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一剑劈山,晋级八强(二合一)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6月8日,周三。
    初夏时节,天气不甚炎热,阳光明媚,适合踏青。
    远离城市的浮樱村庄,鸟鸣婉转,屋舍俨然, 孩童拿着不具源力的卡片互相嬉闹,老人则坐在阴凉处闲话。
    “近来山上又有妖怪出没了?”布衫中年人说道。
    老者点头,故作神秘:
    “听说是种吃死尸的山鬼,叫‘魍魉’,还会附人身上,引诱朋友、熟人去死,吃的尸体越多,越厉害!”
    “会不会是四郎……他上山砍柴失踪,连尸首都没找到……”中年人犹豫。
    “源家会派武士来解决的, 不管怎样,我们本分过日子就好。”老者严肃道。
    中年人点点头,轻叹一声,起身前去耕作,心中幻想着:“如果能觉醒火种就好了,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可以加入大家族,领取俸禄……”
    浮樱将魔物称作‘妖怪’,这里负责‘清剿妖怪’之类工作的卡师,被称作‘武士’或者‘阴阳师’。
    家族收编卡师,指派他们进行委托,借此提升家族的地位与名望。
    其中又以‘源、橘、平’为浮樱的三大姓, 其流传的血脉能提升族人‘觉醒火种’的可能,继而巩固了家族统治。
    三大家族之上, 则是浮樱的国士无双。
    有别于其他国度, 浮樱的‘国士无双’与生俱来, 血脉流传, 每一任‘国士无双’都是被选定的, 他们在出生之时,就注定成为七阶卡师。
    这种‘血脉论’与‘宿命论’在浮樱极为盛行,不少浮樱人士反感,却又无可奈何。
    村外平旷传来马蹄声,老者投去视线,见到一位骑在白色骏马上的白发女子,束着马尾,身披女性武士服,下摆似红裙,身背长弓,手牵缰绳,赶往村外深林。
    武士服的臂甲花纹精美,折射金色阳光,隐约能认出图章。
    “不得了,是源家的武士!”老者惊愕,不敢逗留,恐惹事端。
    闯入深山,勒住缰绳, 骏马嘶鸣, 化作光粒消散, 飞回火种。
    源伊织站在林间,面露戒备,四下环顾,握弓搭箭,覆上源力,箭羽燃起一小簇白焰。
    “杀死后却未被送入轮回的亡魂,化身而成的魍魉吗……”
    源伊织柳眉紧皱:“那些浪人,好心帮了倒忙!”
    浮樱有些不被家族招募,独自行动的卡师,自称‘浪人’,取自浮樱古代的浪人剑客。
    他们大多是平民血脉,意外觉醒火种,不被家族接纳,自己也看不起家族。他们有的实力精湛,但大多没有接受过系统学习,有些还欠缺最基础的卡师理论。
    例如,‘毁灭’魔物之后,必须利用源力将其燃烧分解,送去‘轮回’。
    否则,亡魂会残留于世,变得更加强大——就像眼下的这只魍魉。
    本是最低级的c级妖怪,徘徊许久,竟达到b级水准,对标四阶卡师,已属于大妖范畴!
    必须小心应对。
    树林窸窣作响,浓荫遮蔽阳光,视线昏暗,阴风骤起,枯木丛间飘起一具怨念缠绕的尸首,五窍流血,仔细辨认竟是自己离世多年的哥哥。
    源伊织拉弓搭箭,白羽破风袭去,沐浴白焰源力,穿过“哥哥”的尸体,伤口被洞穿,很快由怨念涌上复原。
    怨念滔天,不知这只妖怪已吃了多少无辜百姓的尸体。
    “初入五阶的a级妖怪吗。”源伊织平静道,“离鬼王还差了些。”
    魍魉凄厉尖叫,尸首猛扑过来,源伊织不避不闪,指间卡片飞快具现,轻盈拔刀,寒光划破整座幽林。
    童子切,史诗品质,五阶巅峰。
    战技·太光拔刀术。
    源家的英雄源赖光,曾以此术,斩首‘鬼王’酒吞童子。
    咚!
