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请客,斩首,收下当狗!请客~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傍晚时分,林宵回到咖啡店的地下基地,探望被转移到单人病房的楚云。
    病房里摆着一台老旧电视,屏幕里的女主持正激动地播报新闻:
    “神秘强者‘重剑人’现身西海市,一剑斩杀超s级魔物!”
    “他拯救了西海市,拯救了黄金州,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是整个联邦的英雄!”
    林宵正有滋有味地听着,有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成就感。
    画面被掐断了。
    裹得像个木乃伊只露出瘦削脸庞的男人,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无言望向门口。
    坐在病床旁的西格莉德留意到病房门口的林宵,轻呼一声,脸颊微红,像有些紧张似的匆忙起身,说道:
    “你、你俩先聊,我去咨询一下医生……”
    林宵在床头的椅子坐下,把眯眼打盹、软乎乎的大福放在膝头,拿起小刀和苹果,低头说道:
    “医生?她自己就是医生吧。”
    西格莉德擅长黑客技术与医疗、情报等辅助手段,这是写进档案里的。比起负责统筹行动的队长“渡鸦”,小秘书才更像是“特工组”的核心人物。
    楚云撑起身子,望着林宵削苹果、没有断掉的皮,低声说:“她知道你是‘重剑人’了。”
    咔。
    林宵咬了一口苹果,沉默地点了点头,说道:
    “我有做好,其他人也知道这件事的心理准备……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吗?”
    楚云眼神复杂,又躺回枕头,望着天花板说:
    “不清楚,目前只知道西格利德,是通过监控视频,继而得知你的身份……我拜托她对你的情报进行遮掩,但你很清楚,有心人查一查,总归是能查到的。”
    古埃及神话里,太阳神“拉”的真名具有魔力。得知“拉”真名的法老,就能轻松将祂控制。
    这固然夸张,但也表达出神话里常见的思想,那就是“真名”,是神明力量的来源之一。
    林宵,就像重剑人的“真名”,令无数人趋之若鹜,暴露时又暗藏危机。
    “重剑人。”楚云顿了一下,低声说:“你拥有斩杀忒休斯的实力,我知道,你不可能一直困在「这里」。”
    “不论你想做什么——”楚云挤出一声喟叹,“你都得抓紧时间了。”
    七阶很强吗?当然强,可目前联邦官方还没对‘忒休斯事件’表态,不清楚联邦对“重剑人”这名七阶强者的态度。
    林宵猜测,只会有三种态度:
    要么给予重金酬谢,这招叫做“请客”;要么明面上吹捧、暗地里追查,这招叫做“斩首”;要么把“重剑人”收下当狗。
    那位完美的“国士无双”罗曼,会打出哪张牌,也决定了以后,林宵对他的态度。
    林宵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很多时候,你帮助“他们”拯救了人民,解除了危机,他们不仅不会感谢,甚至还会倒打一耙,把自己的过错推到英雄的头上。
    因为“重剑人”不在联邦掌控内,不受管辖,像是一枚定时炸弹。
    即便他的行径,在民众眼里如同救世主,在联邦眼中,却如同眼中钉肉中刺。
    黑暗里的英雄,往往不受阳光待见……很浪漫,很荒谬,很现实。
    当然,也有破局的手段。
    林宵目光冷淡。
    突破七阶后,再往上攀爬。还有,继续寻找那股不属于人类的,魔神之力。
    病房里一下子陷入沉默,只有大福打盹时轻微的呼噜声。
    “喂。”楚云勉为其难地开口。
    “怎么了?”林宵以为这位老大哥还有什么警示之语。
    “苹果还有吗,给我也削一个……谢谢。”
    “……喏。”
    林宵的刀工不错,很快把苹果削成小块,摆在盘子里,插上牙签:“要扶你起来吗?”
    “我还没重伤到半身不遂。”
    男人面无表情地吐槽,撑着身子,审视小兔子状的苹果,眼神古怪:“还挺可爱……”
    “哈哈,也没有那么厉害啦。”林宵挠头。
    楚云无语。这小子,斩忒休斯很低调,现在一下子得意忘形起来了。
    沉默地咀嚼苹果,为了缓解这股沉默,楚云开口说:“我早就想问……你是怎么,这么强的?”
    驾驭高阶卡片的前提,是卡师本人具备驾驭卡片的源力与心性。能斩杀忒休斯,那柄大剑固然不俗,而挥剑的林宵同样重要。
    “因为我天生神力啊。”林宵随口说。
    这回楚云没有反驳,苍白脸上扬起一丝弧度,似乎想到初次见面不久的时光,轻声说:
    “是吗……不论怎样,这回,多谢了……”
    “没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林宵说。
    现在楚云兄知道了我的身份,以后出任务,也方便带上他,让他干些清理杂鱼的活计。
    虽然这家伙每回都重伤……但恢复能力好得惊人,这算什么,刺客都把坦度给点满了?
