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姓石的小孩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这四个姓氏怎么了?为何体修界的人要除掉他们?”
    郝云向照妖镜传音,他挺疑惑的,杀死自己可是奖励5000点天道功勋的,对方居然不去青云阁暗杀自己,而是去完成别的任务。
    照妖镜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它说道:“我也不清楚这群体修界的人发什么疯,可能是体修界那边传过来的命令,毕竟我的视角无法延伸到那个世界,不过无论如何,只要是对方的任务,你就搞破坏就行了。”
    郝云点了点头,随后对那黑衣人说道:“是,请前辈放心,我定会竭尽全力,不辱使命!”
    黑衣人仔细查看郝云的表情,发现郝云的表情非常诚恳,不像说谎的样子,随后他又用秘法查看,也显示郝云没有说谎。
    这可让黑衣人有些意外了:“身为魔教中人,你小子还挺诚实。”
    郝云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前辈,其实我早就憧憬体修界了,等这次异界通道打开,我一定要进入体修界,成为体修界的一员,对了,如果有机会,我还要修补体修界的天道,为体修界贡献我的一分力量。”
    郝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言之凿凿,真情流露。
    黑衣人看了都停顿了三秒。
    “这个世界把你给怎么了吗?看你的样子,似乎巴不得赶快跑。”黑衣人的态度都没有之前那么高傲了。
    就好像是一个z国人出国然后遇到了一个无比憧憬z国的外国人,这个外国人各种控诉自己的国家,然后又对z国无比向往。
    遇到这种人,态度当然高傲不起来。
    郝云继续真情流露:“当然是因为该死的命运啊,无论我做什么,都会被命运阻碍,就仿佛我是命运之祸,天生难以成功,我真的很想跑,离开这里,到你们的世界去。”
    郝云没有演技,他是真情流露,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只是没有说完。
    黑衣人动用秘法,确定郝云没有说谎,所以也十分感叹。
    ‘灵界至尊命令我们诛杀命运之子,没想到却遇到了命运之祸,用命运之祸来对付命运之子,这...便是天意。’
    “去吧,只要你能顺利完成任务,那我就收你为属下,等异界通道开启,我便带你前往体修界。”黑衣人大手一挥。
    但他并没有露出真容,更没有暴露自己的姓名。
    显然,这个任务是对郝云的一个考验。
    郝云立刻说道:“是,晚辈拼尽全力也会完成这个任务。”
    说罢,郝云便立刻赶往眼前的水雾镇,路上,照妖镜惊讶地称赞道:“行啊,你演技也太好了,说的我都信了。”
    演技?我哪有什么演技?
    郝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而且他会不折不扣地完成这个任务。
    毕竟...
    他做什么都会失败啊!
    郝云直奔水雾镇,一进入这个城镇,他就直奔这个城镇的双六屋而去,双六屋很好认,就是门头插有骰子旗的店铺。
    所谓双六就是两个骰子,也即是赌场。
    但为了掩人耳目,所以称之为双六。
    郝云一进这双六屋,就听到了各方人士吵闹的声音。
    “大大大,哎,怎么又是小。”
    “奶奶的,这骰子灌铅了吧?怎么把把小?”
    “押小,这次赌上全部身家押小...ntm,怎么是大?”
    双六屋内,有人欢喜有人愁,这都与郝云无关。
    郝云一进入这里,就有负责镇场子的人发现了他,而且一眼就看出他不是来玩的。
    不得不说,这人的眼力很强,他走了过来,直接驱赶郝云:“你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你?如果不是来玩的,就请你离开,别扰了其他客人的雅兴。”
    郝云轻轻一笑,随后突然散发无穷威压,魔气喷涌而出,如火山爆发。
    炼腑级的威压,如同筑基期一样,一群凡人根本承受不住。
    离得近的人当场瘫倒在地,随后冷汗直流,手脚发麻。
    郝云这一招,颇有些劫匪进银行先开两枪的感觉。
    在如今的修真界,普通凡人连练气弟子都很难见到,更别提筑基修士,郝云此举不亚于进银行朝天花板发射了一枚火箭弹。
    所有人瞬间镇住,然后倒在地上,抱头鼠窜。
    “魔教的人。”
    一群凡人心惊胆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魔教中人上门来找麻烦,这可是...正派地界!
    “让你们当家的出来见我!”郝云十分霸气,他老早就想怎么干了。
    穿越前的他关系厚到令人发指,可郝云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生怕一不小心装逼失败被人崩了脑袋。
    而如今他完全不怕,反正失败了有体修界的人兜着。
    此刻,黑衣人正在屋外隐藏身形,并观察着郝云的所作所为,他摸了摸下巴:“这个举动倒是有些魔教中人的意思了。”
    这黑衣人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如今灵界至尊要抹杀命运之子,但自己却不想出手,而是让他们这些底层修士代劳,说白了,就是转嫁风险。
    如果杀了命运之子,那任务完成,皆大欢喜。
    如果没杀掉,还让命运之子成长起来了,那倒霉的就是动手的人。
    所以,还是先让这个魔教小子去试试水深不深。
    修为越高的人越是喜欢转嫁风险,因为他们知道世间万物皆有因果。
    此刻,双六屋赌场内,一个肥硕的中年人从后门走进了双六屋,他肥头大耳,手里拿着一张手绢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滴。
    郝云将威压一收,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下一秒,郝云冷酷无情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就是这里的当家?”
    对方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用发颤的声线说道:“启禀...启禀魔教大人,您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我这就将姓石那小子的位置告诉您!”
    郝云:?
    你知道了?我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了?
    本来郝云还想装一波大反派呢,可这当家的不给他这个机会。
    装逼失败。
    这双六屋当家的立刻就开始喊人:“来人,随我一同给魔教的大人带路!”
    立刻有人说道:“我早就说姓石这小屁孩留不得,看,出事了吧?招惹了魔教的人,还能活命?”
    郝云:???
    到底是什么事?
    “等等!”郝云立刻叫住众人。
    避免等会儿出洋相,郝云觉得自己有必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要有技巧,不能让这几人看出来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