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注定一抽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又有第二场对决了。”
    散去的人群再一次聚集,包围场地,窃窃私语。
    “替人出头吗,得自己有那实力才行啊。”
    “我好像认识这小哥,就是前天把训练室劈塌的那个!”
    人群越聚越多,77号站在场地中界线的裁判位置,注视站在罗格身前的黑发青年。
    胸膛涌起一阵叹息,却又微微发热。
    77号很羡慕这位黑发小哥,他看起来很年轻,有着近乎莽撞的热血和勇气。
    而勇气,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77号听见,红狮的格里斯说道:“你要帮他赢回卡片?你能拿什么作为代价呢。”
    红狮理工学院以培养社会精英阶层而闻名于世。
    那里的学生,对决都会以卡片作为赌注,这条规矩又被称为‘不成文的规矩’。
    卡片对他们来说唾手可得,通常被视作一种工具。
    而忍冬大学以宗教学为重点,校训‘借汝之火,得见光明’,吸收了不少下城贫民、外裔移民。
    他们往往对卡片倾注情感,视作精神寄托。
    没有哪一种理念更完美的说法,理性与感性必须兼顾,但很少有卡师能意识到这一点。
    忍冬与红狮素来交恶,另一所郁金香大学保持中立,人文气息浓郁,以培养艺术家著称。
    “他不了解你所谓‘不成文的规矩’,而且,这不是你把兔狲叫做‘废卡’的理由。”
    林宵说道:“一份绿色品质的任选素材,作为赌注,如何。”
    罗格心头一惊,涌起强烈的歉意,搭住林宵的手臂。
    林宵稍稍扭头,竖起左手的大拇指。
    像是见到一簇阳光,罗格微微发怔,旋即点头。
    手指触碰裤兜里那张昂贵的训练卡,悄悄握紧。
    “哼,不错的建议。”格里斯提起左臂的卡仪,“那我就连带你的素材,和他的卡片一起收下好了。”
    “来对决吧!”格里斯大吼着,将一张「一阶源力屏障」从卡仪上方凹槽抽出,插入卡仪的下方凹槽。
    这张卡片分解成光粒,并被卡仪吸收,随后卡仪顶部打开小圆洞,从中飘出大量光点,在他四周具现出一道屏障。
    场边的源力检测仪,模样像是一台扫地机器人,投影出光幕,上面呈现「1000」数值。
    「一阶源力屏障」价格昂贵,常被应用于学院对决,由学校分发或学生自备。当源力屏障被击破后,这张卡片会显示为「破碎的源力屏障」,需要重新充能才能使用。
    罗格之前的「一阶源力屏障」破碎了,不过他还有备用的。
    林宵展开罗格的卡组扫了扫,一沓共10张,大多是‘不可升级’,而兔狲显然是他的王牌。
    取出「一阶源力屏障卡」,插入卡仪凹槽,伴随屏障的逐渐构成,林宵平静道:“开始吧。”
    储存在卡仪上方凹槽里的卡片,不同于从火种里凝聚出的、可以直接具现的卡片。
    卡师需要先用火种与其构建联系,消耗时间才能抽卡,这就是标准对决的‘凝聚阶段’。
    每个回合120秒钟,如果‘凝聚阶段’耗费了大量时间,那‘具现阶段’和‘战斗阶段’的时间自然减少。
    同时,因为能量流失效应,每个回合结束时‘源力屏障’都会自然衰减10%。
    因此,一场标准对决,时常最多不会超过20分钟。
    为确保自己不会因自然衰减而败北,卡师通常会给自己预留10秒左右的时间,当屏障开始衰减时,用来审视自身状态,被称为‘结束阶段’。
    旅卡师通常是在‘战斗阶段’阶段赢得胜利的。
    但如果在‘结束阶段’击败对手,被称为「绝杀」;
    如果在自己临近败北的‘结束阶段’反杀对手,又被称为「终场绝杀」,是高校比赛中最震撼人心的时刻。
    相较无序对决,标准对决引入了更多规则,甚至还有跑位和指挥,观赏性更高,衍生出了种种战术,如动物园、快攻法、盾墙流。
    但局限性也很大,学生们拘泥于规则,连‘荣誉对决’都很少提及,更不用说和魔物作战了。
    第二场对决已然打响,双方各凝聚出4张手卡,楚云站在场外眯眼观望,想起自己学生时代也曾努力钻研标准对决,痴迷于战术选择。
    但加入调查组后,楚云发现……活下去,哪怕不用卡片用板砖砸死魔物,才是硬道理。
    “降临吧。”格里斯道,“火毒蜘蛛,火蟒蛇,经过火焰图腾!”
    场地伫立一根喷涌火焰的图腾柱,蟒蛇与蜘蛛经过图腾柱两侧时,身躯的火焰猛涨,越过半场。
    ‘你完全不洗牌是吗。’
    林宵嘴角一扯,同样没有选择凝聚,飞快将王牌插入凹槽:“卡片降临。”
    凹槽内的卡片分解,光粒涌入卡仪,顶部的小圆洞再次打开,飞出一道白光。
    “嗷呜!”兔狲有着棕黑色条纹,状如丑兮兮的大猫,张开尖牙发出刺耳叫声。
    格里斯有些惊讶,眼前的男人并非科班出身,具现的速度却远远快过自己,这样他的优势会越来越大。
    得抓紧时间,一波爆发把他那「1000」数值的屏障击破才行!
