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

辉煌 作者:叶孟

      轻笑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笑道「其实那时候,你没接受我也是好的。」

    郑玮带着歉意的对她说道「对不起。」

    「从那时候开始,我告诉自己等你三年,要是你还是不肯接受我,我就喜欢别人去。可我没想到还不到第三年,子洲就拼了命的追我。」俞沐笑道「他比你好,什么都比你好。」

    「我知道。」郑玮有些感伤,手足无措,「我就是个大混蛋,不值得你难过这么久。」

    「别人都说十八岁喜欢过的人就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俞沐叹息着,她吸吸鼻子,哽咽道「你看我今天是太丢人了,自己都要结婚了还和你说这话,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和你说说,我不等你了。」

    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内疚,郑玮看着俞沐转身离开,眼中有愧疚,有难过,也有不解。

    原来十八岁的时候爱过的人就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郑玮想着沈桂澜第一次从车子走出来那副不把人当人看的样子,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那个时候,他到底是为什么会纠缠着他不放,又为什么在亲人和他之间不能做个选择。

    正在郑玮茫然时,展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郑玮背过身不看他。

    「好兄弟是不隐瞒任何事情的。」展穆问道,「你觉得你对我和子洲坦白过吗?」

    「什么叫做没有坦白?」郑玮不解的看他。

    「俞沐和你」展穆的话还没说完,郑玮就打断,「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好说的。」

    「过去的事,她今天还要在结婚的时候在你面前哭一场?」

    郑玮皱眉的看他,「你偷听我们说话?」

    「你没做会害怕别人听?」展穆目光不善的看他,「郑玮,你早该和子洲把话说明白。」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郑玮低吼道「我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

    他们二人的争吵声很快就把杨子洲的亲朋好友引来,展穆和郑玮一个都不肯退让,杨子洲从人群里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在争吵,立刻大发脾气,把别人都给轰走,整个花园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杨子洲来回渡步,问道「你们在娱乐圈还没吵够?要把恩怨情仇再带到我面前来演绎一番?」

    杨子洲把新郎的西服一脱,往地上一扔,哽咽道「我他妈今天不结婚了,你们这就是兄弟!!大学四年,屁股朝天,一起他妈的哭啊笑的兄弟!」

    郑玮往前一步,主动道歉,「子洲,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是误会」

    「你他妈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俞沐她喜欢你七八年了,你以为我就是个笨蛋!」杨子洲吼道,「可我爱她!」

    「你们两个全都把我当傻子,当蠢货,你们就以为你们两个心里有不痛快,我他妈憋着的话什么时候对你们好好说过,没有!!从来都没有!!大学四年,谁没生日,你们记着一块生日蛋糕了没?毕业以后各分南北,你们的电话号码是我回学校扒着十层厚的学生登记本翻出来的,我和俞沐结婚之前,你们有问过我爱她吗?你们知道我追她的事吗?你们又他妈知道我暗恋了她直到大学毕业才敢给她发个短信,告诉她,我他妈这个电灯泡,喜欢了她四年!」

    郑玮侧过脸,不知不觉就哭了出来,他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和杨子洲解释。

    杨子洲边擦着眼泪边是讽刺的笑着,「别人说朋友妻不可欺,我知道她喜欢你,我追她是我自己作贱自己,可我就是真的喜欢她,打第一次她过生日那会,你把她蛋糕撞翻了,我就看上她了,可她一眼就看上你,她让我帮你们制造机会,让我告诉她你去的地方,我统统都帮她,谁她妈让我是个傻子,我喜欢她我不敢说,就做着烂好人凑合你们两。」

    那些青葱记忆里,总是笑的没心没肺的孔雀。

    那个总是对郑玮恶语相向的室友。

    那个总是忘了帮展穆点名的同学。

    他们都没看他哭过,而如今人生的大喜事上,他们兄弟几个却都哭的稀里哗啦。

    或许是这些年过的匆匆,谁也没认真看过谁,谁也没想过他到底怎么想的。

    大家都问心有愧,而常常挂在嘴边得哥们和兄弟,好像就是个笑话。

    展穆擦擦眼泪,有些哽咽,他对杨子洲说道「子洲,今天你结婚,是个好日子。」

    「好日子?」杨子洲却是哭着摇头,「我们三个兄弟没法做了,是个好日子,我算是认了个狗屎运,展穆,郑玮,把话晾开天窗说,你们两个他妈的是让我失望透顶!」

    「谁不说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你看看你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杨子洲指着郑玮,「你今天和这个赌口气,明天又和天王好上了,那你当年怎么就不能接受桂澜啊,他多喜欢你啊,展穆都告诉我了,下那么大的雪,他背着你回学校,你他妈以为他是你奶妈啊,还有你受伤,他坐了一半飞机回巴黎,转头就回来给你当丫鬟使唤,他一个少爷给谁洗脸擦屁股,低声下气的哄你,哪次你喝多了不是他给你收拾烂摊子,郑玮,做人要知足,别说他是男的,他就是个外星人,你以为你是修来了几辈子的福气!他要不是喜欢你,什么漂亮的男的女的不随他,可你倒是好,把他骂的一文不值,他是同性恋!同性恋怎么了,没人权?没尊严?」

    「就为这事,我对你就有意见!」杨子洲铿锵有力的骂完郑玮,转而哽咽道「但凡沈桂澜在,今天你们两个也不必吵成这样。」

    然后杨子洲转而对展穆骂道「就为了那部电影,郑玮没和你打个招呼就让给你,到现在你心里都还有刺,你别管他是害你还是帮你,那你还不是靠这个拿奖了,你咽不下这口气,你也得咽下去。傅老师偏心,他把名额留给郑玮,郑玮不去,你该怨傅老师,展穆,娱乐圈得功利心太重,你就快被这个染缸给染透了。」

    「你们都变了,一个大明星,一个影帝,个个都出头了,兄弟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出息,娶个老婆生孩子,然后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你们两个朋友牌子太大,我也镇不住了。」杨子洲弯下腰把西装捡起来,朝他们笑道「我本来想着今天还可以和你们来一球,现在想想也不必了,就这样吧。」

    展穆捂着额头泣不成声,而郑玮一样,八年的兄弟,就这么走到了头,人生有几个八年,岁月又有多少能朝西,这辈子兄弟的人千万不能碰,这句是至理名言,甭管是怎么个动法,那都是死罪一条。

    =====

    灰蒙蒙的天空,雨水滴答滴的落下。

    郑玮的海报贴在一间咖啡厅的门口,郑玮打着雨伞跑进屋里,盛夢等候在里边朝他微笑。

    「今天来的这么晚?」盛夢把杂志放下,笑道「最近工作也不干,精神也这么差。」

    郑玮勉强的对他回以微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