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大战尾声,素材到位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浪花淘洗海滩,在金黄色的沙滩碎成白沫,云层中有一条狭长的大口子,就像尖刀割开幕布。
    阳光从那条缝隙里倾泻下来,照亮海面上随风飘散的光屑,漆黑源力仍在巨大骸骨上不断焚烧,像是海面石油燃起的大火。
    那些光粒升向天空,其中一部分回归林宵的火种,宣告着七阶突破素材到手。
    再加上大衮掉落的高级素材,陨星剑突破七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但林宵没时间高兴,只觉得浑身疲惫,强撑着让“重剑人”的身躯不动摇分毫,如大山般屹立在金龙真君、梵刹天、阿尔杰三人面前。
    今天是第一次网友见面……林宵脑海里冒出意义不明的念头……应该给金龙真君留下好印象了吧。
    有他的提醒,我才能发现忒休斯的弱点,和这位有大学问的前辈交往,我也能有不少收获。
    阿尔杰望着重剑人还有他背后升起的光粒,眼眶通红,像是大仇得报,又难以表述,沙哑地说:
    “多谢您……辛苦您了……总之,非常感谢……”
    他说着低下头,犹豫着是否要下跪,一只手掌大咧咧搭在他肩头,赤发男人咧嘴道:
    “你早说你那么牛逼,我和真君就没必要担心了嘛!真是的!刚才那一招,狂霸酷炫吊炸天!”
    梵刹天说着比划两手挥剑的动作,龇牙咧嘴。
    踏马的,一剑砍爆超s级魔物!老子做梦都不敢想,这家伙未免太强了些!
    别的不说,经过这一仗,他的源力值绝对达到了七阶以上——他男子汉的气概,配得上这种器量!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林宵从见面时就一直想问,为何决赛的老对手会突然出现,只是方才迫在眉睫,无暇顾及。
    “噢,其实,我两天前就在黄金州,还帮真君打爆了一头螃蟹魔物……”
    梵刹天挠了挠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讲了一遍。
    听完经过。
    重剑人望向讪笑着的金龙真君,语气里透露一丝惊诧:
    “您,当真只有两阶水准?”
    中年人神情闪过一闪而逝的沮丧,笑了笑:
    “多亏二位小兄弟帮忙,我才能躲过一劫……不说了,待会儿的海鲜大餐我请客!”
    梵刹天目光深邃,摩挲着下巴,碍于好面子,没有把“金龙真君救他一命”的事情讲给别人听。
    此刻,他见真君没有主动表露的意思,反而有些内疚。
    也许是那张白卡比较特殊?也许是我真想多了?
    老子的王牌毕竟是传说卡片,是要打爆一切的男人,这份恩情,暂且先记在心上好了!
    林宵点了点头,原来金龙真君的实力真的只有二阶,但他宝贵的学识,足够让人肃然起敬。
    “约饭的话,下次吧,我得回城市,看一看同伴们的状况。”
    重剑人凝聚并掷出卡片,具现外型破损的哈雷,跨上摩托,说道:“回去后保持联系,真君,我还有很多问题要向您请教。”
    中年人笑着搓了搓手:“请教谈不上,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冷门知识,噢对,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呢!”
    “说的也是。”林宵沉吟。
    这趟出来面基,本就是打算用线下身份见面,只是事发突然,才具现出了铠甲……现在楚云兄和乔琳娜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向金龙真君透露,倒也无妨。
    “嗯?长什么样?”梵刹天双眼冒光。
    他能不好奇嘛!
    一剑砍爆忒休斯,超级强者“重剑人”的真实长相到底怎样?这份好奇心强烈起来,连伤口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重剑人漠然地扫了眼,梵刹天像被一头史前恐龙睥睨,脸色僵硬,散漫地说:
    “好、好吧……我带这小子,去山洞里谈会儿心……你们随意!”
    悬崖上留下重剑人与金龙真君。梵刹天则带阿尔杰去山洞等候。
    他毫不怀疑,若是偷窥的话,那位老哥会像砍爆忒休斯一样,把他砍成两截。
    “反正下个月,他就要在源世界露脸了。”梵刹天嘀咕,“不急在这一时!”
    “前辈……”山洞里,阿尔杰注视膝盖上横放的斩马刀,迷茫地说:“我现在…该做什么?”
