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鲜血女王恩浦萨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楚云:?
    合着刚才一刀劈翻十多只深潜者,那还不是你的战技!?
    回望四面八方靠上前来的深潜者,手指上的祖母绿戒指微微发亮,楚云严肃道:
    “这些杂兵我来帮你解决……还有,不要让她靠近你的血液!”
    楚云的卡师天赋为「血祭」,了解这种吸血鬼魔物,会借助‘血液’来释放一些招数。
    “打不过就撤退——”
    楚云的祖母绿戒指,把他的源力转化成平地而起的风柱,将靠上前的深潜者聚集在一起。他大吼道: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卡具·祖母绿戒指:将源力转化为风元素,并释放出小型龙卷风。」
    耳后传来气流的呼啸,林宵直视眼前的吸血恶魔,回道:“明白。”
    “哼,原来只是两个莽夫,毫无准备就过来了。”
    恩浦萨目露凶光,注视林宵,杀心骤起:
    “我要把你的鲜血一点点放干,每晚枕着你的人皮入睡!”
    林宵:?
    你们吸血鬼,玩的都这么变态的吗?
    哗啦啦。
    血水翻涌,宛若大潮奔涌。
    汇聚到恩浦萨背后的翅膀,张开愈加狰狞与鲜红的血翼,上面攀附荆棘状的扭曲血管。
    鲜血女王‘恩浦萨’,五阶战技,荆棘之血翼。
    她高高飞在这座血红色宫殿的上空,睥睨林宵与竭力作战的楚云,红唇轻吐:“去。”
    顷刻间,她背后的鲜血茧房,飞出千万条血液丝线。
    楚云回望一眼,瞳孔收缩,只见血液丝线交缠在一起,形成巨大的血色茧蛹,将恩浦萨与林宵包入其中。
    这种战技,楚云在家族古籍中见过,是一种名为‘鲜血囚笼’的禁忌邪术。
    在‘鲜血囚笼’当中,双方受伤滴出的鲜血,都将成为释放者的养分。
    甚至,释放者可以通过四面八方的血液丝线,源源不断的补充体力,至死方休!
    那个血色茧蛹,宛若有心跳般不停鼓动。
    被吞没之前,林宵给楚云投去一个‘莫慌’的眼神。
    楚云紧咬牙关。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又有着什么样的火种理念……林宵。
    但是,我希望你能活下来。
    如果因为错误的决断,让小队身陷险境,那么,也该由我这名队长来断后。
    就像……我的前任分组长一样……
    “渡鸦!”楚云喝道,“把这些烦人的深潜者杀干净!”
    祖母绿戒指释放的小型龙卷风,把低阶深潜者汇聚在一起,它们在风柱中旋转哀鸣。
    红眼黑羽的乌鸦嘶鸣,挥出锋利的风刃,‘噗呲’绞杀鱼人魔物。
    名为‘鲜血囚笼’的血色茧蛹当中。
    a级魔物,‘鲜血女王’恩浦萨张开血色双翼,居高临下的看向林宵,红唇勾起媚笑:
    “让我们在这里做个美梦吧,小弟弟。”
    林宵:“我对驴腿不感兴趣……尤其还是带毛的。”
    “你——”
    恩浦萨目露狰狞,“那你就留在这里,和你的同伴一起!”
    向旁伸手,鲜红茧房的血液丝线向恩浦萨涌来,在她掌心凝成一柄血红长枪。
    二阶战技,鲜血刺枪。
    恩浦萨手持鲜血刺枪,张开荆棘之血翼,想要欣赏敌人绝望的神情,嘴角勾起讥讽轻蔑的弧度。
    但下一刻,恩浦萨瞪大眼睛。
    面前男人两手紧握绷带大剑的剑柄,剑身燃起黑色火焰状的源力。
    白色绷带被‘分解’成为光粒,飘向天空。
    裸露出一柄赤色纹路的漆黑大剑,飘溢着狰狞的红光!
    林宵手举气势全盛的陨星剑,黑发利落,目光熠熠。
    “黑色火种?不对……”恩浦萨喃喃自语:“这才是你大剑的真正模样。”
    但是,那又如何!
    恩浦萨目露凶光。
    不过只是缠布然后吓唬人的小把戏。
    它还能是张‘金色传说’卡片不成?!
    林宵目光凛冽。
    高高举起陨星剑,剑身向上攀附黑色火焰,宛若咆哮的黑龙。
    “斩。”林宵道。
    黒焰裹挟的拔刀一斩,爆发出一道黑红色光柱,涌起滔天气势。
    恩浦萨瞳孔收缩。
    眼中倒映出狂暴的黑红色光柱。
    嘴唇颤抖。
    这、这是什么?!
    这道黑红色的剑气,为什么能斩出光炮般的效果!
    太粗、太大、太长!