    “拖延那两只火系灵物。”林宵全力具现‘冰晶宝石’,“拜托你了,小家伙。”
    「冰晶宝石,一阶器具卡,不可升级」
    「天赋·储能:将注入其中的源力,转换为冰系元素;灵物可装备。储能上限:0/1000」
    「说明:剔透的蓝宝石,贴近耳朵,能听见雪花飘落的声音。」
    兔狲气势汹汹地叫了声,抖动绒毛,胖乎乎的身体极为灵巧地扑上去,利爪死死摁住火焰蛇尾,却被蟒蛇顺着缠绕上来。
    同一刻,火毒蜘蛛绕过兔狲,吐出毒液腐蚀林宵的屏障,数值短短几瞬掉了两百点。
    ‘没用啊。’罗格低头,‘兔狲还是太弱小了。’
    “废卡连拖延时间都办不到,还妄想击破我的灵物……我去?!”格里斯瞪大眼睛。
    兔狲竟挣脱了蟒蛇的缠绕。
    林宵飞快道:“别管蟒蛇,击杀蜘蛛。”
    兔狲绒毛炸起,发出尖锐叫声并挥出利爪,‘呲啦’从背后撕开火毒蜘蛛的囊体,溅出大量毒液。
    超凶·jpg!
    异变突如其来,四面一片叫好。
    罗格一时间没能意识到,兔狲的爆发力究竟从何而来。
    “火蟒蛇的「缠绕」是种二阶战技。”代理会长眼底掠过一丝欣赏:“兔狲尽管只有一阶,但它有着克制束缚状态的逃跑天赋,「奔逃」。”
    “又因为兔狲无法击破火蟒蛇,他用自己作为诱饵,把火毒蜘蛛最脆弱的部位留给兔狲。”代理会长笑着说,“灵物的指挥,也是一门艺术啊。”
    楚云微微颔首,说道:“逃跑,有时是为了更好的反击,弱小的力量,运用得当,也能发挥奇效……”
    “不过。”冷漠男人话锋一转,“指挥只是小聪明,卡片强度的差距,无法靠随机应变来弥补。”
    像是为了印证楚云的话,格里斯具现一张「火球术」,汹涌的火球‘轰’地吞噬兔狲,热浪滚滚,瞬间将其击破。
    罗格有些紧张,望向黑发青年宽阔如山的背影,心底再次鼓起信心与斗志。
    “你的垃圾白卡,能倒在二阶蓝卡面前。”格里斯脸色铁青,“是它的荣幸。”
    火球术,是这个世界最常见的法术卡之一,品质从白到紫不等,品质越高的火球术,同阶威力越强大。
    这张二阶蓝卡「火球术」,格里斯本打算直接轰炸林宵的源力屏障,只是场边献给兔狲的掌声,对比自己方才的言论,实在有些刺耳。
    这种杂鱼灵物,不如直接击破,滚回卡组!
    标准对决,不存在墓地,卡片被击破后会化作光粒,回到卡组并随机洗牌。
    当一张灵物卡或器具卡被击破后,再次凝聚的时间将大幅提升。
    至此,第一回合结束,格里斯手中空空如也,场上还有熊熊燃烧的图腾与蟒蛇。
    林宵刚才忙着指挥兔狲,顺带完成了「冰晶宝石」的储能。
    「冰晶宝石,储能:1000/1000」
    ‘储能上限还是太少了。’林宵轻叹,‘不然我就充它个10000,然后再装备给兔狲。’
    冰晶宝石:“……”
    主人需要一天才能充满我,今天居然一分钟就被充满了。
    以后会不会不太习惯呢。
    双方进入结束阶段,源力屏障自动衰减,罗格不禁为林宵捏了把冷汗。
    扣去10%的源力衰减,加之刚才用肉身吸引火毒蜘蛛的注意,林宵的源力屏障仅剩下300点。
    反观格里斯,源力屏障几无受损,这也意味着,下一回合,或许就是决胜的回合!
    ‘如果,下回合一开始,他没有抽出器具卡或者灵物卡……’
    罗格冷汗直冒:‘那只能用法术拦截火蟒蛇,可是,我的法术是以冰系为主啊。’
    拦不住的,会输,会再一次输给恐怖的蟒蛇!
    第二回合,双方同时将手指,压在左手第一张卡片。
    火蟒蛇回到图腾旁边积攒力量,‘嘶嘶’吐息,它背后的格里斯,咧开笑容。
    “你……你对决的实力,很强。”格里斯说,“但是这场对决,会由我夺得胜利。因为,我的卡组质量,远在罗格之上!”
    “我相信卡片,也相信一张王牌,对于一位旅卡师的价值。”
    林宵目光清澈,手指压在左手第一张,“卡片被击破后会自动回到卡组并洗切,加上我手里的三张卡,我抽到‘王牌’的概率,是七分之一。”
    “嘁,还是想用那张破烂卡分出胜负吗。”格里斯狠狠咬牙,大声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所谓的‘相信’!”
    双方的手指按压在卡片上,掌心火种释放的源力,不断与卡片构建联系,即将进行一次凝聚。
    四周一片死寂,77号喉结‘咕噜’滚动,楚云、代理会长等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于林宵的右手。
    如何证明,一张卡片不是废卡?
    那就用那张卡片,赢得对决!
    “七分之一吗。”楚云的香烟掉落,恍然不觉,怔怔地说,“七分之一,抽到那张王牌……”
    罗格紧张地吞咽口水,耳畔清晰响起一句温和的嗓音。
    “只管相信就好了。”
    林宵‘飒’地抽出卡片。
    手掌燃烧着的无色火焰,划开一条美丽如奇迹的光芒。
    凝望卡片,林宵的嘴角微微上扬。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