    “啊?”梵刹天心情不爽,目光冰冷,斜睨了一眼。
    阿尔杰吞咽唾沫,说道:“忒休斯死了…我一下子,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
    他磨砺技艺,挥动斩马刀,为的就是复仇,或是在复仇路上求死。
    而现在,重剑人背负起了他的理念,阿尔杰庆幸而又产生一丝迷茫。
    “嗯……做什么吗?”梵刹天思忖着,摩挲下巴,“是个好问题。”
    赤发男人目光深邃,像个人生导师,缓缓地,眼睛失去眼白,身上蒸腾血气,咧开一丝狰狞的笑容:
    “不如试着去砍爆魔物?就像重剑人和本大爷一样!用你的斩马刀,把魔物砍个稀巴烂!”
    阿尔杰被这亲切友善的笑容给震慑住了,讪讪地笑了笑,随即目光闪烁。
    和魔物对决吗。
    见到悬崖上那道伟岸的背影,我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啊……
    梵刹天前辈说的没错,我也可以去“砍爆魔物”,成为调查组中的一员!
    阿尔杰本就只有十四岁,正是活泼开朗的年纪,扬起阳光又稚气的笑容:
    “前辈!你很擅于开导人呢!”
    狰狞森然的赤发男人,正对着空气咻咻挥拳,与想象中的重剑人搏斗,听见阿尔杰的话,不由愣了一下。
    开导……是什么意思?我倒很擅长给别人脑袋开瓢……
    悬崖外,真君已经见到男人头盔下的样貌。
    重剑人戴上头盔,跨上哈雷:
    “那么,真君,下次再会!”
    中年人点头。摩托疾驰的气流,卷起他的黄色衣摆。
    金龙真君摸了摸下巴,心悦诚服地点头,厚着脸皮,自言自语:
    “实力强,长得又很帅,嗯,和我年轻时有的一比!”
    话音刚落,镜片前的视野闪过无意义的片段,金龙真君微微一愣,嘀咕着摇了摇头:
    “这幅眼镜该修了,总是放幻灯片……”
    *
    西海市,人们冲出避难所,冲上街道,陷入劫后余生般的狂热与沸腾。
    人们呐喊着“重剑人”的名字,就像史诗里传颂着的,斩杀魔物的强大英雄。
    少女笔直的大长腿半倚着红色摩托,手臂搭在车把上,另一只手举起冒着热气的咖啡。
    她旁观着欢呼的人群,留意到小女孩与父母大声的谈笑,自己嘴角也牵起一丝弧度。
    乔琳娜倚靠着摩托仰望,清澈红瞳里倒映出天际,高马尾随风摇晃。
    结束了……重剑人,或者说林宵,战胜了忒休斯。
    不过,他答应过我的“特训”,才正要开始。
    眼前浮现暴雨中,男人疾驰赶来、斩杀大衮的场面,就像拦在雪崩前的宽阔背影——
    你可以一直相信他,他甚至能一剑斩断忒休斯的九个脑袋,强大、无畏、可靠。
    乔琳娜端起热咖啡,雾气遮掩脸上的绯红,低声说:
    “嘁……了不起的家伙。”
    咖啡店,这座西海市调查组基地,同样讨论着“重剑人”的名号。
    干员们脸上,写满对强者的敬畏与感激——他砍爆忒休斯、拯救整个洲区的事迹,完全可以载入史册!
    “你说,重剑人是谁?有没有可能,他是调查组的一员?”
    “不知道,他如果是就好了,我们抱紧他大腿就行!”
    楚云浑身缠满绷带,躺在集中病房的床铺上,听见伤员们的议论声,忍不住露出苦笑。
    我倒是知道“重剑人”是谁……可这臭小子,大腿也不是那么好抱的,每回我都得受伤!
    无所谓了,楚云仰望天花板,心底有块大石落地,发出一声喟叹。
    队长……我招到了一位,比当年的我,更优秀的干员……
    小秘书颤抖着走过来,眼神复杂,凑近楚云病床耳语了两句。
    楚云扭头看了眼害怕的西格莉德,沉声说:“你……看见了?”
    西格莉德畏缩地说:“我、黑进了西海市的监控网络……只有那一个视频,能看出他是……”
    小秘书当时都吓傻了。
    重剑人,其实就是自己的熟人,而且还是队友!
    有种意外发现朋友是“百万富翁”的感觉……思来想去,小秘书觉得,渡鸦应该会更早一步知道,于是决定和他商量。
    楚云神情严肃,在唇前竖起手指。
    西格莉德的黑客技术在整个调查组数一数二,属于自学成才的“理工女”。家境富裕,本不该成为干员,因为一次黑掉了一处地下黑市平台,害怕仇家找上门,所以才加入调查组寻求庇护。
    以她的技术能力,的确能从西海市茫茫多的监控视频里,找到属于“重剑人”的那份资料。
    “你能修改,或者说,掩盖那个视频吗?”楚云的眼睛漆黑深邃。
    西格莉德眉头紧蹙,艰难地点头,小声说:“技术上可以,可是,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
    “告诉大家的话……他会成为组里的英雄,被组长予以嘉奖和重任吧。”
    楚云皱眉。
    我该怎么回答…说林宵肯定有自己的考虑和计划?