    千钧一发,恩浦萨尖锐的嘶鸣,收起血翼将自己包裹。
    同时,四面八方的血液丝线朝她涌来,试图协力抵挡下这巨龙般的黑色剑气!
    轰!!
    血液茧房被贯穿一个大洞,剑气顶着恩浦萨,将她直直撞到下水管道的穹顶。
    “噗——”恩浦萨眼球突出,腹部被黑龙状的剑气冲撞,口吐鲜血。
    ‘轰隆’爆炸,恩浦萨从天而坠,正好砸断祭坛上的石像,被乱石掩埋。
    楚云听见爆炸,心头沉重,回望一眼,当场愣住。
    好家伙。
    不是林宵被炸出来。
    是这头魔物被炸出来了?!
    哗啦。
    恩浦萨拨开乱石,两手捧起破裂的俊美石像,浑身颤抖。
    大人,我的路西法大人……
    眼中充斥红光,獠牙变长,高亢鸣叫:
    “我要你,付出代价!!”
    扇动血翼,恩浦萨再度冲起,飞向鲜血茧房。
    那是她用千万条血液丝线编织而成。
    作为她的主场地,她要再一次,与林宵发起对决。
    然后,靠消耗战,将他折磨致死!
    楚云抬头,只见恩浦萨再一次飞入血红色茧房。
    然后。
    里头传来‘轰隆隆’的震动。
    再然后。
    一切归于平静。
    楚云见林宵用枪尖拨开血液丝线,满脸鲜血,从血色茧蛹中走出。
    “你……”楚云张了张嘴,“你受伤了……”
    “嗯?”林宵不解。
    楚云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脸上…很多血。”
    林宵抹了把脸,低头搓了搓,说道:
    “是那只血族的血。”
    楚云呆呆张嘴。
    林宵回望一眼,有些唏嘘道:
    “一剑砸下去…溅了我一身。”
    伴随林宵的话语。
    他身后那座血色茧蛹,飞速黯淡,化作黑色,继而随风凋零。
    楚云见到几簇黑色火焰,随风飘摇,而那只吸血鬼已然化作光粒,去见尼德霍格。
    林宵望着光粒,微微点头。
    确认击杀。
    a级魔物,‘鲜血女王’恩浦萨,已入轮回。
    啪嗒。
    楚云颤抖着点燃香烟。
    压迫感如此强烈的魔物,居然就这样被解决了……
    请问,这合理吗?!
    今天的委托,带给楚云的震撼过于强烈。
    靠抽烟来平复心情……
    楚云觉得,自己肺癌都快抽出来了,也没有缓过神。
    他没有追问林宵的收获,那毕竟是林宵个人的战利品。
    楚云只是和林宵一同站在空荡荡的鲜血宫殿里,沉默注视:
    见到千万条血液丝线随风凋零,裸露出阴暗腐臭的下水管道。
    几具干尸顺着排水渠向外飘荡,深潜者们痛哭流涕的逃命。
    而在他们面前,有一座气息诡异的祭坛,散发暗红色的光芒。
    “林宵。”楚云开口。
    “怎么。”林宵注视祭坛。
    “要不然,下次你来当队长吧。”
    楚云语气复杂:“我实在…有些害怕。”
    “区区吸血鬼,有什么可怕吧。”林宵笑道。
    楚云:“……”
    他深沉地看了眼满脸鲜血、笑容灿烂的林宵,没有说话。
    “从刚才,我就觉得这个祭坛很可疑。”
    林宵决定之后再清点恩浦萨爆出的卡片,看向诡异的祭坛,沉吟道:
    “就好像……不论是深潜者还是吸血鬼,都是为了隐藏这个祭坛一样。”
    “恐怕。”
    楚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是和传说中的‘魔神信仰’有关。”
    魔神信仰?
    林宵刚想询问,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回望一眼,不由一怔。
    *
    轰!
    乔琳娜听见仿佛战技爆炸的声音。
    前方的卡师,和深处蛰伏的魔物,已经打起来了?
    据她的推测,这里恐怕潜藏着一位a级魔物,难度已远超b级委托的范畴。
    乔琳娜愈加谨慎,小心靠向通道深处。
    却见几只深潜者,逃命般的奔出来,嘴里吱哇乱叫,像是亲眼目睹了一场灾难。
    “战斗已经结束了?”
    乔琳娜微皱眉头:“我还是得去看一看…”
    砰!砰!解决逃亡的深潜者,以免它们再侵害人类。
    乔琳娜靠近下水道深处的范围,红瞳一缩。
    散发诡异气场的‘鲜血宫殿’迅速凋零,千万条血液丝线随风逝去。
    在前方,有着两名卡师的身影。
    像是由他们完成了这项壮举……
    身披棕色风衣的青年率先觉察到异样,回望过来。
    他像是在思考什么,微微皱眉。
    “请二位不要误会。”
    乔琳娜自报身份,取出黑色证件。
    “我是星图市调查组的一员,为调查‘吸血鬼事件’而来。”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