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辉煌 作者:叶孟

      心情不好,也就不想拍戏,于是他直接离开影视基地回到溪城休息,他助理整天对他念经,说他这是耍大牌,郑玮烦死他了,直接让他休假一个星期。

    后来,展穆来找他,两个人别别扭扭的对骂了一场,郑玮就回到了《海棠红》剧组,很多时候,郑玮不明白他和展穆为什么就是断不了,可能这是命运的安排。

    一直到《海棠红》拍完,他们算是比较平和的相处了一段时间。

    在汉口的一次游船上,郑玮接到了沈桂澜的电话,郑玮挺意外他会突然的联络自己,在他心中澎湃时,也觉得一切已是物是人非。

    远处展穆和他男朋友,也就是《海棠红》的男二号演员在一旁说话,郑玮听着沈桂澜问他在哪里,想见他一类的话,心情却觉得提不起来,可能是带着报复的心理,也许是试探,郑玮回答不想见他,说自己已经和展穆在发展了。

    沈桂澜闻言微微一笑,其中深意不予言表,郑玮听着他的笑声,还以为他就在身边。

    沈桂澜没有过多的说什么,轻笑着在电话说相信不久后我们会再度重逢。在他这自信且强势的话语里,郑玮茫然的挂断了电话。

    拍摄结束后,郑玮一秒都不想在汉口呆下去,连夜赶回了溪城。

    一方面是他已经知道沈桂澜回来,另一方面是封枚抱着孩子坚决要求和郑瑛离婚,郑瑛也毫不挽留,于是他们的父母都着急了,说他们这是闹得什么名堂,郑玮到这个时候才被他们记起来,被他们嚷嚷着拉回郑家做和事佬。

    回家的时候,两个人都坐在郑家的客厅里,孩子被伯母抱着在房里休息,封枚独自哭着,但是也不算歇斯底里,郑瑛抽着烟,看起来还不错,甚至于有点开心似的。

    郑玮一走进屋里,封枚就在擦眼泪,似乎不愿意郑玮看到她狼狈的样子,郑瑛冷冷的问着「你回来干什么?」

    「看你们打算怎么离婚?孩子都有了才来闹,你们害不害臊?」郑玮把他们两个都看了眼,冷嘲热讽起来,「现在就知道闹着离婚了,当初说要结婚时,不是男才女貌吗?」

    郑瑛笑的讽刺,他抬头看郑玮,「我要什么她要什么,你不是一清二楚,各取所需,玩不下去了也都不必勉强。」

    「我要孩子。」封枚看着郑瑛倔强的说道「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郑瑛把烟甩到烟灰缸,「好,反正这个孩子也不是我的。」

    封枚恨恨的看着他,嘴唇都开始打哆嗦,「郑瑛,我恨你。」

    「行了,你别在郑玮面前哭哭啼啼的,他□□,你再怎么哭他也不会心软。」郑瑛说完自嘲的笑着,「要离婚的是你,现在你哭给谁看。」

    「我老公天天不回家,在外面养着一个男人,难道我不生气,从我们结婚开始,你有没有一天关心过我?你的心思全都在那个发了疯的方子文身上!」

    郑瑛猛地站起来,封枚有些害怕的看他。

    「别说他是疯子,封枚,我很不喜欢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

    「他还不疯?他天天和你打电话,天天缠着你不回家,你是一个有家有口的人。」

    郑瑛不所谓的看她,「我们为什么结婚,你以为我真不明白,你不就是听着你妈的话想嫁到郑家做富太太,我哪里没有满足你,我们没同房你怀孕,我照样给你养孩子,封枚,有时候你睁只眼闭只眼,我们就能安然无恙,可惜你要的太多。」

    「郑瑛,你是王八蛋!你是畜牲!你」话没说完,封枚又开始哭。

    郑玮有些震惊的看着郑瑛,他想过这是一桩交易的婚姻,但是他没想到这孩子竟然不是郑瑛的,那这孩子会是谁的?

    郑玮的爸爸从楼上下来,郑瑛看他一眼,笑的意味不明,伯父晦暗的看了封枚一眼,三个人欲言又止,却都没开口,封枚却哭的更加厉害。

    郑瑛又拿出一根烟抽,神情很不对劲,一个奇怪的想法在郑玮心里萌芽,伯父叹息一声,要开口,郑瑛却一脚踢翻了沙发前的桌子。

    「离婚。」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封枚坐着,捂着嘴哭的不敢出声。

    伯父呵斥起来,「郑瑛,你闹够了!」

    「呵,没呢,我这不是为了您,把您的老婆孩子还给你」一句话还没说完,伯父一巴掌扇到郑瑛脸上。

    郑玮惊讶的上去扶住郑瑛,郑瑛本来要发火,看到郑玮拉着自己,子个把火给压下去了,他一步步后退,郑玮紧紧抓着他的手,转身他们兄弟两个都走了,伯父连连呵斥也未能把他们留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不诉思恋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会搞成这样。」郑玮边喝着茶边问道。

    「很多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在掌控里,越往后就越不受控制。」郑瑛喝着酒,闷声道「无论是我还是她,都在违反自己的婚姻原则。我答应过她,给她最基本的家庭保障,可是结婚当晚我没碰她。我一直担心子文会走,我怕失去他。」

    「你说过你会妥协,这也是你曾经逼我去做的。」郑玮讽刺道「而现在你却发现妥协就是后悔?」

    「是,如果我不能让他开心,我自己也没有办法觉得开心。」郑瑛把酒杯拿着来回的旋转,轻笑着,有些自嘲,「我爱他才会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有意义,所以我无法给封枚一个家庭,后来她说她怀孕了,我隐约觉得矛头不对,当我发现她的孩子是谁的以后,心里觉得特别恶心。」

    「呵。」郑玮只是笑,不做声。

    「不过她不离婚,我也不会开口,没必要,她希望的也不过是保留一个头衔,我给她就是了。」郑瑛道「婚姻就是一场交易,等到双方都厌烦且不满足的时候,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这么坚定的离婚意志?」郑玮道「是为了和方子文有个结果吗?」

    「是啊。」郑瑛喝的已经有些高了,「如果可以,在我彻底变成一个混蛋前,我应该好好的珍惜他,可我当年没做到。」

    他们兄弟两个在酒吧闷头喝酒,一直喝到深更半夜,郑瑛大醉淋漓,郑玮才从他口袋里掏出来手机给方子文打过去电话,让他来接郑瑛。

    方子文来的很快,身上有些湿了,他说外面的雨大。

    他们三个出酒吧的时候,雨变小了,但很冷,郑玮这才发现秋雨绵绵,一切又已经变换了季节,方子文扶着郑瑛艰难的跑进了车里,外面风雨同路,郑玮上车后,方子文连忙和他说谢谢。

    这么多年没见到方子文,没想到他变化那么大,现在竟然长的比郑瑛还要高大,而看他对郑瑛照顾入微的样子,不难看出他们两个关系亲密无间。

    「我一直以为你已经离开溪城,离开他了。」郑玮边开车边和方子文闲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