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先把正确答案排除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古院大乱,无数人四处逃命。
    走火入魔的守院人大开杀戒,一个练气六层的弟子就因为躲避不及时而被守院人一巴掌拍死。
    郝云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立刻带着孙起离开了藏经阁,孙起立刻发挥出他的导航作用,还没等到郝云多说,他就带着郝云准备悄悄撤离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这时,三个筑基修士突然从天而降,领头之人大家很熟,但郝云不认识。
    孙起惊呼出声:“是魏长老!”
    郝云眉角一挑:“降魔山的大长老,魏灵的爷爷?”
    孙起了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
    魏长老从天而降,然后大喝道:“守院人为我青云阁兢兢业业守院几十年,我们万不可因为他走火入魔就伤到他,两位长老听令,我们施展合击阵法困住他!”
    魏长老话音一落,这三个筑基修士就立刻摆好阵型,然后共同施展法术,而魏长老则是取出一根金光闪闪的锁链,随后向着守院人甩了下去。
    守院人走火入魔,六亲不认,完全不知这锁链的厉害,他一把抓住锁链就打算将魏长老从空中拽下来。
    但下一秒,那金色的锁链就如同有意识一样缠住了守院人的身子。
    而且缠得非常紧!
    郝云挺吃惊的:“魏长老这锁链法宝有点东西啊!”
    郝云话语刚落,就又是多种法宝从天而降。
    “封眼!”魏长老一声令下,一副眼罩从天而降,彻底遮住守院人的眼睛。
    “束脚!”
    脚镣落下,锁住守院人的双脚,随后,守院人整个倒在了地上,他不断挣扎,但无法挣脱。
    “吼!”守院人大吼起来,狂暴的气息不断散发而出。
    魏长老再次大喊:“闭口!”
    一个面罩落下,将守院人的嘴巴彻底封住。
    如此,守院人在算是有些安静下来。
    但郝云挺奇怪的。
    这几件法宝怎么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守院人彻底被制服,魏长老便落了下来,他向所有弟子解释道:“守院人本不是我青云阁之人,但当年和老掌门打赌输了之后愿赌服输,来古院守院三十年,如今已经是二十九年了,我们万不可让他就此走火入魔或死去,否则我青云阁定会被天下人认为是过河拆桥,这对我青云阁的名声极为不利!”
    说完,魏长老突然一眼看向了郝云:“不过所幸我们还有郝长老,仙药阁唯一传人,神药山二长老,我想,郝长老应该想到办法让守院人恢复正常了吧?”
    郝云很懵。
    我有个锤子的办法?
    众弟子立刻看向了郝云,他们哀求道:“郝长老,您快救救守院人吧!”
    其他弟子也都期待地看着郝云。
    没办法,郝云只好上前一步:“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郝云还是突然想起之前的《入魔经》,也不知道此刻将之念出来会是个什么效果,对筑基修士有没有作用。
    郝云立刻开始念诵《入魔经》,一开口,众弟子就感到不寒而栗。
    魔音入耳,让他们感到如坠冰窟。
    连三个筑基长老都大吃一惊:“郝长老,你…”
    郝云不断念诵,甚至让人看到幻觉,仿佛是地府之门缓缓打开。
    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仿佛有一盆冰水从头淋下。
    一个筑基长老刚要阻止,魏长老突然说道:“等等,让郝长老继续,我的瓶颈似乎有所松动。”
    众人大吃一惊,随后,他们也发觉本在发狂的守院人安静了下来,混浊的双眼也开始恢复平静。
    “难道说,这是就是传闻中的《圣洁经》?”有筑基长老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清明,心境越来越清澈。
    一个弟子问道:“若是传说中的《圣洁经》,岂会如此让人感到恐怖?”
    众人不解,魏长老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懂了!”
    众人一惊。
    郝云:?
    你懂啥了?
    魏长老说道:“正所谓,妖魔生来美丽,却是为了蛊惑人心,仙佛向来普通,因为没有必要;这《圣洁经》正是让我们看到了可怕的地府之门,才能惊醒我们,反而是《入魔经》才会让我们看到流连忘返的仙境。”
    一群人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魏长老果然见多识广。”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妖魔美丽是为了蛊惑人心,仙佛普通是因为不需要诱惑人类。”
    郝云无语片刻。
    魏长老,你怎么和你孙女一样,脑补能力这么强?
    在郝云持续不断地念诵下,守院人开始有所好转。
    因为郝云也不是很记得这《入魔经》,所以拿出来看了几眼,但这就被一些弟子给发现了。
    这些弟子立刻就动起了心思。
    那就是《圣洁经》吗?郝长老居然有这种好东西。
    仅仅念诵经文就能祈祷稳定心神,稳固心境的效果,这东西也太珍贵了吧!
    吃一颗清心丹都没多大效果,我听了一阵居然觉得道心稳固了许多,要不...
    一些弟子打起了这《入魔经》的主意。
    郝云要是知道,肯定也不在乎。
    这是《入魔经》啊!
    不是从我口里念出来,你们能稳固心境?
    郝云多念了几遍,大概也就记住了,他的记忆力向来不错,上学的时候,记忆力和理解能力都是名列前茅,所有学科都难不倒他,可就是...
    考得不好,四个选择题,总是先把正确答案排除,
    仔细想想,当初应该选自己觉得是错的答案。
    主要是郝云当初没发现不是世界有问题,而是自己有问题。
    在郝云不断念诵下,守院人终于沉睡,走火入魔的情况消失了。
    众人松了口气,魏长老也长舒一口气,他掏出了一本功法,准备递给郝云:“郝长老,我看你即将筑基,这是一种能增加筑基几率的功法,请你一定要收下,以表我对你的感谢。”
    增加筑基的功法?
    那对我有个锤子的用处?
    郝云连忙拒绝:“魏长老,这就不必了,与其给我这样的功法,还不如给一些能治愈伤者的法术,我比较喜欢那类法术。”
    众人再次惊叹。
    他们从未见过主动要求得到治愈类法术的人,试问谁不知道,在这修真界只有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治愈他人?
    虽然需要,但不重要,因为修真界尔虞我诈,更需要保命的法术。
    魏长老感叹不已:“传闻郝长老醉心医道,视治病救人为己道,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说罢,魏长老就取出了另外一本功法。
    “既然如此,我就将这本法术送给郝长老吧。”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