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萤火、烟花与探戈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夜幕深沉,忍冬会议室。
    三所院校的重要人物围坐在圆桌,在校长奥德里奇的带领下,紧急召开会议。
    会议上笼罩压抑的气氛。
    魔神可能苏醒,这一可怕的消息,犹如沉重的阴霾笼罩在众人心头。
    “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这起纵火案,与‘原罪魔神’有关吗?”郁金香校长问。
    她还是不愿相信。
    任谁听闻,沉睡了数千年的魔神即将复活,都会产生一丝荒谬,就好像听人说马上要“世界末日”了一样。
    忍冬老校长先是抵达现场进行检查,又听完林宵的简单汇报,心中有了一定的把握。
    “我曾亲手逮捕过很多的堕卡师,他们中也有不少人信仰着魔神,其中甚至有人获得了魔神的眷顾。”
    奥德里奇平静道:“这眷顾或许是‘知识’,或许是‘力量’,如同甘甜的毒酒,会污染火种,让堕卡师陷入疯狂。”
    “在纵火犯‘维德’的身上,我同样发现了魔神残留的痕迹,并且……”
    活了一世纪之久的忍冬校长叹息道:“魔神残留的气息,比我以往遇到的加在一起,还要强烈。”
    会议室一片死寂。
    在座众人当中,不乏宗师乃至业界泰斗,可他们甚至没有提起‘傲慢魔神’名讳的勇气。
    明亮之星,晨曦之子,率领诸天使反攻天界的军神。
    其光辉甚至能比肩天主,而在堕落后亦能成为地狱的傲慢魔神……
    集万千光环、荣耀、头衔于一身,睥睨世间的傲慢魔神,即便在圣人、英雄云集的中古世代,也是人类必须仰望的存在!
    而在八阶晋升之路断绝的当下,这样一尊魔神,竟然即将复活。
    冰冷彻骨的气氛在会议室当中弥漫,无人出声,似在恐惧的阴影下噤若寒蝉。
    忍冬老校长眼底泛着微光,若有所思。
    罗曼要不惜一切地“登月”,通往八阶,是否也是得知了魔神即将复活的消息?
    当今时代已经与中古不同,魔神就算苏醒,也不可能违背这个时代的规则。
    换句话说,复活的祂,即使再强,也不可能超越八阶。
    因为神明的痕迹逐渐远离,人类对神明的信仰逐渐淡薄。
    就像每况愈下的黄金、白银、青铜时代。在混乱杀伐的青铜时代,神灵也会衰弱甚至流血。
    “诸位无须沮丧。”老校长平静道,“年轻一辈,都有与魔神信徒殊死较量的勇气与决心,我们又怎可气馁。”
    “即使魔神的复活无可阻挡,我业已做好上阵的决心。”
    众人吃惊地望着老校长,见这位校长脸上闪烁着别样的神采,淡然道:
    “人类……自有后者。”
    老校长的发言,打破了会议室冰冷的气氛,陆续有人提出议案,商议对策。
    为避免消息泄露和恐慌,三校联赛照常展开,但会提高戒备,并提高获胜者的奖励。
    同时,对此次事件里表现卓越的年轻教师,给予嘉奖。
    “林宵?是那位和堕卡师对抗的卡师吗?”郁金香校长问。
    “是的。”忍冬老校长说,“对决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他专业是忍冬的古代语言学教授。”
    此前一直没发话的红狮校长,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一眼,强忍惊讶:“二十岁?”
    “二十岁。”奥德里奇含笑点头。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交头接耳声。两名校长目露异彩。
    二十岁,通常还在上卡师院校,而这位年轻人却已成为忍冬大学的正牌教授!
    危机时刻,甚至闯入火海,解救伤员并破解堕卡师的阴谋。
    天才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表现。
    如何把他挖到自己的麾下,才是关键!
    “奥德里奇校长。”红狮校长试探道,“我记得,您曾经和我校提过‘青年学者交换学习’计划,不知道,贵校现在还有没有这个意向。”
    老校长心中在骂滚蛋,脸上却微笑着说:“抱歉,该项计划已经终止了。”
    “郁金香愿意给忍冬捐赠新的图书馆和科研室。”
    郁金香校长几乎是明着贿赂了:“也很欢迎贵校教授来我校参观交流,担任客座教授。”
    老校长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心中涌起满意和感慨。
    诸神陨落,人类却能薪火相传,靠的便是传承与后来人。
    再多几个林宵这样的人才……魔神复活,又有何惧!