    说他一直隐藏“重剑人”这重身份,是为了方便行动,相信我、为了救我才向我袒露?
    还是说……楚云眉头紧锁……其实我一点,都不相信组长呢……
    楚云从干员口中,得知了玛格丽特将会兼任“黄金州分部组长”一事。
    而这份权力,是她以牺牲与鲜血为胁迫,在狂风暴雨当中,从原任黄金州组长手中夺来的。
    楚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因为这个战役过后,由于兼并了黄金州调查组,星图市会接手牺牲干员们的资源,老员工的待遇会大幅提升。
    涨工资了,组员们当然高兴。
    这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楚云有些看不透组长的理念……
    组长,是属于无论去到哪里,都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很滋润的类型。
    而楚云深知,自己与林宵、乔琳娜,性格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缺陷。例如偏执、狂妄、不必要的仁慈……
    简单来说,组长表现得太完美了,和他们合不来。“他们”其中当然也包含了“重剑人”。
    “相信林宵自己的判断。”楚云说,“我们没必要声张,最好再帮他一点小忙。”
    西格莉德点了点头。
    修改并掩藏“重剑人”相关的信息,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回想起来,林宵就是重剑人,实在让她意外。又帅又能打……等林宵在源世界正式露脸时,肯定会再次引起轰动。
    “哦,对了,组长说,今晚会有庆功宴。”
    “这种时候团建吗……”楚云揉着太阳穴,“你和林宵去吧,我继续养伤。”
    西格莉德小声说:“还是去一趟比较好吧,组长毕竟要升官了……”
    楚云扭头,望了眼病床旁的大福。
    “欧呜!(?w?)”听见宴会,大福两眼冒光。
    好耶,今晚可以吃鱼喽!
    楚云沉吟,听说海豹能趋利避害,北地原住民甚至将海豹视作神明来供奉。
    大福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
    “好吧。”楚云点头,“我联系林宵和乔琳娜,参加晚宴。”
    ……
    拨云见日,暴雨消散,家园需要重建,而人们脸上再度展露出希望。
    林宵漫步在西海市街头,耳旁回响人们对“重剑人”的欢呼。
    虽说暂时是无名英雄。林宵微微一笑,但感觉还不赖。
    火种里多出了此行收获的素材。
    一个像是蛇的脊椎的金色素材,名叫“不死之骨”,依据描述,算是忒休斯的核心,具有‘不死不灭’的能力。
    作为七阶突破的主材料,能够加快源力的恢复效率,增强林宵与陨星剑持续作战的能力。
    大衮爆出两张卡片:
    「深潜者石棘之冠·史诗卡具」能够让林宵拥有高阶深潜者的气息,被“鱼人”视作同类,面对海洋魔物时,大多不会遭遇主动进攻。
    造型是个珊瑚礁打造的头冠,丑兮兮的,像石头人的“珊瑚礁”皮肤,胜在实用性。
    毕竟海洋魔物总归是比陆地魔物要多的……林宵心想,多了一重“高阶深潜者”身份,没准能打入敌人内部……
    「深海鳞片」是个金色素材,能够为陨星剑增加一层“反伤”效果。林宵决定七阶突破时拿它充当副材料。
    另一方面,又招惹了一位“暴怒魔神”,获得了祂的一份“暴怒之力”。
    暴怒的效果就是“狂化”,本源之力越完整,“狂化”的效果越惊人,副作用也就越大。
    但卡bug的地方就在于,“傲慢”的免疫效果对“暴怒”的副作用有效。
    这意味着只要先集齐“傲慢之力”,“暴怒之力”就是有益无害的了。
    林宵陷入沉思。
    暴怒魔神名为“萨麦尔”,和路西法一样,在堕落前是位格最高的六翼炽天使。
    两位老哥关系估计很好,否则也不会一起扛起反旗,想来,没人试过拿“暴怒之力”和“傲慢之力”作比较。
    不知道告诉萨麦尔,你引以为傲的能力,在路西法面前什么都不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众所周知,这不是拱火,这是外交家的纵横捭阖。
    而经历这次战役,我的源力值暴涨了一倍,驾驭七阶传说卡片,绰绰有余。
    林宵低头看了眼火种,目光闪烁,仰望天空。
    素材到位,源力充足,等回到家里,就可以正式开始,陨星剑的七阶突破事宜!
    ……
    ------题外话------
    今天调整一下阴间作息……(?Д`)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