    亲近之人的首级坠落,化作怨念消散,那只魍魉也现出原型,竟是一段枯木。
    源伊织望着枯木,平淡眼瞳里掠过一丝哀伤,下马走至枯木旁,手掌释放白色火焰。
    火焰状的源力,燃尽枯木,怨念飘向天空,已前去轮回,尽由‘毁灭与轮回之主’尼德霍格处理。
    源伊织仰望头顶厚厚的树荫,那里有一道被拔刀斩开的缝隙,投下斑驳阳光,照亮她雪白面容与白色马尾。
    传言,善人前往冥界转生,恶人前往轮回超度。
    “哥哥。”
    源伊织轻声道:“你应该……已见过阿图姆,然后开启新旅程了吧。”
    ……
    …
    今天是星空杯的十六强赛。
    林宵已经从雪饮刀那里,得知有关‘源守纲’和‘童子切’的情报。
    对手是五阶实力,离陨星剑差了一点,但不能轻敌。
    毕竟,傲慢会招致毁灭,谦逊才能使人进步!
    因为「谦逊」不吃‘乐不思蜀’和‘顺手牵羊’,是个比较好用的锁定技……(雾)
    看了眼时间,林宵躺入虚拟舱,感到光线扫描过自己身体,火种微微发烫。
    连接虚拟世界…不,应该说是烛龙的精神世界。
    意识再度清醒时,自己置身于云端塔的大厅当中,刚一上线就引来无数玩家瞩目。
    “大佬上号了!”
    “我去,真是源世界海选赛的冠军?”
    “给个好友位吧大佬!”
    重剑人平静解释,自己不随便加好友,玩家们也没有在意,嘻嘻哈哈,吆喝着为大佬助威,让他十六强赛加油,随后目送肩背大剑的男人走入传送光圈。
    “这气场,这举止,这就是高手风范吗。”玩家们纷纷感慨。
    “源守纲的武装也是全身铠甲,但总感觉,离重剑人的武装差很远。”
    “走,去竞技场观赛,马上就是这两人的对决!”
    源世界,第七层,竞技场。
    斗兽场般的主场馆巍峨耸立,但自己要去的是分场馆,晋级半决赛后才到这座主场馆对决。
    林宵点开光幕红点,见乔琳娜发来一条消息:“你在竞技场吗?”
    林宵想了想,看在大福吃的那几条鱼的面上,还是把自己位置共享给了榜一富婆。
    不多时,高马尾少女红装飒爽,肩若削成,纤腰别着细剑与火铳,脊背笔挺,迈着雪白长腿,脚蹬高筒长靴走来。
    她的形象和现实中相差不远,脸上带有难以亲近的高傲,红瞳看向这边,微微闪烁了下。
    “下午好。”重剑人抱臂,声音低沉。
    “嗯,下午好。”乔琳娜轻轻点头,“昨天手帕我收到了,承蒙费心。”
    “手帕?”重剑人语带一丝疑问。
    他的身躯没有丝毫动摇,脸庞佩戴钢铁面罩,无法观察眼神。
    乔琳娜心中微动,他早就算好这点了……还是说,真是我想多?
    “没什么。”乔琳娜平静地说,“你的对决快开始了。”
    “你今天,很奇怪。”重剑人主动开口,“不像平时那样干脆利落。”
    乔琳娜微微一怔。
    他说的很对,我的确有些犹豫。
    因为直面稻草人之时,我第一次对我的火种理念产生动摇,并且,产生恐惧……
    那些七阶之上的领域,蕴藏着太多未知,而我又必须成为‘国士无双’,这能让更多人免于苦难。
    我的理念,承载着的,并非仅有我一人。
    “也许吧。”乔琳娜抱臂,手指轻抚眉间,“上场对决很艰难,让我有些疲倦。”
    “有机会,我请你喝一杯。”
    重剑人微微颔首:“当然,记在你账上。”
    乔琳娜抱着手臂,仰头凝望重剑人的钢铁面罩,嘴角牵起一丝弧度:
    “那六万块,记得还,此外,还需追加利息。”
    利息?这当初可没有说,林宵道:
    “利息是多少?”
