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辉煌 作者:叶孟

      彼此的过去式了。

    而现在他回来了,他说他要见他,郑玮恨他,这些年他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答案,甚至一句话也好,可他却变成了郑玮的一个梦。

    沈桂澜褪下郑玮身上最后一件衣服时,郑玮用手把自己的眼睛捂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唇显出他的情动,还有他白皙的身体,胸肌随着呼吸起伏、变成**别人的肢体语言。

    「啊」

    又是这种痛楚让郑玮皱起了眉头,当沈桂澜的吻落到郑玮的锁骨时,郑玮轻轻喘息起来。

    谁的手扼上了喉咙,带着欢愉过后的迷离。

    那些雨滴声,宛如雪落,郑玮眨眨眼睛,呼吸随着身体颠簸的频率变的急促、疯狂,直到窒息

    作者有话要说:

    ☆、情梦

    郑玮低头,自己的身体被淹没在茫茫雪海。

    万里无垠的冰天雪地,仿佛亘古不变。

    突然,一阵天崩地裂,一切都塌陷。

    郑玮重重的喘息几声从床上起来,他摸着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床上还留有余温,而那个人已经不在。

    郑玮往后重重的倒在床上,他双眼空洞的看着吊灯,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昨天晚上和沈桂澜耳鬓厮磨的画面,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他亲昵的话语,温柔的抚摸,都让郑玮迷失了自我,仿佛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无论是九年前还是九年后,他总是无法拒绝沈桂澜的靠近,哪怕是一个吻,都能让郑玮忘了对他的恨和怨,心里只有那些为他心动的,忘不了的铭心刻骨。

    他闭上眼睛休息,昨夜的放纵,让他精疲力竭,而沈桂澜的索取,更是让他几乎无法招架,半睡半醒间,他试到有吻落在他耳边,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郑玮知道那是他的吻,所以他没有防备,没有抵抗,没有拒绝,有的只是安静的沉睡。

    等到郑玮彻底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两点。

    雨已经停了,外面太阳晒得窗帘里投下一片阴影,郑玮下床走到客厅时,家里的仆人已经把卫生都做好了,在花园里浇花。

    郑玮拿出果汁喝了半杯,心里那似火烧的感觉才被压下去许多,三点半助理打电话过来问他出门没有,郑玮这才想起来今晚公司有安排,郑玮躺在沙发上又迷迷糊糊晕了半天才起床出去。

    来到助理通知的酒店时,里里外外都已经是人,郑玮的经纪人在门外等候他,以便他了解今晚的形式,像这样的酒会郑玮参加过不少,他也了解除了生意上的买卖,就是你情我愿的买卖,明星嘛,总是能带出去的花瓶。

    各种熟悉的面孔与他擦肩而过,远处有人被群星环绕,郑玮被经纪人推着往前,直到那受着万千宠爱的人转身回头,郑玮才停下脚步,沈桂澜被人簇拥着,高贵而又与众不同,他在人群里是那么的显眼而又高不可攀,郑玮知道他如今的地位在名流里都是能说上名号的,这一切都是他家族里的荣耀,而郑玮与他相隔太多,中间不是一座桥的距离。

    郑玮举步不前,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靠近他,可是他的目光无法从他的举手投足间移开,哪怕是看着他被众星拱月般的环绕。

    好像冥冥之中,他们有着相同的心意,沈桂澜轻轻回首,就见到了在他不远处驻步的郑玮,没有丝毫惊讶会与他相遇,沈桂澜在人群里向他举杯示好,轻轻扬起嘴角,勾勒出**的弧度,那一份笑和气度,把握的刚刚好,不会很过分,也恰到**,让人能领悟到他笑容里的爱意,又不至于公布于世。

    郑玮随手拿起一边的果汁喝,从容的转身,他的眼神有些逃避,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沈桂澜的目光。

    人来人往的笑声里,经纪人看郑玮今天挺乖的,就放心的把他一个人扔下,自己去和别人套近乎,反正长夜漫漫,谁又能预料在这里不会有一场奇妙的缘分到来。

    郑玮躲到隐蔽的走道,他靠在门口,看着窗外璀璨的街道,闭上眼独自喘息,他躲避着沈桂澜,因为他明白自己太容易被他牵动,不由自主的,他就会去依附他的情绪,郑玮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一旦明白爱情是甜蜜与痛苦交织的感情,郑玮就不能自然而然的应对,一切都刻意的让人厌恶。

    轻轻的脚步声落在他的耳边,郑玮没有回头去看。

    沈桂澜不知什么时候跟着他来到,郑玮睁开眼喝下最后一口果汁,提步准备要回到宴会上,沈桂澜一把抓住他,趁他毫无防备,沈桂澜把郑玮按到墙上,一推一按之间,酒杯摔到地上,应声而碎。

    郑玮在沈桂澜那深邃的目光里,化平静为轻笑,郑玮知道自己此刻笑的有些坏,甚至于有些刻意的**,他用手把自己的头发往上扶过,手指划过鼻尖和嘴唇,伴随着炽热的喘息。

    沈桂澜的眼神一沉,不等郑玮做出下一个动作,沈桂澜低头轻轻吻了他的嘴唇一下,宛如蜻蜓点水。

    这种吻,连他们第一次接吻都不如,可郑玮却觉得自己心口跳的特别厉害,他收敛起自己放荡挑衅的笑,目光如炬的看着沈桂澜,而那为他强烈跳动的心,却慢慢的平复下来。

    他们的目光纠缠在一起,谁也没有挪开,郑玮倾身去靠近沈桂澜,在这份平静的对视下,他们自然而然的接吻,就和所有情侣一样,在彼此柔软的嘴唇上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就在他们吻的难舍难分时,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郑玮一把推开沈桂澜仓皇出逃,郑玮边跑边想,他就是这么没用,为什么不能狠狠地惩罚他,却在他一言一行里,迷失着,毫无方向,他就像是迷途的羔羊。

    等到郑玮完全离开沈桂澜的视线,沈桂澜的嘴角才微微扬起笑意,他转身把手撑在栏杆上,拿起脖子上戴着的木牌,轻轻一吻,无比虔诚而又温柔,就像是此间夜里那迷蒙的月色,带着微凉的秋意和浓浓的甜蜜。

    ====

    电视采访的后台有些凌乱,进进出出的人把郑玮包围,那些谈笑风生的人,都乐意于接近郑玮,郑玮也已经习惯聚光灯下的生活,这就是他的生活,他的人生。

    目前还是《海棠红》的宣传档期,作为男主角的他和展穆,自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里里外外的电台电视节目接踵而至,繁忙的工作总是容易让人充实,让人忘记烦恼和忧愁。

    郑玮一向女人缘好,这是圈内公认的,坏男人似乎总是容易讨人开心,而郑玮那不为谁停留的个性实在是让人操碎了心,又让人容易入迷,大家爱他,也顾虑他,没有任何人有把握能抓住一个满身都是戏的男人,他让人分不清真真假假,分不清是否值得为他入戏。

    和展穆同台接受采访,大家似乎都很想了解展穆和他的绯闻男友虞笑歌的点点滴滴,而郑玮被问及最多的就是谈婚论嫁的事,还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