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仇人的血液,魔神的复活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你要的血液,究竟是指什么?”尤文颤抖着问。
    他隐隐有了猜测,但是不敢去承认,寒彻骨髓的畏惧压抑在他心头。
    地狱般的声音不再低语,似祂从未来过。
    但当尤文低头望向掌心,火种缠绕着似有若无的紫气。
    尤文的源力从未像现在这般充裕,精神力滋润着他的身躯,让尤文有些迷失。
    侍者听见动静,奇怪地回望一眼刚才的客人。
    尤文像喝醉一般,眼神涣散,只是喃喃重复着:
    “因为这是圣人的血,为许多人所流,使罪得以赦免……”
    他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向酒柜,在琳琅满目的美酒中,伸出颤抖的手,去拿最为猩红的葡萄酒。
    那一支葡萄红酒,横置在酒柜当中,软木塞散发馥郁的陈年香气,静静等待着尤文的背叛。
    手掌青筋毕露,尤文竭尽全力,握住那支葡萄红酒。
    耳畔,响起魔神赞许又复杂的一声叹息。
    名为‘林宵’的人类一再挑起我的怒火,可他又怎配成为我的仇敌。
    我路西法的仇敌,只有在那天上的,与至上者同等的。
    而这仇人的血——圣人的血,并非遥不可及。
    只是地狱的生灵,无法触碰祂的血液,因此需要人类的效力。
    “对不起,对不起……”
    尤文也不清楚自己因何道歉,只是抱着葡萄酒瓶,目露哀伤,像醉语般不断重复着。
    “客人,您喝醉了。”
    侍者走来,语气得体:
    “这款红酒的年份更高,售价也更昂贵,如果您有需要,我们可以等您醒来后再仔细商榷。”
    尤文自火种里凝聚出一张黑卡,看也不看丢给侍者,抱着酒瓶摇晃着走向大堂:
    “没有密码,小费你看着刷,和别人说我已经回房间休息。”
    这张黑卡的额度绰绰有余,侍者张了张嘴,没有拦住尤文,臂弯挂着白毛巾恭敬鞠躬:
    “您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今夜的马萨洲沉浸在忍冬夺冠的热烈氛围当中。
    街道上随处可见忍冬的支持者们三五成群,欢呼畅饮。
    即便夜深也无法拦住他们的欢庆,就好像大家都在为球赛获胜的队伍而欢呼,只剩下败者黯然伤神。
    ‘我该去哪里?’
    尤文披头散发,脸色酡红,抱着红酒瓶,与街上普通的酒鬼无异。
    任哪位路人见到尤文,都不会想到他竟会是郁金香大放异彩的校队队长。
    他漫无目的,脚程却很快,步伐匆忙,像是已经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尤文抬起眼睛,仰望天空中硕大如盘的满月,瞳孔里倒映出妖冶的紫火。
    ‘去到教堂……那座公园里的旧教堂!’
    …
    来自傲慢碎片的感应已经消失了。
    像是祂已经找到合适的堕卡师。
    “你猜除了你,傲慢魔神还会选谁当做信徒?”
    夜幕已深,林宵骑在重型机车「震撼摇滚」的座位上,边发动引擎边问乔琳娜。
    光粒在乔琳娜脸庞汇聚成一副摩托头盔,她骑着红色摩托,思忖了一番,回答道:
    “斯图尔特……他两次被屈辱地击败,一定心有怨恨。”
    “两次?我只记得尤文那一场。”林宵说,“你不是没和他对决过吗。”
    “还有一场,是大福豹杀他的那一次。”乔琳娜淡定地说。
    林宵早就忘了,此刻不由一怔。
    和龙套之间的对决,真的很容易忘记啊……
    耳麦里响起西格莉德的提示声,小秘书翻看着笔记本电脑,说道:
    “我调取了红狮学院的门禁记录,斯图尔特刚才还在训练,现在已经回宿舍了,所以是他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郁金香的校队还在开办晚宴,傲慢碎片也可能盯上他们——要不要先去酒店调查一番?”
    “了解。”林宵回道。
    “哦对了,乔琳娜不适合出面,因为会被视作冠军对郁金香的贴脸嘲讽。”
    小秘书认真道:“而且可能暴露调查组的身份!”
