沟通。」

    =====

    郑玮正在吃着糕点,远处郑瑛和封枚挽着手笑意盈盈的向他走来,郑玮把蛋糕一放,转身走人。

    封枚喊他,郑玮头也不回,一声气都不出。

    郑玮正在房里收拾东西,楼下盛夢就在大声招呼他下去,郑玮拿起车钥匙,见到盛夢就扯着他走人,郑瑛看见了对郑玮道「你天天在外边玩到深更半夜回来,今天早点回家。」

    郑玮白他一眼,立刻打开车门上去。

    盛夢笑嘻嘻的看他,拆开口香糖吃,问道「和你哥闹别扭?这脾气也未免闹得太大了。」

    「你别废话了,我就看他不顺眼了。」郑玮不爽的说道,盛夢笑着点头,「好好好,你不爽就不爽吧。」

    郑玮刚坐下,一群人就过来敬酒,盛夢替他挡,但是架不住郑玮怒火中烧,趁着盛夢不注意,他就把酒干了一小杯,可把盛夢吓到了,本来盛夢是打算拦着他不让他喝,可身边的朋友瞎起哄,又把郑玮灌了几杯,直接就把郑玮给整趴下了。

    盛夢连忙把他们给推开,烦心道「别闹了,他不能喝酒。」

    郑玮醉醺醺的站起来,嚷嚷道「我还要喝。」

    「走了,我送你回去。」盛夢生气道。

    「我不见郑瑛,别让我看到他。」郑玮一把抓起盛夢的衣领,指着他说道「你敢给他电话试试看。」

    「好好好,我不给他打电话。」盛夢把郑玮推到沙发上躺着,掏出来他的手机,点开联系人,他好像记得他和那个姓沈的小子关系不错,立刻就给他去了电话,「喂,沈桂澜是吧,郑玮喝醉了,他不回家,不如你把他接回宿舍睡吧。」

    那边立刻就答应了,盛夢坐下来抽烟,和郑玮谈心道「找你你哥哥订婚后,你就要死不活的,你是有恋兄癖吧。」

    郑玮呵呵的笑着,「妈的恋兄癖,我是恶心他。」

    「你也看开点,人家封枚在你们兄弟两个之间转来转去不容易,你不接受人家,但不能妨碍别人追求幸福。」

    「什么幸福!鬼扯,她怎么就是非得嫁到我们家不可,郑瑛都在外边和多少男人女人上过床了,告诉你,她就是给郑家少太太这个别扭蒙了心。」

    盛夢赶紧的捂住郑玮的耳朵,他看看周围的人,低声道「你小声点,祖宗,家丑还不可外扬,她是个女人,说什么都能替你们家传宗接代,你管她是图什么,你哥还不就是图他是个女人能生,谁不知道你哥哥在外边金屋藏娇,和欧子文爱的你死我活。」

    「他就娶吧,看他娶了老婆以后家里有没有好日子,我就看他坑死谁。」郑玮说着就开始头晕,「我想吐。」

    「你别喊了,你哪次不是想吐。」

    「我这次特想吐。」郑玮趴到盛夢身上开始干呕。

    远处有人疯疯火火走来,别人拦都拦不住,郑瑛一脸怒气的冲上去把郑玮的衣服一抓,郑玮用力一推,骂道「滚。」

    「好好的书不读了,开始在外边花天酒地了,你倒是潇洒。」郑瑛讽刺着郑玮。

    郑玮跌坐回沙发,他把盛夢一搂,笑道「这不都是你亲自教的。」

    郑瑛把领带一扯,笑道「今晚我就好好教你。」说罢,郑瑛蛮横的扛起了郑玮,郑玮大叫起来,「死流氓!**!你放开我!你连你弟弟都不放过,你还是不是人。」

    盛夢眼看着他们兄弟要闹出大事了,立刻去拦他们,盛夢拉着郑瑛,解释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们就别这样闹了,闹翻了脸谁都是没面子。」

    「面子?我他妈被他操的里子都没了,你要多远有多远,这儿没你的事。」郑瑛看郑玮还在咬他,把他屁股一拍,教训道「王八羔子,你属狗的。」

    「我他妈属狗的,你就是属鸡的,还是个大公鸡。」

    郑瑛看他胡言乱语了,立刻踢开门往外走,这时沈桂澜站在门口看他们兄弟这个架势,立刻皱了眉头。

    郑瑛道「你来干什么?」

    「接郑玮回学校。」沈桂澜冷冷的回答。

    「回个屁的学校,把老子搞烦了,书也别读了。」郑瑛毫不客气的说着,郑玮整个人开始乱动,直到郑瑛架不住,郑玮从郑瑛肩上一跳下去,就往前狂奔逃走,郑瑛破口大骂的追去,盛夢和沈桂澜也立马跟着他去。

    郑瑛往小巷子里跑,沈桂澜跑到分叉口一时间左右为难,他听着滴水声往前。

    突然,有人自沈桂澜身后把他抱住,沈桂澜被他拖进了黑暗里。

    郑玮笑着把沈桂澜按到墙上,「哈哈,郑瑛不见了。」

    「这里就剩下我们。」

    沈桂澜靠在墙上,闻着郑玮呼吸里的酒香,郑玮双手撑在墙壁上,低笑道「你想操,我吗?」

    沈桂澜双眼直直的看他,郑玮微微调整角度,轻轻吻上了沈桂澜的唇,他的手开始不规矩的去撕扯沈桂澜的衣服,脏乱的巷子里,那不规律的滴水声就像是热火烧在人的心头。

    郑玮吻着沈桂澜的侧脸很迷人,带着醉酒的疯狂,又略微有些陶醉,他极尽温柔的靠近沈桂澜,好像已经投入其中。

    沈桂澜推开郑玮,喘息道「你根本都记得。」

    如果现在郑玮什么都记得,那么以前喝酒后,他没理由会疯的什么都忘了,这是个谎言,而沈桂澜从来都没有看穿。

    郑玮低声一笑,他倾身把沈桂澜的耳垂一咬,「你就是个大笨蛋。」

    沈桂澜茫然的看着前方,「郑玮,你告诉我,你不是在耍我。」

    如果他是认真的,为什么每次在**他触犯禁忌后装作一无所知,好像所有的错误都是沈桂澜,是他禁不起郑玮的**。

    郑玮后退几步,沈桂澜深吸一口气,问道「温泉和学校里,我们接吻,你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故意的?」

    郑玮轻笑,「桂澜,你千万不要相信喝醉酒的人会什么都不记得这种笨话,我知道我们不仅接吻,还差点上床。」

    「我该说你的演技太好了还是该说我自己活该,你说过你讨厌欺骗,我也是。」

    郑玮的脸在阴暗处,不明悲喜,但沈桂澜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粗重,带着怒气也夹杂着□□的兽性。

    郑玮牵起沈桂澜的手,道「桂澜,我不说,只是不想大家都难堪,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试探,第三次」

    「是我情不自禁。」沈桂澜挣开郑玮的手,「这个世界什么都好玩,唯独别人的感情,你不能玩弄。」

    郑玮把身体靠在墙壁上,他笑着看沈桂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