    “我还没想好……或者,你可以一直欠下去。”乔琳娜说。
    “不行,下个月就能还本金,利息按联邦银行的利率算。”重剑人严肃道:“否则,我会起诉你放高利贷。”
    乔琳娜轻轻点头,心境不可思议地平和下来。
    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斗篷法师、雪山副本、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能见到他那如黄金般的灵魂。
    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信赖的战友,以及,必须追赶的对象。
    不,不是对象,是目标……乔琳娜抱着手臂,移开视线……我、还从未有过对象……
    林宵有些奇怪。
    他见到乔琳娜平静的红瞳里,掠过一丝慌张,像是受惊的小鹿。
    这种状态极为罕见,还是头一回见。
    联想到之后的赛程安排,林宵可以理解,点头道:
    “你不用紧张,下一轮打不过可以弃赛,四阶水平闯入16强已经不错了。”
    “……嗯。”
    乔琳娜侥幸于自己的异常没被察觉,心情甚佳,轻轻点头:“你去准备吧。”
    重剑人点头,打开光幕点击参赛选手的‘传送’功能,随着一道白芒,消失于原地。
    乔琳娜望着白光,试着把他和林宵联系在一起,轻轻一叹。
    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也无法再深究下去。
    因为如果真是误会,对这两名卡师都有失尊重,会给重剑无锋留下不佳的印象……
    心绪漾开一层层的涟漪,乔琳娜微微皱眉,略显烦躁。
    奇怪,我为何要在意那个家伙的看法。
    乔琳娜具现出卡片,转身道:“薇薇安,不看对决了,我们去训练。”
    雪鸮:“咕呼?Σ(?д?lll)”
    到头来,受伤的还是我这只猫头鹰?
    ……
    …
    “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源世界十六强赛的现场!!”
    场馆四周座无虚席,掌声雷动,欢呼沸腾,解说员激情道:
    “本场的双方选手,其中一位,是来自浮樱国度,以拔刀术而闻名于世的武者,【源守纲】。”
    “另一位,则是今年杀出重围,勇夺海选赛冠军,拥有超高人气的黑马,【重剑无锋】。”
    “下面,地图随机跳动——”
    氛围热烈的场馆之中,大屏幕上的卡片不断旋转,亮起一张场地卡。
    “本局场地卡为,「戈壁滩」!!”
    主场地上投影出一块荒芜广袤的戈壁滩,堆积砾石与粗沙。
    戈壁滩边缘有两座悬崖,秃鹰唳叫着展翅飞过,风卷起漫天沙砾。
    解说员道:“戈壁滩毫无障碍物,双方选手必须在空旷的戈壁滩上互相搏杀——下面,有请双方选手登场!!”
    两道传送白光落下,各站在一座悬崖前方,中间隔着荒凉的戈壁滩。
    谷礅
    “这地形空旷,不适合老阴比,适合大开大合的打法。”聊天群里,杜金刚点评道。
    “源守纲的拔刀术,是在一回合内分出胜负的,这场地没有障碍物,太适合他了!”雪饮刀叫道。
    浮樱国度,源家宅邸,千金闺楼。
    源伊织躺在虚拟舱里,双目紧闭,意识置身于精神世界,控制这个名为“源守纲”的账号。
    这個账号是她自己的,只不过取了哥哥的名字。
    在紫色武士盔甲之下,是源伊织捏了很久的脸部数据,是位很漂亮的女性,相信哥哥也不会见怪的。
    之所以参加星空杯,一来是历练自身,二来,源伊织想了解其他国度的卡师,三来,获得优秀排名,能为源家增添光彩。
    风沙漫天的戈壁滩上,源伊织身披紫色全身武士铠甲,戴着面罩,看不见容貌。
    这是「童子切」的武装附体形态,名为‘星兜甲’。
    传说中,源赖光用太刀斩断酒吞童子的头颅,但头颅依旧不死,飞舞在空中再度袭来,源赖光多亏有‘星兜甲’护体才躲过一劫。
    源伊织遥遥眺望前方的重剑人,柳眉紧皱。
    身披漆黑铠甲的男人,站在悬崖前方,大剑插在地上,手掌抵住剑柄,并不急于进攻,似在等【源守纲】主动发起攻势。
    这位敌人,相当危险,必须全力以赴!
