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暴怒魔神的踪迹

卡师指南 作者:北川南海

      涂有红漆的矮桌上,杯盏中的清酒漾开一圈圈涟漪。
    路西法屈膝盘坐,穿着高雅的黑色和衣,绘有丹顶鹤的下摆与银发一齐散至榻榻米,周身似有幽寂的禅意。
    用店长的话来讲,这幅画面俨然上升到美学的高度,绝非用简单的男性之美就能概括。
    只是路西法在伊甸园里穿和服……总叫人觉得违和。
    当然也有‘西装教父’款式、‘荣光贵公子’款式、‘校园学长’款式任富婆采撷。
    只是恰好今天的客人,来自浮樱,指名要求路西法穿上和衣。
    钱不是问题,重点是想找回家乡的感觉!
    路西法已经熟悉这座‘伊甸园’,总体来说比‘地狱’显得轻松,酒的滋味也还不错,关键是能从客人口中获得祂所需要的人界信息,会是份不错的临时工作。
    至于以后,路西法考虑等实力恢复后,寻找中古世代诸神残留下来的痕迹。
    祂不相信,那位于天界之上的仇敌,会如此轻易就在【末日】中灰飞烟灭……
    等待的时间有些久了,雅座外是一座仿制的室内小园林,竹筒倾倒,水声潺湲。
    路西法微微闭目,像被环境影响,脑海中竟浮现初到地狱时的景象。
    与祂一同堕入地狱的,还有暴怒魔神,萨麦尔。
    暴怒魔神身负‘死亡天使’位格,擅长欺诈与酿酒,常用美酒强化自身,或是给敌人下毒。
    早在大天使长期间,萨麦尔就曾给路西法进献毒酒,想要试验祂的实力。
    但路西法凭强大的精神力轻松免疫,至此让萨麦尔甘做小迷弟。
    后来,萨麦尔运用智谋,用美酒买通地狱中的恶魔,或是冷酷无情地将反对者杀戮,最终助力路西法成为地狱之首。
    不过……那都已经是千年前的往事了。
    路西法已记不清萨麦尔所酿造的美酒滋味。
    只记得,暴怒魔神的美酒,能给人带来幻觉。
    而幻觉中的饮酒者,会成为萨麦尔杀戮的工具。
    即便大开杀戒,施暴者也一无所知,最终大多走火入魔,成为暴怒魔神的信徒。
    理性冷酷的萨麦尔,犹如毒蛇,与‘暴怒’之名极不符合。
    因为,‘暴怒’是指萨麦尔所驱使的奴仆,而萨麦尔本身,则象征着‘死亡’。
    有人轻叩屏风,路西法轻轻一瞥,见容貌清丽的女子,换上精心准备的和服,脸上带有见情郎般的羞赧,轻声唤道:
    “路西法大人……”
    路西法漠然。听店长说好像是个熟客,但祂实在是记不得。
    因为路西法是个脸盲,人类女子在他眼里都长一个样,就好像,枫树的落叶千差万别,但人们总是扭头就忘。
    至于林宵……在路西法眼中,算是比较漂亮的落叶,勉强能记住。
    这片“普通的枫叶”主动往自己怀里凑过来,路西法开始考虑是否该动用幻术,却又见女子忽然嚎啕大哭,伏在矮桌悲伤自语:
    “十多年……十多年,我没回浮樱,只有在大人这里,我能回忆起些许印象……”
    “浮樱是何处。”路西法淡漠地问。
    女子带起梨花带雨的面容,仰望着路西法,似见到熟悉的面庞,呢喃地说:“是碧海日出之国,有皑皑雪山,红枫之林,山中神社,有我未嫁的情郎……”
    “你为何不嫁给他呢。”路西法不带感情,冷淡地问。
    倒也不是陪聊,路西法大人还真挺感兴趣的,毕竟在地狱里没有那么多故事可以听,人间的乐子比地狱要多得多。
    女子饮了几杯清酒,酒力上涌,脸颊染上酡红,眼神朦胧地说:
    “因为有妖怪。”
    “妖怪?”路西法说。
    祂只知道魔物,但早在中古世代,魔物好像就有许多种不同的称呼。
    “我原本居住在浮樱一处三面环山的半岛,家里靠打渔为生,家里还有个等着娶媳妇的弟弟,家境一贫如洗。”
    女子苦笑着说:“就这样还不够,十多年前,山里就住着一头吃人的山鬼,每年都要进贡处子,山鬼才能保佑村子平安无恙……”
    路西法表情不悲不喜…听上去是魔物没有错。
    而据祂在人界近期获得的常识,不少机构会派人专门清剿魔物。
    “为何没有人来消灭魔物?”路西法淡淡地说。
    “没有用的。”女子摇头,“他们说那头山鬼是真正的大妖,是爱喝处子血和美酒的酒吞童子,在中古世代之后又复活于世……大家族们不相信这个情报,又不愿轻易派人过来,毕竟鬼王只有七阶卡师才能对抗。”
    “整个浮樱,七阶卡师也寥寥无几,根本没人能对抗村子里的大妖。”
    女子眼眶噙泪,深吸一口气,勉强微笑:“那年,族里命令我和情郎分别,因为,轮到我给大妖进贡了……”
    路西法思忖片刻,道:“你的父母没有阻拦?”