    “嗯?”楚云心头有一丝不妙。
    “我是说,以后还望队长您多多提携。”林宵笑了笑。
    这笑容在楚云眼底有些森然可怖,闷咳一声,说道:
    “今晚八点,组长组织团建聚餐,你也得来。”
    “团建?这种时候?你打算打着绷带和石膏,拄拐杖去,还是坐轮椅?”
    “吵死了,你还是变成重剑人吧,这样话少一点。”
    “你以为我是假面骑士吗,摁个变身器就能变身?”林宵顿了一下。
    好像还真能。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今晚聚餐,能省下一顿饭钱。
    明明都快是七阶强者,节俭的美德却一直保持着……不愧是我。
    “欧呜……”大福醒了,仰头望了眼。
    明明是因为,我们家很穷吧……
    今晚聚餐多吃点,屯点脂肪,回家就可以少吃点了。
    吼吼吼,我也挺精打细算的嘛!大福想着。
    *
    联邦大厦,顶层。
    宽阔的办公室内,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透过窗子能俯瞰见金碧辉煌的夜景。站在这面落地窗旁,像是把整座城市踩在脚下。
    窗边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银发男人。罗曼今天一身办公正装,就像一位勤政爱民的联邦总统。
    或者说,他能观察并扮演好任何一个角色——三十岁前,他本就是联邦最俊朗最负盛名的男影星。
    光亮可鉴的手工写字桌上,摆放着的文件全都与“忒休斯事件”相关。
    由于联邦在“忒休斯事件”中应对不及,指责的信件如雪花般纷至沓来,甚有矛头直指罗曼本人,质问他为何不“斩碎空间”救援。
    罗曼当然能利用“斩碎空间”这一手段进行传送,但也只能短距离传送,无法跨越大半个联邦支援黄金州。
    他已经派人去追查这封匿名指责信……相信不久之后,就能水落石出。
    至于“忒休斯事件”。
    超s级魔物在罗曼眼底不值一提,他更在意“重剑人”为何会突然在联邦出现。
    联邦国境内突然出现一名七阶卡师,就像家里突然闯进一头浑身带刺的豪猪,罗曼无论如何不可能忽视。
    “重剑人”若愿意接受联邦的管理,那也好办,罗曼会给他七阶国士的顶级待遇。
    就担心他继续这样,像个黑暗英雄般“自由行动”。
    自由,是指屋子主人的自由,不是属于闯入院子里豪猪的自由。
    背后门是敞开着的,传来敲门声,罗曼背对秘书,说道:“请讲。”
    秘书恭敬道:“已经能查到“重剑人”那台虚拟舱的地址,位于星图市。结合情报部门的分析,基本能确定,‘重剑人’的线下身份,是星图市调查组中的一员。”
    罗曼心头微动,不动声色地问:“重剑人……是联邦调查组的一员?”
    他稍微放松了警惕。这至少说明重剑人不是危险分子,不用派人“斩首”。
    “是的。”秘书说,“星图市调查组,由‘玛格丽特’管理。涉及到手下干员,她的态度相当强硬,不容许我们的人追查下去——像只护崽的母鸡。”
    “玛格丽特?”罗曼笑了,“她可不是母鸡,她是只黑寡妇,刚肢解吞掉了另一个调查组。”
    对待外人强硬,对待手下温柔,这样的调查组长,哪位卡师不喜欢?
    可她拉起大旗,究竟又想做什么?
    罗曼不知道,但他对自己拥有绝对的自信,哪怕一整个调查组出现在他眼前,他也能一剑瓦解。
    “重剑人在她手底下吗?有意思……”
    银发男人摩挲下颔,嘴角含笑:
    “她应该也猜到了,重剑人就在她的组里,只是还没有确定人选吧,呵呵,就这样吧,不必追查了。”
    “收下当狗”,那也得看狗主人是谁……既然是玛格丽特的狗,那便不适合再行动了。
    秘书小心地问:“您的意思是?”
    “重赏在‘忒休斯事件’里表现卓越的星图市调查组,把‘重剑人’作为正面案例宣传,安抚牺牲的干员、市民及其家属。”
    罗曼面无表情地说:“联邦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市民,也不会诋毁任何一位英雄。”
    三张牌,请客,斩首,收下当狗。罗曼选择了“请客”。
    秘书深深地低下头:“明白。”
    罗曼再度转身,屹立于落地窗前,眺望灯火辉煌的城市,银眸微微闪烁。
    身为联邦的国士无双,既不完美,亦不优雅……
    他眼神变得冰冷,矗立如一块完美古典的雕塑。
    但这是我的选择,问心无愧。
    *
    西海市,咖啡店,调查组基地。
    办公桌后方,原属于库尔克的位置,坐着一位面容白皙的红发高加索女性。
    她两手合十,嘴角含着微笑,像是亲切的邻家大姐姐,轻声问道:
    “你要加入调查组?”