    *
    舞会被意外打断了。
    好在火灾没有造成人员身亡,就是可惜了图书馆和地基。
    夜色里,杜金刚躺上担架。
    医护人员震撼于人被烧伤成这个样子,居然还能保持行动力。
    临行之际,杜金刚望了眼林宵,深沉点头,既是感谢救命之恩,亦是对群里大佬的致意。
    别的不说,就冲是‘重剑人’率领忍冬参赛,杜金刚想着,忍冬一些可以忽略的小犯规,也就可以忽略了!
    林宵需要以‘调查组干员’的身份和乔琳娜复盘情报。
    校园内交流不甚方便,耳麦里响起她的声音:“学校外有条盘山公路,我在那里等你。”
    白天经常会有学生在山路训练驾驶技术,毕竟‘载具卡’是卡师的重要卡片,驾驶技术自然不能荒废。
    “了解。”
    林宵刚刚向老校长进行了简单汇报。
    站在夜幕下的行政楼走廊,往图书馆的方向望去,轻易就能望见一片废墟,以及后方的山坡。
    少女身旁停着一辆红色摩托,红宝石般的双眸眺望着校园,金色马尾在夜风中摇曳。
    山路上传来引擎的轰鸣,车灯拉开一束光柱,漆黑摩托自山路尽头驶来,抵达山顶,与‘红色男爵’并肩停靠。
    “情况如何?”乔琳娜抱着双臂,以公事公办的口吻说。
    她依旧穿着那身漂亮的暗红色晚礼裙,夜风轻抚她的秀发和雪颈,语气冰冷,背部打哆嗦般竖起细小的汗毛。
    “联赛继续,不过三位校长已经知道‘魔神即将复活’的消息,会在联赛上提高戒备。”
    林宵说道:“计划完成了一部分……魔神的确上钩了,但我们可能要面对的,并非魔神派来的信徒,而是魔神本尊。”
    “你看起来也不是很怕。”乔琳娜望着林宵的眼睛。
    “说不怕是假的,毕竟我还不清楚魔神的真正力量,但越怕,越要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
    林宵认真道:“战胜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夜色中的山顶吹拂晚风,略带寒意,飘来草木丛的清香,附近有一处观景台,竖着路灯和石质长椅,视角正好能望见漫天繁星下的忍冬大学。
    乔琳娜忽然低头看了眼,林宵跟着低头,见她脚踩一双黑金色的高跟鞋,细带勒在她雪白的脚背。
    “我可以,先脱下来吗。”她红着脸,强硬又腼腆地说。
    “当然,辛苦了,请便。”林宵说。
    少女低下头,伸手去脱鞋跟,身形不稳,伸手被林宵搭住。
    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脱下鞋跟,弯腰拎起一双高跟鞋,赤脚踩在冰凉的地面。
    “我并不恐惧魔神……”少女像是解脱般叹气,“我只是恐惧高跟鞋。”
    “那你还穿。”
    “特地为舞会准备的。”乔琳娜走到石质长椅坐下,把两只高跟鞋丢在一旁。
    晚风冷极了,乔琳娜坐在石凳上,眺望着夜空:“就像你说的,我们都需要面对恐惧。”
    “只可惜没用上?”林宵说。
    “没有可惜。”乔琳娜低声说,“只是遗憾。”
    “遗憾很多准备到头来却用不上,遗憾自己每次距离终点都只差一步。”
    少女有些烦恼,搓了搓自己的金发,像是暴躁的狮子,到头来又耷拉双肩,闭目轻叹:
    “凡事总是充满遗憾……这很正常。”
    进行了自我调节,乔琳娜恢复如常,扭头说:“走吧,明天还有第二轮比赛。”
    “那番牢骚我都没有听见。”
    林宵置身于一片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之间,一只只萤火虫像是一道道翡翠色的流光,随着晚风在夜色里飘摇。
    “不过萤火虫很漂亮。”林宵赞叹地说,“今晚没有白来。”
    萤火虫的光芒氤氲在一起,漂亮到近乎不真实。
    乔琳娜扬起脸颊,凝望着逐渐飞走的萤火虫,那些光芒逐渐融于夜色。林宵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
    少女情绪忽然高昂,穿上高跟鞋,匆忙靠向‘红色男爵’:“和我来!”
    “去哪儿?”林宵茫然。
    “山腰,半山腰的泉水,那里肯定还有萤火虫!”
    发动引擎,摩托轰隆作响,穿礼裙的高马尾少女俯身在红色摩托背上,双腿雪白傲人,留意到林宵的眼神。
    “有打底。”乔琳娜说。
    “正人君子也防?”林宵说。
    “跟上!”