    源伊织目光决绝,手指依次摁在腰侧的太刀剑柄,稍稍亮出一截,低声道:
    “战技·神便鬼毒酒!”
    童子切散发樱花与美酒的清香,飘起粉色雾气,形成一个酒葫芦。
    源伊织心意一动,面罩打开一个小角露出嘴唇,一把拽住酒葫芦,仰头倒入口中。逐渐地,盔甲与刀鞘飘起紫红色煞气,这位紫色武者如同进入‘狂化’状态,气势攀到顶峰!
    “这是什么战技?(菜狗)”甄德才茫然地问。
    “不知道,和我打的时候没用过。”雪饮刀同样懵逼。
    “废话,人家打你根本不需要用第二个战技!”杜金刚斜眼。
    雪饮刀:“???光头佬,等我上了五阶再找你pk!”
    吵吵嚷嚷的聊天群里,金龙真君推扶眼镜,折射高手般的光芒:
    “应该是【神便鬼毒酒】,神话中源赖光所使用的一种美酒,对魔物来说是种剧毒,对卡师却拥有增益效果。正是借助【神便鬼毒酒】,源赖光才挥动童子切,斩首了麻痹中的酒吞童子。”
    雪饮刀:“我去,这么阴的吗?”
    “正常。”鬼魂新娘淡定地说,“神话中的英雄,所使用的手段,在魔物眼中,完全称得上是卑鄙了。”
    柳十三娘赞叹:“不愧是真君!博学多识!”
    众人复读:“不愧是真君!”
    金龙真君推了推眼镜,略显茫然。
    这是神话典故啊,伱们……都不会用搜索引擎的吗?
    对决场地,解说员激情道:“施展战技,源守纲选手的状态大幅提升了!!”
    这还远没有结束!
    源伊织望向前方的漆黑剑士,感到不亚于鬼王的气场,汗毛微微战栗,打起十二分警惕。
    下一斩,必须是我的全力一击!
    源伊织右手紧紧握住太刀剑柄,压低身躯,凝声道:
    “解放——鬼王恶瘴!!”
    煞气与怨念交织成黑色气旋,缠绕太刀剑鞘,继而在紫色武士的身旁,形成一颗硕大无比的鬼王头颅。
    这颗头颅赤面红发,头顶利角,獠牙狰狞,大嘴张合,似在怪笑,喷涌出大量瘴气。
    在童子切与悬浮的鬼王头颅之间,连接着一缕黑色气流,籍此控制。
    浮樱传说中,源赖光斩首酒吞童子以后,那颗头颅依旧拥有不俗的力量。
    瘴气能用来削弱敌人,头颅能直接冲撞,毕竟,酒吞童子,在浮樱拥有‘鬼王’之名,是a级魔物的巅峰!
    紫色武者手按刀鞘,身旁飘浮一颗鬼王头颅,场面惊悚又怪异,引来场边阵阵惊呼。
    “源守纲选手,直接选择武装解放!!”解说员道,“这是浮樱天下五剑,童子切的解放形态,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
    浮樱国度,源家宅邸。
    家老们注视光幕直播,各怀心思。
    “大小姐,竟然直接动用了武装解放状态……看来,重剑人带给她极大压力。”老者说道。
    “以大小姐五阶巅峰的水准,饮下【神便鬼毒酒】,结合【鬼王恶瘴】,赌上源家荣耀的【太刀拔刀术】!”
    另一名家老笑道:“我想,即便是六阶宗师,也很难抵挡吧。”
    “我原以为,大小姐会在半决赛,才使用鬼王的力量。”老者叹道,“不过,罢了。”
    老者望向光幕中的重剑人,目露一丝冷光:
    “能倒在童子切的解放之下,也不算辱没了他!”
    对决场地,源伊织手握太刀剑柄,压低身位,‘蹬蹬蹬’踏地,自戈壁滩冲向重剑人!
    太刀依旧没有出鞘,仅散发一道黑色气流,连接着狰狞的鬼王头颅。
    源伊织目露决绝。
    赌上源家与哥哥的名号!
