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棺材板的震动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郝云不确定自己能起死回生,目前来看,想要将别人起死回生,那至少郝云得学会将别人彻底泯灭的法术。
    而这类法术,恐怕得到元婴期才能学会。
    杜凌菲摇了摇头,她的发丝在风中摇摆,她露出了一副十分伤感的表情,然后说道:“郝长老,我希望你看到接下来那一幕的时候,不要出手阻止。”
    郝云一愣:“杜长老,你要干什么?”
    杜凌菲说道:“我们已经征得了这位老妇人的同意,我们对这位受害者弟子施展了尸变之术,只要到了月圆之夜,,这个弟子就会变成一具行尸,而今夜便是月圆之夜。”
    郝云眉头一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复生一具行尸,能起到什么作用吗?
    杜凌菲继续说道:“我们所施展的尸变之术非常特殊,一旦尸变的行尸吸取了至亲之人的鲜血,那么他就会获得一个时辰的理智,并记起生前的记忆,而这段记忆,对我们至关重要!”
    郝云一惊,他虽然清楚修真界中的查案手段可能和他穿越前有些许不同,但没想到居然如此暴力和残酷。
    “你的意思是,要牺牲这个老妇人?”郝云感到很震惊。
    杜凌菲也艰难地点了点头,她说道:“是的,为了能见到她儿子最后一面,她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做法。”
    郝云再次看向那老妇人,随后发觉那老妇人很平静,非常的平静。
    夜深了,她让所有来帮忙的村民回家,自己则独自一人坐在棺材前。
    很快,月亮便缓缓从天边升起,那是一轮满月,而且非常巨大,郝云能清楚地看到那月亮之上的无数宫阙。
    很显然,在这个世界,月亮上是能够住人的。
    随着满月的出现,各地的妖兽都躁动不安起来,山林中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狼嚎之声。
    一股股阴风吹来,拂过了山岗,拂过了这个村子。
    然后,那口棺材就突然震动了一下。
    郝云和杜凌菲立刻紧张了起来。
    那老妇人睁开了双眼,然后站了起来,她平静地来到棺材面前,并不断抚摸着棺材的缝隙。
    “儿啊,是我害了你...”老妇人正在慢声细语地说话。
    而那口棺材又震动了一下,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刚才内散发而出。
    “当初,我不该逼你去修行。”老妇人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头马,“当初如果让你去学木工活,或许你现在娶上了媳妇,日子虽然平淡,但却很好。”
    老妇人的语气充满愧意。
    那刚才中的行尸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气息,他突然狠狠一掌劈开了棺材板,然后坐了起来。
    那是练气二层弟子尸变的行尸,他满脸铁青之色,指甲长得极长,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嘴里长满了獠牙。
    他发现了一旁的活人,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把抓过来,抓住对方的肩膀之后,他更是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巴,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噗!”
    鲜血四溅。
    这具行尸丝毫没有意料到他咬穿了自己母亲的脖子,而且还在大口大口的吸血。
    而老妇人一动不动,一开始,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慌,但最后却归于平静,她伸出一只手,抚摸这具行尸坚硬的头发,但随着血液大量的流失,她还是无力地垂下了手,然后倒在了地上。
    而这具行尸吸取了至亲之人的血液后突然实力大增,他身上散发出无尽的尸气,实力不断攀升。
    杜凌菲立刻上前打出一张符咒,符咒贴在这具行尸之上,然后立刻化作了道道金色光芒,并融入了这行尸的体内。
    郝云一皱眉。
    ‘这归一宗,居然懂得制作行尸之法?’
    这不仅让他联想其八十年前的邪魔入侵,那时候的归一宗并不是修真界最强的宗门,但却挡住了邪魔的入侵,他们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方法。
    如果他们利用制作有理智的行尸来增加自己的战斗力,那的确是有可能挡住入侵的邪魔。
    可如果每制造一具这样的行尸就要牺牲一个行尸的至亲之人的话,那当初抵御邪魔入侵的时候该有多惨烈!
    那具行尸吸收了至亲之人的鲜血后逐渐恢复了理智的,他的双眼逐渐恢复了平静,他的实力也在不断攀升,甚至几乎和练气八层相差不多。
    这尸变之术竟让他连破六层!
    杜凌菲没有隐瞒郝云,她说道:“郝长老,这件事告诉你也无妨,毕竟我十分的信任你。”
    郝云已经猜到了,但他没有打断杜凌菲。
    在行尸不断恢复的间隙,杜凌菲继续对郝云说道:“当年邪魔入侵,我归一宗就是靠着这一手尸变之术守住了归一宗,尸变的行尸吸收至亲之人的血液,不仅恢复理智,而且实力暴涨,虽然他们只能存活一个时辰,但也足够了。”
    郝云点了点头:“我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但我能相信到那个时代有多惨烈。”
    杜凌菲点了点头:“郝长老你能理解就最好,我真的很害怕你不能理解,然后阻止我。”
    郝云摇了摇头:“我不会阻止你的,因为我很清楚,让一个残忍的魅魔继续留在归一宗,所造成的危害更大!”
    杜凌菲听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在心里说道:
    ‘还好,郝长老虽然菩萨心肠,但却不是圣母,他对现在的局势情况非常清晰,知道我们的首要敌人是谁。’
    “我们只有这个方法可用了。”杜凌菲也非常的无奈,“入侵的邪魔太强大了,太狡猾了,他们活了太久,手段太多,防不胜防,我们难以对付他们。”
    郝云说道:“只要找到了这邪魔,那就将之交给我就行。”
    ‘被吸干精元的邪魔?我突然很期待会发生什么?’
    郝云打算以身作饵,说不准,还能再升一个境界。
    就在他们谈话间,那尸变的行尸突然恢复了理智,可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已经失去意识的老妇人,而且他立刻就意识到,是自己吸干了自己母亲的鲜血。
    “啊!”
    这具行尸立刻惨痛地嚎叫了起来,尸气散发而出,整个村子里的家犬都惊恐地叫了起来。
    “母亲!”
    他抱着老妇人泣不成声,可他的眼角却没办法留下眼泪。
    儿子不断摇晃着母亲的尸体,可母亲却没办法苏醒过来。
    老妇人,已经牺牲了自己,她终究没能见到自己儿子最后一面。
    一命抵一命,这便是天道的公平。
    儿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他苏醒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母亲的尸体。
    杜凌菲知道时间紧迫,她立刻上前质问:“王炳,快回忆起来,到底是谁杀了你?”
    王炳一愣,随后就回忆起了生前的景象,回忆起了那临死前最后一幕所看到的画面。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