    她甚至没有具现出防护服,像个逐风的少女,马尾在夜色里飞扬。
    林宵让了她十秒,跨上‘震撼摇滚’,注视车表仪盘:“你可是限定级啊,老兄!”
    哈雷爆发凛然的轰鸣声,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在夜色中疾驰。
    两人气息紊乱,将摩托停在半山腰。
    山腰的泉水升起渺茫雾气,萤火虫在白雾中时隐时熄,像是一片云里闪烁着的星星,空旷处传来溪水的潺湲声,飘来草木丛和少女的清香。
    林宵侧头,见乔琳娜胸膛起伏,几丝秀发黏在鬓角,她忽然笑了起来,嫣然美丽,好似珍珠。
    “麻烦你了。”
    “什么?”
    “让你跟我到处乱跑。”她抿着嘴角,双眸像是红宝石,仰头望着林宵,“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儿?”
    “星图市克林区d-31号。”林宵对自己的新家很满意,“刚搬的新家,有机会请你做客。”
    “我是说……你离开联邦后,会去哪里?”
    林宵微微一怔。
    “你总会离开的,我明白,你不会局限于一个国度。”乔琳娜轻声说,“你看起来很想逃离,又必须留下。”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林宵说着烂话,糊弄过去。
    他只是觉得少女的眼神,看上去有些难过……像是,不舍?
    林宵有些紧张,既忐忑不安,又考虑自己是否陷入人生三大错觉之“她是不是喜欢我”。
    他讨厌猜测,更不喜欢背负上别人的期待,而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最好是不做解答。
    这种日漫男主式的“废物亚撒西”,总显得渣男,林宵也意识到这点,所以保持单身,不去伤害别人,也保证自己不被伤害。
    女人只会影响我出牌的速度!林宵想着。
    “好了,走吧。”乔琳娜有些寂寞地说。
    林宵点头,跟在乔琳娜的背后,走向停靠着的摩托。
    他忽然想到什么,低头看了眼手表:“快到十二点了。”
    “你准备了南瓜马车吗?”乔琳娜平静地问,轻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
    林宵忽然意识到,看起来冷漠的少女,偶尔也会说俏皮话。
    “不是。”林宵两手插兜,“三校联赛下一站就是郁金香了,举办舞会的学生,和我说十二点有场烟花会,纪念忍冬赛程的落幕。”
    林宵仰头:“就是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还有没有烟花会。”
    “感觉延期了……”乔琳娜跟着仰头。
    “是啊。”两人并肩站在黯淡的夜空下。
    一簇光突然升了起来,在最高处爆开绚烂的烟花,数百条光流如同下坠的流星,瞬间照亮两人的脸。
    “烟花……”乔琳娜怔怔地说。
    烟花在高天上盛放,像是颜色各异、形态不同的花朵,紫色的郁金香、火红的玫瑰、金色的向日葵,无数道流光‘唦唦’坠落,与烟花爆开的声音交汇成盛大的交响乐。
    忍冬的老校长,奥德里奇就是这样一位张扬浪漫的老人,越是压抑的氛围,他越要让节日氛围热烈。
    林宵侧过头,乔琳娜扬着高挺精致的侧脸,她屏住呼吸,眼眸倒映出美丽的光。
    “真美啊。”林宵说。
    “是。”乔琳娜微笑,“今晚没有遗憾了。”
    林宵心脏怦怦直跳,心底给自己打气,摘下右手手套。
    乔琳娜侧过头,林宵站在盛大的烟花下,向她伸出印有漆黑火种的右手。
    “要跳支探戈吗?”林宵略显紧张:“我看你在舞会上,好像……”
    冰凉柔软的小手搭进他的掌心,林宵一怔,见乔琳娜贴近自己,白皙脸颊上有难掩的绯红。
    “在这种场合,有些难为情。”乔琳娜牵起林宵另一只手,轻声说,“不过,我答应了……”
    林宵感到掌心传来一阵柔软与温热,彼此的火种紧贴着,双方的舞步和身躯同样僵硬。
    但探戈无所谓对错,跳错了也不要紧。
    关键林宵能见到少女的眼神,自原先的闪躲,逐渐变得柔和。
    某地。
    头戴兜帽的身影,像是人类,缓步走向一处篝火。
    跃动的紫色火焰,在墙壁上倒映出带翅膀男人的身影。
    “我的复活仪式,无需你来干预。”
    他的声音磁性动人,却透露着睥睨与不屑:
    “你还是老样子,不论什么事情,都想来掺和一脚,借此满足你那难填的欲望。”
    路西法冷笑道:
    “贪婪之神,玛门。”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