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您是要将战斗经验练满才冲击筑基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门派大比的第一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刘亮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他终于想通了。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至少,这样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不过是走个过场的比赛,如今邪魔散去,归一宗也肯定舍不得金元丹了。
    换句话说,这场大比的奖励还是一如既往地寒酸。
    既然如此!
    我就...
    “啪!”
    刘亮彻底摔倒在了第一关,一个泥水塘里,浑身污泥。
    他站了起来,颇为遗憾地说道:“哎呀,一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居然跌倒在第一关,哎,不能拿出真实的实力和陈兄比试,真是可惜啊!”
    听到刘亮这么说,陈贺彻底愣住,像极了那个端着碗准备吃饭却因为愣住而导致碗筷掉落的熊猫表情包。
    而裁判也愣住了,属于救援队的筑基长老也愣住了,所有观众都愣住。
    筑基长老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一幕,他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在刘亮遇险的时候出手相助,可没想到刘亮来了这一出。
    观众席上顿时出现了无数的嘘声。
    刘亮在这嘘声中下场,满脸的骄傲,仿佛这嘘声是喝彩之声。
    他说道:“你们,不懂。”
    现在,压力来到了陈贺这边,他很无奈。
    我要是也在第一关失败的话会不会有点太刻意啊!
    犹豫了三秒,陈贺还是只能硬着头皮突破第一关来到了第二关。
    刀斧关!
    这关若是失败,那可就要身首异处了。
    奶奶的!
    这归一宗设置的比赛项目为什么这么危险?
    摆明了是逼着我们完成比赛!
    不对,我就是归一宗的弟子。
    陈贺欲哭无泪,为什么归一宗要坑自己的弟子?
    陈贺只好无奈地完成了比赛,因为没有了竞争对手,所以他的速度很慢,他的动作很谨慎,因此安安全全地通过了比赛。
    只是比赛过程很无聊,观众都打呵欠了。
    下场的陈贺同样是受到了观众的嘘声,他说道:“你们,真的不懂。”
    说完,陈贺看向了场边的刘亮,两人顿时生出惺惺相惜之情。
    刘亮故意在第一关失败,看似给我压力,其实反而为我卸掉了压力,让我可以慢慢地通过比赛,从而达到两个人都无伤完成比赛的壮举!
    两人心照不宣,惺惺相惜,眉目传情。
    好兄弟,讲义气!
    两个人对视一眼又鄙夷地看了一眼观众席。
    “你们,果然不懂。”
    两个人来到场边,随后抱拳。
    “刘兄,等你换身衣服,我们便到南阳酒楼去,我做东!”
    “好,我一定赴约!”
    如此具有含金量的一场比赛,你们居然嘘我们?看来,这就是你们只能坐在观众席上的原因。
    这场比赛,能无伤活下来的才是胜者!
    很快,第二场比赛开始了,两个参赛选手无奈地站在一座巨大的天平之上,而天平之下就是恐怖的火焰阵法,谁掉下去,谁就要接受烈火阵法的烘烤。
    虽然有筑基长老作为救生员,但受伤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而两个人的比赛项目却是:扔沙包。
    他们相互扔沙包,每砸中对方一下,对方的天平就会降下一格,一旦完全降下,那就将触发火焰陷阱!
    “这什么黑暗游戏?”郝云表示今天是大开眼界了。
    是不是我对门派大比有什么误解?
    我印象中的门派大比,不是站在擂台之上,两个人鞠一个躬,然后开始比试自己实力强弱的比赛吗?
    为什么...
    会是这样?
    杜凌菲解释道:“郝长老,你第一次参加门派大比,所以不知道,我们的门派大比早在邪魔入侵之后就完全改变了,为了能在邪魔入侵的时候提高自己的生还率,我们特地设计了这种特殊的门派大比,为的就是让弟子们学会在任何残酷的环境下都能生存下去的本领。”
    郝云:“...”
    没毛病,我理解了。
    从第二场比赛开始,比赛就变得残酷很多了,双方为了不让自己受伤丧命,就变得非常拼命,而结果就是,一旦比赛,其中必定有一方受伤,甚至面临生死险境,若是筑基长老慢上一点,那这些弟子就死定了。
    如此一看,第一场比赛的确有含金量。
    郝云越看也越觉得惊讶,他说道:“这是让弟子面临生死险境,从而激发潜力?”
    他突然发现,这门派大比非常不简单!
    杜凌菲终于露出笑容,她说道:“看来郝长老发现了,没错,在我们修真界,可没这么多的危险让弟子去历练去经历,可不经历生死险境,如何才能成长?如何能在邪魔入侵中存活下来?”
    魏灵也说道:“是啊,郝长老,不是人人都如同您一般经历这么多生死,弟子们百次历练能遇到一次危险就不错了。”
    郝云无奈的想到:魏灵,你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郝长老,接下来到我上场了,门派大比的机会非常难得,几乎每次比赛的项目都不同,是非常锻炼弟子的随机应变能力的!”魏灵说罢,便离开贵宾席,然后前往赛场。
    郝云有些疑惑地问道:“这魏灵,不会是为了参赛才可以不突破筑基期的吧?”
    杜凌菲轻笑一声:“魏姐姐比我大,按理说早就应该突破了,看来,她想再参加一届门派大比。”
    杜凌菲心想:青云阁的教育果然不一般,他们很清楚,境界只能决定实力的下限,而战斗经验才是决定实力上限的关键。
    刚才那守院人大杀四方,不仅仅靠的是筑基后期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他的实战经验。
    毫不客气的说,那守院人的实力足以匹敌金丹初期。
    郝云突然对这个世界的三大门派抱有了希望。
    他心想:看来,邪魔的入侵彻底改变了他们,八十年内,他们也并非完全没有进步。
    魏灵上场,而她的对手仅仅只是练气八层。
    那弟子苦笑不已:“魏师姐,去年前年您就是练气大圆满了,为何今年还是练气大圆满,您到底要参加几届门派大比啊?”
    md!就没见过这么苟的人,您是要将战斗经验练满才冲击筑基吗?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