    “阻拦……又有什么用呢……”女子声音哽咽,“每家每户,都是这么过来的……前年是阿巧,去年是小织,今年就是我……这都是命定的啊。”
    “那你后来又是怎么来联邦的呢?”路西法举起杯盏,盘腿而坐,似聆听民怨的第六天魔王。
    女子擦拭眼泪,给路西法斟满清酒,讨好地笑了下,接着道:
    “后、后来,我和情郎一同划船出逃,遇上海难,我被联邦的远洋渔船捞起,靠着做翻译做女佣,一路来到了联邦。”
    “再后来……”女子眼帘低垂,神情黯淡,清丽的面容有一丝自嘲:“我在航船业,有幸被大人物收留……他死之后,我分到一部分家产,留待我上路应该足够了。”
    路西法微皱眉头,祂记得自己的出台费很贵,女子就算分到家产,也见不了自己几次。
    莫非是被林宵,吃了回扣?
    看着女子哀怨的双目,路西法忽然明白,她所谓的上路,并非指寿终正寝,而是留待财富挥霍一空,便自行了断。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些精神力,算是对熟客的回礼吧……
    路西法举起清酒,眼眸微微泛起紫色火苗。
    似有大天使长般的旨意落入女子的脑海。
    她微微一怔,眼底重现清明,干涸的心田随清凉的精神力,再度燃起求生的欲望。
    女子不可思议地望着路西法,犹如瞻仰神迹,喃喃地说:
    “您、您是……”
    “不必来见我了,好好生活。”路西法放下杯盏,冷淡地说:“给我满上。”
    祂虽是地狱之王路西法,亦是大天使长路西菲尔,傲慢与悲悯,并行不悖。
    女子动着嘴唇,眼泪花了妆容,拭泪斟满酒杯。心田的精神力犹如令人心安的支柱,告诉着她,神仍与你同在。
    她跪拜不起,路西法扫了眼时间,到点了,看客人也没有加钟的意愿,拂袖走出和室。
    “吃处子的大妖,酒吞童子吗……”
    路西法看着室内的小园林,目光闪烁,喃喃地道:
    “我不方便动身,但林宵是调查组的成员……”
    无须自己出手…路西法心想…毕竟。
    总会有对高阶素材感兴趣的人类。
    ……
    …
    聊天群内。
    “奇怪啊,最近各个国度,都出现了中古世代的灵物痕迹。”
    雪饮刀挠头说:“联邦那头忒休斯,严格来说也算中古世代的海怪,听说浮樱还有大妖苏醒呢。”
    “马上要‘灵气复苏’了。”鬼魂新娘半开玩笑地说。
    “联邦还有魔神复活呢。”雪莉吐槽说,“其他国度复活一两只小怪,有啥好大惊小怪。”
    “不是啊,雪莉。”小熊猫头疼地说,“我最近待在洞府里,听弟子们说,中洲都有《山海经》里的怪物现身了!譬如玄龟,飞鱼,只不过都是在荒郊野岭,暂时还没影响到城市。”
    雪饮刀道:“什么鱼,六眼飞鱼?”
    “洞府?弟子?”重剑人发了个‘海豹问号’表情包。
    “你不知道吗?”雪莉笑着说,“小浣熊是中洲点苍派的长老,住在苍山顶峰的洞府里。”
    重剑人:???
    点苍派的长老,是一只小浣熊?
    你们门派弟子,一定不喜欢吃干脆面吧!
    等一下。林宵面色古怪。
    小浣熊是苍山一派的长老……
    那川蜀一带的长老,莫非是大熊猫?!
    小熊猫怒道:“是小熊猫,不是小浣熊口牙!”
    金龙真君道:“小熊猫分布在中洲云藏和川蜀一带,毛色为红色,是小熊猫科小熊猫属的唯一物种。小浣熊严格来说属于外来物种,毛色为黑,原产地是联邦北部。”
    “真君博学到连小熊猫都有涉猎?”柳十三娘震惊道。
    重剑人道:“不愧是真君!”
    众人复读。
    “还是真君懂我!!”小熊猫发了个‘流泪猫猫头’表情包。
    金龙真君:“……”
    这种时候说我是搜索的,会不会让小熊猫很伤心?
