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当着我面牛我的天劫?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从金丹期开始,修士突破就需要渡劫,这是天道对修士的考验,如果成功渡过,就会有好处。
    当然,像郝云这种结出天道金丹的人就不需要渡劫。
    “不愧是天命之子,在被各路大佬包围的时候,他居然渡劫了。”郝云啧啧称奇,天命之子的命格果然不一般,连老天爷都在帮他,和自己的情况简直是截然相反。
    郝云在穿越前就遇到过这种人,运气好到出门捡钱,抽奖必中,卖饮料遇到再来一瓶都是小意思了,最牛的是,明明是自己疏忽大意忘带钱包,那天却有人请吃饭;明明是自己没复习,老师却突然宣布开卷考;明明没做好面试的准备,结果其他面试者出车祸没来成。
    天命之子,就算自己不努力,天上的馅饼也会砸中他们。
    而像郝云这样的,就不一样了,分明把一切都想到了,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最后还是因为偶然的原因失败了。
    人算有尽,人不可能把一切都算明白,成功永远都是一个概率问题,所以成功要看运气。
    郝云继续深入,热浪不断袭来,火幕一阵阵出现,火焰的颜色越来越深。
    但郝云却觉得很舒服,整具身体都在发生蜕变,仿佛是一具正在被炼制的法宝。
    所谓体修,便是将身体练成法宝。
    因为郝云被命运诅咒,化身天谴之子,做什么都会失败,但这却也是反方向的成功。
    ‘身为天谴之子的好处大概就是不会遭人嫉妒吧,天命之子虽然厉害,但还是会被各种人迫害。’
    郝云很清楚,人们最恨的事情就是不公,贫富的悬殊、地位的高低都会引起人们的不满,所以就会遭之打击报复。
    但,贫富和地位是可以改变的,而命运却改变不了。
    因此,人们对天命之子的态度大多都是得不到我就毁掉。
    但郝云不同,郝云完全不嫉妒天命之子,他只希望有个普通人的命格就行了。
    ‘要求不高,不必坐享其成,只需要我努力一分,收获能有一分就可以,不,有半分也行,实在不行有十分之一也可以。’
    十倍努力,能获得一分收获,如此,郝云便能满足了。
    但谁知道这也不行呢?
    以前郝云很绝望,现在他想明白了。
    ‘该死的命运女神!你等着,我绝对要干翻你。’
    现在郝云有目标了,他发誓要解除诅咒,然后向命运女神复仇。
    照妖镜还在心里感慨:‘魏获啊,我觉得你才是命运之子啊,不...不对,你这是命运之神,是命运女神的老相好吧,否则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如果知道照妖镜这样想,郝云大概会说:照妖镜,你,不懂。
    奔走数百米,郝云便已经来到半山腰上,这里寸草不生,也没有巨石,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在山顶上,劫云正在凝聚,似乎是天命之子的劫云。
    郝云看向山顶,那里黑云凝聚,硫磺雾气无比浓郁,根本看不清谁在里面。
    照妖镜劝说道:“对方正在渡劫,我劝你还是不要靠近,否则被天劫波及的,对方正在渡金丹天劫,雷劫的威力很强,你若是踏入,雷劫的威力会继续提升,到时候你们两个都要遭殃。”
    郝云大喜:“还有这种好事?”
    说罢,郝云直奔那劫云而去。
    照妖镜:???
    郝云又一次给他整不会了。
    照妖镜看不懂郝云的行为,你说郝云是去帮天命之子吧,可他却总是去害那些天命之子,巴不得置之死地。
    可你说郝云是去害这些天命之子吧,他却每次都帮助天命之子进阶,而且顺利逃出体修强者的围追堵截。
    摸不透,真的摸不透。
    郝云越往里走,火焰的颜色越深。
    等来到山顶,火焰的颜色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恐怖的高温袭来,一些巨石直接烧得裂开,郝云的皮肤都要烧得裂开了,他立刻吞下了十香软筋散、弱体丸、虚弱丹,甚至还点上了迷香。
    各种丹药的加持下,郝云的皮肤恢复,体质更上一层楼,若非他想去雷劫里看看,可能他就要坐在这里好好修炼了。
    “体修的计划似乎被叶辰探听到了啊,到时候火山和雷劫一起爆发,恐怕那些个体修强者的化身都得殒命在这里。”
    郝云砸了砸嘴,发觉这叶辰在布一个大局,他不是逃无可逃,而是要坑杀这些强者。
    “比姓石那小屁孩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郝云大步向前,直接迈入劫云范围内,随后整个天劫的劫云又浓密了几分,一股恐怖的威压散发而出,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
    照妖镜立马施展法术,它说道:“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可以为你遮蔽天机,再加上你有天道庇佑,天劫的雷应该暂时劈不到你头上来。”
    “轰!”
    照妖镜话语刚落,一道粗大的紫色雷霆突然从天而降。
    紫色神雷贯穿天地,刹那间劈在郝云头上,把他劈得飞出去了十几米。
    郝云:“...”
    照妖镜,你真的不懂。
    照妖镜目瞪口呆:“怎么回事,我的法术怎么失败了?”
    天劫本来还在准备阶段,照妖镜一施法,天劫就给郝云来了一下。
    正在渡劫的叶辰都懵了。
    啥情况?
    怎么天劫不劈我?
    这是谁的天劫?
    但被雷劈过之后,郝云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好,虽然被劈了个外焦里嫩,但体质却大幅度增强。
    照妖镜很郁闷:“我的法术出错了,我立马停下。”
    “不,不要停!”
    郝云出声阻止。
    照妖镜又懵了:‘怎么,你有抖m倾向?’
    但作为郝云的本命法宝,它虽然不理解,但很听话。
    照妖镜继续施法,结果又一道紫色的雷霆从天而降,光芒炽盛,粗大而恐怖,直接劈得郝云头发一根根竖起。
    “爽!”郝云吐出一口黑气。
    照妖镜这会懂了,他惊讶出声:“你这是...用别人的雷劫来锤炼自己的肉身?”
    叶辰更懵了,他站了起来,然后朝被雷劈的方向走了过来,他今天就要看看,是谁牛(纯爱)了他的天劫。
    天劫你都要抢是吧?
    而且还夫目前犯。
    当着我面牛我的天劫?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