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可这郝云却不按常理出牌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郝云立刻停下了治疗宝珠的使用。
    随后,这邪魔夺舍者立刻施展特殊的法术为自己治疗,他第一件事就是治好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开口道:“你们归一宗的金元丹骗局早已经被我们发现了,所以,我们将计就计,打算将你们来参加大比的弟子一网打尽,全部消灭,以此获得大量的天道奖励!”
    杜凌菲一惊:“什么,被发现了?是谁走漏了风声?”
    邪魔夺舍者摇了摇头:“归一宗,我真为你们的智商感到担忧,你们难道就以为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吗?你们归一宗从不用金元丹来做门派大比冠军的奖励,偏偏抓到我们一个邪魔后就一改常态使用金元丹来做奖励,这种低智商的计谋,能骗得过我们吗?”
    郝云和魏灵也顿时看向杜凌菲:“对呀,这种我们随便一猜就猜得到的计谋,真的能骗过对方吗?”
    杜凌菲顿时满脸通红。
    “别忘了,我们都是活了几百年的元武级强者啊!”邪魔夺舍者淡淡一笑,然后傲然地说道。
    杜凌菲面色通红,她一开始真的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她咬着银牙说道:“元武级就等同于我们的元婴级,他们果然不是我们认为的邪魔,而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修行者。”
    郝云上前,他问道:“你们究竟在比武大赛上布下了什么大局?”
    那邪魔夺舍者冷笑不已:“你们这群娃娃和我们比还差得远,我们早已经针对你们的局布下了新的局,只等你们弟子到位就灭了你们的新生一代,重伤你们,然后我们的本体便能获得天道奖励!”
    郝云立刻驱使出治疗宝珠,他说道:“若此刻你死了,那你的本体应该得不到天道奖励了吧?”
    邪魔夺舍者立刻脸色一变:“你不能杀我,如果你以我为人质,那么或许能救下你的弟子。”
    魏灵叹了口气,敌人还是太强大了,无论是实力还是谋略,他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郝云本来在犹豫,但系统提示突然出现:
    【邪魔夺舍者针对归一宗的局布了新局,参加门派大比的弟子危在旦夕,如果你救下参加门派大比的弟子,则获得远古遗迹地图;如果你对门派弟子见死不救,则获得元武级别的攻击性法术】
    元武级,等同于元婴期,可是,攻击性法术对自己没用啊!
    那邪魔夺舍者冷冷一笑:“郝长老,我调查过你,我知道,你对弟子十分关心,就算得罪过你的弟子,你也会不计前嫌地治疗他们,帮助他们,你可谓圣人,可是,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
    郝云懵了。
    治愈弟子?
    你这邪魔夺舍者,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瞎了?
    “太过善良,在修行界中可谓大忌!”邪魔夺舍者还在冷嘲热讽,拖延时间。
    郝云当即祭出治疗宝珠,随后准备释放出绿色治疗波照向这邪魔夺舍者。
    这邪魔夺舍者顿时一慌,他立刻大声说道:“郝云,我的同伴早已经埋伏在比赛场地附近,而你们的筑基后期强者全部被请到了归一宗,此刻,你若是赶过去说不定还能救下一两个弟子,但若是在此地与我拖延,那你们的弟子将必死无疑!”
    邪魔完全把郝云当做是了筑基后期的强者。
    郝云心说:我要是赶过去救援,他们才会死。
    我要是见死不救,那就会触发见死不救失败,他们反而会活。
    “你,不懂。”郝云摇了摇头,他知道就算说出来也不有人相信。
    所以,治疗宝珠的绿色光芒立刻就照了下去,随后,这邪魔浑身上下就出现了无数的肿瘤。
    看到郝云对弟子们无动于衷,邪魔夺舍者大惊,他难以置信:“为什么?传说中仙医术圣手的郝长老会无动于衷?”
    为什么?
    为什么?
    邪魔夺舍者想不通。
    不仅是他,杜凌菲和魏灵也想不通。
    杜凌菲焦急地大喊:“郝长老,如果真如对方所说,那弟子们都危险了,我们身为筑基长老,不能见死不救啊,那群练气弟子可是我们各大门派的未来啊,也是将来抵御邪魔入侵的中坚力量啊!”
    这次门派大比,各大门派都派出了自己最看好的弟子,他们可不能出事啊!
    魏灵也喊道:“郝长老,您先去救援,这邪魔就交给我们拖住!”
    但郝云依旧无动于衷。
    杜凌菲跺了跺脚:“郝长老,我看错你了!”
    说罢,她就立刻御剑飞行,并直奔门派大比的方向而去。
    魏灵焦急万分,但她不会御剑飞行,所以只能干着急。
    “郝长老,此刻能救他们的只有你啊!”她急得团团转。
    邪魔夺舍者痛苦不堪,他已经变得无比臃肿,浑身都是肉瘤,看上去无比恐怖,让人san值狂掉。
    他难以理解,因为他来这里就是来拖住传说中仙医圣手的郝长老的,为的就是让他没办法去救治重伤的弟子们。
    而至于他的同伴,也早就算计好了,那就是只出手一次,重伤那些弟子就跑。
    毕竟,他们还想留着性命得到更多的天道奖励。
    可这郝云却不按常理出牌!
    为什么你不去救援?
    你不是菩萨心肠吗?
    邪魔夺舍者越来越难受,本来他就是防御最强之人,所以才来拖住郝云,其他强大的筑基长老自然也有人去拖出。
    可谁曾想,他的血盾居然毫无作用。
    郝长老不言不语,只是加大催动法宝,那邪魔夺舍者再也承受不住了,他打算自爆,和郝长老同归于尽!
    “这是你逼我的,拼得我这具化身自爆,也要捞取天道奖励!”
    不是这邪魔大义凛然,而是他觉得就这样死掉一具化身太亏。
    然而郝长老却不断上前:“来吧,自爆,杀了我!”
    郝云主动上前送死,却是把这邪魔给惊住了,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然后想到了郝云那句“你,不懂”,下一瞬间,他恍然大悟。
    “等等!我明白了!我忽略了一个人!”
    临死之前,这邪魔不仅停止了自爆,还对郝云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原来,你早就看穿了我们的计划?”
    郝云:???
    啥?
    “从得知归一宗金元丹陷阱计划的那一刻开始,你就知道我们邪魔会猜到这个计划并将计就计,结果你洞悉了这一点,然后又在局中局上布下了新局,而这个局的关键,就是哪个人!”
    郝云懵了:“哪个人?”
    “你不用再装了!”邪魔咳出一口鲜血,“郝云,我还是小瞧了你!你的智慧不亚于我等元武期,我这具分身死在你手里也不亏,这让我记住了你!”
    郝云愣住,治疗宝珠的“治疗”都慢了半拍。
    你能不能说清楚点,我到底布了什么局?
    邪魔叹息一声:“希望我的同伴们能逃出去几个吧。”
    说罢,邪魔夺舍者彻底爆炸身亡,无数肉瘤全部化作血水。
    郝云:???
    孙起:!??
    魏灵:!!?
    魏灵大吃一惊:“魏长老,难道你又布下了局中局中局!想以此坑杀所有邪魔夺舍者?”
    郝云此刻的表情,就如同他穿越前手机里存着的第三个表情包。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