    线下,星图市。
    林宵看到真君的头像,回忆起真君提供给他的预示,想起源世界里,梵刹天已经很久没上线了。
    想来也正常,梵刹天现在应该还随着星火集团的豪华游轮,周游世界。
    就算他被暴怒魔神盯上,也是发生在其他国度,我这边一时半会儿无法支援。
    咚咚。
    房门敲响,林宵招呼道:“大福,开个门!”
    “欧呜!”
    大福靠腹部脂肪一弹一跳,蹦跶到房门口,用力一跳摁下门把手。
    楚云叼着香烟,目光往下移动,见大福腼腆地同他打招呼:“欧呜!”
    “有份新的情报,可能会有适合你的素材。”
    楚云摇摇头,手指夹着香烟,嘀咕道:“没想到让路西法在牛郎店打工,真能收获信息……”
    “什么情报?”林宵听见‘素材’二字,目光微亮。
    八阶暂时不去考虑,现在该为‘猩红之枪’准备六阶突破的素材。
    强化大福和汤圆也是个不错之选,毕竟能提高幸运值,另一个则是提高飞行能力。
    “在浮樱国度,发现了大妖‘酒吞童子’的活动痕迹,预估有超s级,需要由七阶国士出面解决,据说是浮樱人手不够,所以一直拖着没处理。”
    楚云眉头微皱:“不过,有很多可疑之处。”
    “可疑在哪儿?”
    “据说‘酒吞童子’的所在地,是个叫千岐的渔村,但我托浮樱分部的组员询问过了,千岐村从未有魔物出没的迹象。”
    楚云沉声道:“那里倒是有名的穷乡僻壤,普通山鬼都瞧不上,更不用提鬼王‘酒吞童子’了。”
    林宵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借助‘酒吞童子’,捏造骗局?”
    楚云不置可否:
    “老实说,那种山穷水恶的地方,出几个堕卡师,我也不会意外。我会继续联系干员调查。”
    “有新的进展,再来通知你,真要有‘酒吞童子’,你再讨伐也不迟……”
    楚云顿了一下,迟疑道:“酒吞童子,你,应该打得过吧?”
    尚未等林宵回答,火种灼灼发烫,光粒涌动成漆黑沉重的巨剑,‘哐’地一声重砸在地面。
    陨星剑的赤色纹路熊熊燃烧:“……”
    你看着我,再问一遍刚才的问题?(〝▼皿▼)
    楚云:“……”
    当我没问!
    林宵脸色复杂,低头看去,只见地板被陨星剑砸出一个大坑,牙龈顿时生疼。
    我刚装修完的新家!
    ……
    蔚蓝的海面上,雪白的豪华游轮游弋而过。
    甲板上,赤膊上身,戴着墨镜的赤发男人,躺在沙滩椅上看美女写真,忽然随手把写真一丢,叫道:
    “喂!我都看完了,来点更涩的啊!”
    经理苦笑着搓手:“梵刹天先生,我们已经航行了一周,途中没办法补给,还望您见谅……”
    梵刹天撇撇嘴:“就你们这儿还叫豪华游轮呢,连套涩图都没有。”
    “其、其实,船上有按摩师……”经理鼓起勇气说。
    “老子练的是佛门正宗。”
    梵刹天压低墨镜,咧嘴露出雪白牙齿,笑容中带着狡黠:
    “纯阳功。”
    经理:“……”
    就你还叫佛门正宗?!
    “我们航行到哪里了?”梵刹天躺回沙滩椅,懒懒地问。
    “到了浮樱海,最近的停泊点,是个叫千岐的小渔村。”
    经理讪笑着说:“不过,我们还是别靠近了吧……听说那里有鬼王‘酒吞童子’作祟!”
    “连海之魔物都见识过了,还怕鬼王?”
    梵刹天脚踏甲板,眺望远端的小渔村,吆喝道:“把船靠过去!”
    *
    千岐村很少有外来客,渔民对于这艘超豪华级游轮展现出强烈震撼,犹如瞻仰天外来物。
    村长拄着拐杖,与经理沟通,颤颤巍巍地道:“几位大人,为何会忽然造访?”
    经理笑着说:“老人家,我们主要是补给一番,不会停靠太久。”
    村长像是松了口气,态度也变得热情。
    经理回望一眼梵刹天,悄声说:
    “此外,我们听说,您这儿有鬼王作祟,或许可以交由我们这位卡师来处理……您别看他一副流氓样儿,可是正儿八经的宗师!”
    听见鬼王,村长的脸色微变,小心窥视着梵刹天,唯唯诺诺地说:
    “那就有劳各位大人,多加费心了……”
    梵刹天两手插兜,嘴里嚼着口香糖,挑眉巡视着村民。
    村民们大多以渔为业,皮肤黝黑,脸上带有畏惧、戒备,眼神更多带有浓浓的敌意。
    啪。
    梵刹天吹破口香糖的泡泡,眉头紧锁。
    出来迎接本大爷的,居然没有一个女性!
    不对劲,很不对劲!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