    “收到。”乔琳娜冷静地说:“我去调查周边可疑的复活地点,有情况第一时间联系你们。”
    “要通知组长带人行动吗?”楚云沉声道。
    林宵顿了片刻,回道:“如果连‘重剑人’都搞不定,那就让组长派人,搞人海战术吧。”
    在直面傲慢魔神之后,他有种讨厌的危机感,就好像魔神已经与他近在咫尺。
    林宵目光深邃。
    如果我打不过路西法,只能先逃命,先让联邦干员和卡师们顶上。
    虽然会让卡萨洲血流成河……但这也是无奈之策了。
    楚云沉默了片刻。
    他讨厌每回出任务前的离别,因为人永远不知道,前途到底会有多么坎坷。
    “平安回来。”楚云简短道:“好了,出发吧。”
    *
    卡萨洲一间高级酒店的礼堂内。
    侍者将黑卡小心翼翼地揣回裤兜,回头望见来人,面露惊讶:
    “林教授?”
    他当然认识这位大学教授,三校联赛里的风云人物,不是选手,人气却比选手更高。
    像他们这种做比赛期间生意的商家,要对比赛信息多加了解才行。
    林宵轻轻颔首,道:“你好,我想打听件事,请问尤文队长还在这里吗?”
    侍者下意识地一怔,暗叹不妙,彬彬有礼地掩饰道:
    “抱歉,这是客人的隐私,像您这样的绅士,应该不会去窥探客人的私生活吧。”
    林宵可不想同他打官腔,更何况侍者的迟疑都写在了脸上。
    看着侍者坦然淡定的双眼,林宵具现五阶卡片,「催眠术」。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人使用催眠术……
    但这「催眠术」不可以涩涩。
    更像是心理暗示,能起到吐真的效果,调查行动非常实用。
    侍者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大脑陷入迟钝,但又很快恢复常态,往来路人都未发现异样。
    “我想请教尤文的去向,还有他当时的动作神态。”林宵客气地问。
    侍者对答如流:“他喝醉了,挑了一柄最贵的红酒就出了门,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我还拿了很多小费,答应他不要透露行踪。”
    喝醉了?
    林宵微微皱眉。
    赛场失利,借酒消愁,未尝不可。
    但尤文圣骑士的人设,怎么看都和买醉这一举动,不相吻合。
    而且,为什么要拿着红酒离开,还故意隐瞒行踪?
    转瞬之间,林宵思考了很多,梳理出大致的逻辑线。
    魔神现在最渴求的,是仇人的血。
    因此祂选择乔琳娜作为信徒,或许是想籍此机会,靠近我。
    现在傲慢碎片消失不见,又寄生于新的信徒。
    但能确定的一点,便是‘仇人的血’,依旧是复活仪式的最后一环。
    尤文拿着红酒离开,魔神需求的血液……信息逐渐汇总。
    林宵瞳孔收缩,巨大的压抑将他笼罩。
    他的脊背发寒,呼吸凝重,感觉自己错过了最关键的信息。
    如果路西法的仇人,从一开始,就不是我呢?
    那么祂的仇人,又会是谁?
    傲慢的晨星之子,根本就不屑将人类,视作仇敌。
    祂的仇敌,只会是在天上的主人。
    而天主又与受难的圣人,互为一体。
    路西法要向天主复仇,所以祂复活仪式中‘仇人的血’,是指圣人血,耶稣的血!
    “联邦地图的源头是圣经神话,而在圣经里,受背叛的耶稣,以葡萄酒当做自己的鲜血,分享给门徒。”
    林宵太阳穴有些发胀,感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上涌,心道:
    “葡萄酒隐喻着圣人的血……这才是复活的关键!”
    魔神的复活素材,竟然这么简单,让林宵有些不敢相信。
    但傲慢魔神之所以招募尤文,想来因为,尤文有着自己的信仰,引诱他沉沦,恰好对应了门徒的背叛。
    简言之,林宵大概率能确定,尤文是傲慢魔神的最后一位信徒。
    因为很快,傲慢魔神就不需要信徒,会以本体降临于人世!
    啪。
    打了个响指,林宵转身走回酒店外。
    留下回过神的侍者,感到自己好像发呆了好一会儿,茫然地挠了挠头。
    当务之急,是立刻找到尤文的下落,或许能顺势见到复活的路西法。
    两块本源碎片被我夺走,一块被我重创,如果降临的傲慢魔神,还有八阶……
    林宵望天。
    那我不想玩啦!
    ……
    月亮上的陨石坑清晰可见,如玉盘般皎洁又神秘,使人怅然若失,
    清冷的月辉下,红色摩托踏着月光疾驰,少女伏着身躯,马尾随夜风拂动。
    乔琳娜单手握住车把,摁下蓝牙:“西格莉德,下个调查地点在哪里?”