    瘦小的兜帽少年点点头,展露出属于这个年龄的腼腆,用沙哑的变声期嗓音说:
    “我、想像重剑人一样,成为,拯救西海市的英雄。”
    这也一定,是爸爸对我的希望吧。阿尔杰想。
    “嗯……”玛格丽特说,“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父亲,应该是曾与忒休斯对决的七阶国士,利泰尔?”
    阿尔杰低头:“是的。”
    他很怕别人把他当成“英雄之子”,因为他不及父亲万分之一,可又有着年轻人的爱要面子。
    “英雄不问出处。”玛格丽特微笑地说,“你还很年轻,未来的成就,不见得不如你的父亲,也许还能赶上‘重剑人’。”
    阿尔杰抬头,两眼泛光。
    “去登记一下手续,进行入队考核吧。”
    玛格丽特低头,像在审视资料,说道:“去‘突击组’如何?你的王牌大开大合,适合‘突击组’。”
    “没有问题!”少年站直身体。
    红发女人两掌交叠抵在下巴,瞳孔里倒映出紧张的阿尔杰,似要洞穿人心,忽然说:
    “你一定很怨恨你的父亲吧。”
    阿尔杰怔住了。
    玛格丽特自顾自地说:“明明可以逃走,却抛下妻儿,拦在忒休斯身前,最终丧命……要是他逃走就好了,你一定有这样想过吧?”
    阿尔杰瞳孔收缩,呼吸紊乱,艰难地点了下头。
    是的…他曾无数次幻想,父亲要是仍活在这世界上,会是怎样。
    如果那样,母亲还会是笑容温柔的大美人,父亲是人人称颂的英雄,自己也会度过家庭圆满的童年……
    可是,正因为父亲选择直面忒休斯……这一美梦,无情地破碎了。
    阿尔杰多少能理解父亲。可现在,红发女人像揭开了他的结痂,鲜血淋漓。
    玛格丽特目光深邃,倒映出身子颤抖的少年,说道:“十五年前…你应该,才刚刚出生。”
    阿尔杰不解,抬起头。
    “这是你父亲,十五年前出游黄金州的新闻。”
    玛格丽特把平板放在桌上,推给少年,念道:“《国士利泰尔与新婚妻子在黄金州蜜月,两人系奉子成婚》,呵,无聊的狗仔新闻,但多少能看出端倪。”
    阿尔杰喃喃地说:“什么……意思?”
    “十五年前,利泰尔与你的母亲,还有刚出生的你,正在西海市度假,突然遇到忒休斯苏醒。”
    玛格丽特说:“他选择与海之魔物以命换命,不是因为国士的职责,更不是因为无聊的火种理念……是因为你。”
    阿尔杰如遭雷击。
    “他知道,如果连他都逃走了,你和母亲极有可能丧命。所以,他才鼓起勇气,站在忒休斯面前。”
    玛格丽特轻声说:“他冲向忒休斯时的身份,不是一名战士,而是一位父亲。”
    “他很爱你。”
    误解、埋怨、仇恨,如春雪般消解。
    阿尔杰仿佛再次见到,握住‘霸王粉碎’时出现的光影。父亲握住他的手,含笑站在他身前,目光温柔又悲伤,好像没能来得及看他成长,又有初为人父的欣慰与感动。
    父亲可能也有自己的理念……可当他成为一名父亲,身后是妻儿,前面是无可战胜的强敌。
    他唯一的理念,就成为了我。
    少年泪水横流,感到有只温柔的手抚摸着他的头顶,似母亲的手,他抬起目光:“组长?”
    玛格丽特笑了笑:“好了,去考核吧,记得把眼泪先擦干净。”
    阿尔杰脸颊涨红,用力点头,狼狈地冲出大门。
    梵刹天前辈……调查组,真好!
    红发女人注视少年的背影,目光平静,似在思考些什么。
    联邦的情报部门,在两小时前找上门,向她调查“重剑人”的下落。
    玛格丽特觉得有些乏味了。
    但今晚的聚餐,应该会有些收获……她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例如,像是杀人游戏的戏码,猜一猜,在场的干员里,哪位会是“重剑无锋”。
    ……
    ------题外话------
    不要害怕,是无敌流ψ(*`ー′)ψ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