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辉煌 作者:叶孟

      。

    方子文摇摇头,苦笑道「是我执迷不悟,总是放不开这段感情。」

    「你别这么说,他这种人渣,怎么值得你对他好。」郑玮叹息道。

    郑瑛靠在方子文怀里,睡得不太安稳,嘴里还念着「子文,子文」

    郑玮把方向盘握紧,方子文轻轻吻了一下郑瑛的脸颊,「你别说他坏,其实这几年他过的不好,郑玮,兄弟没有隔夜仇,你为什么总是把他当做你的仇人?因为他和你心仪的女孩结婚吗?他们那是假的婚姻,根本没有事实。」

    「呵,说来也可笑,我和郑瑛的恩仇与封枚无关,她也不是我心仪的人。这么多年,多少人问我为什么不结婚,也不恋爱,这一切不都是郑瑛亲手造成。他亲手逼走我爱的人。」郑玮的这些话从没对人说话,一直埋在他心里,他承认,他恨郑瑛,恨他当年拆散他和沈桂澜,所以他总是不能在他面前妥协,尽管他可以对全世界微笑,也无法祝福他的婚姻和恋情,他为什么要以德报怨,什么亲情能弥补那些伤害?不能,什么都不能。

    方子文诧异的看他,嘴唇都有些抖索,「郑玮,你那个同学都离开□□年了,你竟然」

    「或许在你们看来,我和他是玩笑,可是在我看来不是。」郑玮微笑着回头看他,「别告诉我哥这些事,因为他和我一样倔强,我不希望我的感情因为他再经不起一点试探。」

    「你哥也在改变,郑玮,如果你还爱你那个同学,应该勇敢去追求」

    车子开到郑玮在栖霞区的别墅后,郑玮从车里拿出伞一路把他们两个送了进去,方子文要他进去,但是郑玮坚决的拒绝,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郑玮才转身回到自己的车里。

    不过他并没有走,他靠在车椅上侧着脸看这栋房子,看着灯从一楼点到二楼,看着方子文走到窗前拉上窗帘,看着灯灭,听着雨嘀嗒嘀嗒落在他车上的飘落声,一直坐到他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他才把车子开离这个郑瑛藏娇的金屋。

    回家的路上,助理敲他电话说明天公司有个宴会,临时通知所有艺人必须出席,郑玮听完助理的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他不耐烦的把领带解开,中途下车买了几瓶酒带回家,因为自己喝酒以后很容易失控,酒品不太好,从他读高中开始郑瑛就把他管的比较厉害,从来不允许他在这一方面放肆,所以他一般喝无酒精型酒,虽然也有些反应,但是自己还是可以控制。

    可今晚他想一醉方休,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借酒消愁的样子,他只愿在所有人眼里,他总是那么骄傲自负,永不服输。

    郑玮买的房子地段非常好,能远眺鹊山的风景,只可惜今晚有雨,眼前除却那灰蒙蒙的雨幕,一切都变的不再清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喝酒边看着自己这些年拍的片子,不知道是突然之间中了什么邪,他拿过笔记本打开电脑,登录了自己的粉丝网站,他沿着那个粉丝的留言一路往上面翻,每天,或许是不一样的时间,或许是相同的时刻,她都会出现,郑玮的女粉丝多,惯性的郑玮会把粉丝默认为女性,他真的很好奇对他这么执着的粉丝会是什么样子。

    郑玮穿着单薄的忖衫睡在沙发上,酒瓶被他扔到地上,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热,到了他这个年纪,**强盛在所难免,在外地拍戏同剧组的男女朋友相处的也多,可郑玮总是压抑着,甚至更多时候他根本不去想这些事,只是今夜,他却觉得格外的难以忍受。

    手机在那里唱着歌,郑玮醉醺醺的把手机拿过来接听,他仰躺着,开免提。

    「喂,郑玮。」沈桂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郑玮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电话。

    「我知道你在听。」沈桂澜道「我在你家门口。」

    「你来干什么?」郑玮把自己的眼睛掩住。

    沈桂澜的声音伴随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深深地敲打在郑玮的心口,沈桂澜温柔的说道「你开门就知道了。」

    郑玮随手抓起自己的外套,在刺骨的凉意里走进了院子,沈桂澜撑着一把伞在铁门外,郑玮却觉得他好像是古代那些志异里的鬼,专门来勾人的魂。

    沈桂澜一见到他就把电话挂了,他穿着一身英伦的短装,帅气又高贵,隐约有种贵族的气质,郑玮知道他这些年生活的很好,他轻咳两声,问道「这么晚来,有事吗?」

    「我来做客,你不欢迎?」沈桂澜把伞来回转圈,浅笑道「至少应该让我进去坐坐。」

    郑玮把眉眼低垂,在挣扎之间,他的手已经比脑袋更快,伸手就把门打开了。

    沈桂澜从铁门外大步跨进来,没有一句废话,一个拥抱,就是热情的吻。

    郑玮闭着眼承受他的吻,他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僵尸木头人,一动也不动,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做,推开他,或是拥抱他。

    他们一直吻了很多,吻到沈桂澜放开郑玮时,郑玮还在念念不舍,沈桂澜牵起他的手,很自然的打着伞和他一起走进了郑玮的屋子。

    把伞放到门口,沈桂澜走进屋子里打量,看到地上的酒瓶时,他轻笑着回头看还有些呆愣的郑玮,「难怪你嘴里都是酒香。」

    郑玮把外套脱掉,坐到沙发上,沈桂澜左右闲逛了一圈后,坐到了郑玮身边,郑玮抬头看他一眼,躲开一点,沈桂澜继续靠近,郑玮继续躲,直到郑玮无路可退,沈桂澜才笑出来。

    他伸手摸摸郑玮的脸颊,问道「你躲什么?」

    郑玮侧过脸,轻声一声,「你还真是豁达,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们发生了什么吗?」沈桂澜低声问道,郑玮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似笑非笑道「九年,难道不是时间。」

    沈桂澜平静的看他。

    郑玮道「我没等你,反正你也没有认真过,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我又为什么要像个傻子一样等你。」

    正在郑玮说话之际,沈桂澜凑上来以吻封缄,任何的话语都比不上这个吻,仿佛是燎原的火焰,让他们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郑玮把手放到沈桂澜的肩上,张开嘴接受着他的入侵。

    思恋排山倒海,可郑玮见到他时却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已经因爱生了恨,由恨增了怨。

    等待是一件让人极为痛苦和没有方向的事。

    头几年,郑玮坚定的觉得他会回来的。

    第六年,路云来到,郑玮没有动摇,可他害怕,怕这会是无止尽的等待。

    第七年,郑瑛结婚,他和展穆从兄弟到相抗,他怕会和沈桂澜变成陌生人,或是他会真的怨恨他。

    第八年,沈桂澜已经变成了杂志上的封面,国际金融版面的宠儿,巴黎时尚先生,他变成了郑玮过去的一个梦,他们好像都已经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