    “是位于卡萨洲的联邦历史公园。”
    小秘书念着资料:“据说记载着移民与开拓的光辉历史,分自然区域、人文区域……”
    “殖民罢了。”乔琳娜不置可否,冷静地说,“我现在前往那里。”
    “注意安全!”小秘书语气有些歉意,“你刚刚拿了冠军,应该享受才对,结果又让你跑东跑西……”
    “不要紧。”
    乔琳娜微微扬起嘴角:“比起宴会,直面危险,更让我开心。”
    “感觉是很可怕的言论啊……”西格莉德碎碎念着,恍然道:“林宵调查完毕了,好像有新发现,我让他等会儿联系你!”
    乔琳娜刚想回答,听见耳麦里传来呲呲杂音。
    她刹住摩托,伸出单脚踩在地面,仰望眼前深黑幽静的自然森林,微微蹙眉。
    这片森林植被极为茂盛,受到良好保护,仿佛真的生长于野生丛林。
    信号被干扰了。
    穿过这片森林,便是我需要调查的可疑地点。
    乔琳娜看向岁月斑驳的招牌,月辉的照射下,粗大的字体可怖又渗人。
    联邦历史公园。
    *
    太安静了。
    尤文步入这片荒地,心生恐惧。
    夏天是虫声聒噪的季节,可这里半点虫鸣都没有。
    只有一座哥特尖顶式的黑色教堂,塔身镌刻着全知之眼的符号,塔顶矗立倒逆十字架。
    啪哒。
    尤文踩碎一截枯枝,吓了一跳。
    全知之眼的符号陡然燃起,紫色火苗不断跃动,像是熊熊燃烧的篝火。
    尤文头晕目眩,感到恐怖的精神压迫降临,冷汗直流。
    咚!
    教堂的双扇大门打开,尤文呆滞望着黑黢黢如同地狱般的内部,觉得地狱同样注视着自己。
    下一刻。
    尤文眼底燃起紫色火焰,紧咬牙关,走入教堂内部。
    刹那间,天旋地转,周围一切变得金碧辉煌。
    天使吟唱着福音,与管风琴交织出华美的乐章。穹顶彩绘着巨幅天顶画,如同米开朗基罗亲手绘制。
    圣光穿过彩色玻璃洒落,照耀恢弘庄严的大教堂,笼罩至高处的宝座。
    宝座上有个模糊的身影。
    尤文浑身颤栗,想要跪拜,但无形的力量将祂拖起。
    因为人类没资格跪拜。
    而当魔神仍是‘路西菲尔’之时,就因不愿向至上者跪拜,继而掀起叛乱。
    路西法侧身横躺在宝座上,裹着一身白色长袍,单手抵腮。
    金色长发散落至腰间,几缕垂至宝座地面,祂碧绿的双眼里带着冷漠与傲慢。
    尤文很难以‘美’去形容一位魔神。
    但这位魔神之首,俊美出众,犹如完美的造物。
    “我带来您渴求之物。”
    尤文以骑士礼节单膝跪地,低下头颅,递上圣人之血:“按照约定,与您交换。”
    路西法缓慢地伸出手指,那姿势犹如《创造亚当》里福灵心至的一指。
    祂所指的方向,红酒向祂飘来,软木塞化作光粒消散,馥郁芬芳弥漫四周。
    路西法依旧没有起身,祂唤来高脚杯,抵腮凝视着红酒逐渐将杯壁浸染,宛如猩红的血液。
    “见证我复活的,没有天使,没有恶魔,只剩故人的血。”
    路西法冷淡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孤独,伸手握住高脚杯。
    “是时候了。”
    祂饮下红酒,感到红酒灼烧着祂的口腔,神情冷漠,像饮下仇恨般,让刀片顺着喉管下坠,淡淡道:
    “去收复,天上可能收复的东西。”
    尤文想要强调自己该得的东西,可是恐怖的威压笼罩着他,令他浑身颤栗,如坠冰窟。
    路西法起身,眼神冷厉,朝着穹顶的壁画与彩色玻璃,傲慢狂放,道:
    “恭迎你归来的王!”
    轰隆隆!!
    天地摇晃,整座教堂化作乌有,傲慢魔神张开漆黑的六翼,在皓月下仰望苍穹。
    无形的力量向四周扩散,笼罩住整片公园,尤文目露震撼。
    他能觉察出,这是比七阶卡师的终结技,更进一步的力量!
    霎时间,整座公园里的生命,无所遁形。
    “嘁……”
    乔琳娜藏匿于树后,仰望着傲慢魔神,额淌冷汗,声音略带沙哑:
    “撞上了个不得了的家伙……”
    ……
    ------题外话------
    火焰杯之后,伏地魔成功复活(bushi)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