    传承自英雄‘源赖光’的太光拔刀术,出鞘之时,便是敌人首级落地之时!
    林宵抬起视线。
    看向直冲过来的紫色武者。
    ‘他’浑身散发紫红煞气,身旁的鬼王头颅相当唬人,形成以一打二的局面。
    再看了眼自身状态,已经叠了四层‘大巧不工’护盾。
    林宵满意颔首。
    这下,我应该不会被他的拔刀术秒了。
    那么,为表敬意。
    林宵目光一凝,两手握住剑柄,高高举起。
    武装解放·巨化术!
    嗡!!
    观众们震撼仰望,只见重剑人手举一杆突破天际的巨型光剑,剑芒把云层都给捅破!
    “重、重剑人选手的解放形态,再次登场了!”
    解说员咽了口唾沫,采取保守说法:“是种……非常具有压迫感的解放形态!!”
    场馆哗然,观众震动。
    “这也太长,太大了吧!”
    “不可以,怎么想都不可以吧!”
    鬼王头颅抬眼仰望:(((;???;)))
    尼玛的,你把我召唤出来,就是面对这个的?!
    现在反水来还来得及吗……我只是一颗活了一千多年的头颅,还不想英年早逝啊啊!
    源伊织仰望“四十米大刀”,眼里同样掠过一丝失神。
    亲眼直面这柄大剑,比海选赛要震撼得多!
    她咬了咬牙。
    我现在身披星兜甲,饮下神便鬼毒酒,又有鬼王首级护身!
    你还能秒了我不成?!
    下一刻,源伊织瞳孔收缩,额汗猛增。
    那柄巨大无比的黑红色光剑,以排山倒海、力劈华山般的气势,往这边斩落下来!
    好似泰山倾倒,天门碎裂,云海被划开一条中分线!
    “啊啊啊!!!”
    鬼王头颅被剑芒笼罩,尚未坚持一秒,就被汹涌源力吞噬,发出惨叫,化作轻烟消散。
    锵!
    童子切出鞘,斩出一轮夺目刀光,正是源家祖传的拔刀术!
    然而,在下落的光剑之前,刀芒如同撞上又粗又硬的铁块,直接破碎。
    仅剩下身披星兜甲的源伊织,呆呆仰头,看那柄光剑继续斩落,脑海中只盘旋一个念头。
    哥哥,我无了。
    轰!!!
    爆炸声震耳欲聋,不断回荡。
    场馆雅雀无声。
    镜头给到场地中央,紫色武者已然化作光粒。
    而在其身后,那座悬崖被大剑一分为二,劈出一整条峡谷!
    “这合理吗?”观众呆呆出声。
    “这比海选赛还要壮观!”
    “从重剑人的强悍,足以证明百臂巨人的强度……”
    “一剑劈山,这不科学!”
    场馆噪杂沸腾,林宵望向前方,微微一愣。
    我看他开局叠了那么多buff,所以多用了点源力,试探的平a了一下。
    然后,秒了?
    浮樱国度,源家宅邸。
    家老们齐齐沉默,脸色复杂。
    “想,想必,重剑人,已经濒临极限了!”
    “对,他一定是在强撑,哈哈哈……”笑声逐渐微弱。
    长者无语道:“说这话你们自己相信吗?”
    众人沉默,尔后整齐划一的重重叹气。
    “想一想,怎么安慰大小姐吧。”
    “输给重剑人,我怕她心性受挫,回不去了……”
    场馆之中。
    观众们逐渐回神,献上呐喊与喝彩,掌声雷动。
    高马尾的红装少女,终究还是站在场边观赛,红瞳闪烁。
    当初,他秒杀骸骨霜龙‘诺恩斯’,用的正是这一战技。
    而现在,他变得更强了……
    “源守纲真被秒了?!”雪饮刀吃惊道。
    “看来,和我打的时候,重剑大佬还是手下留情了啊……”杜金刚额汗涔涔。
    鬼魂新娘:“看麻了,希望我下把别和他撞上!o(╥﹏╥)o”
    解说员深吸一口气,道:
    “让我们恭喜,重剑无锋——”
    “晋级八强!!”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