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我来殿后

败者为圣 作者:缺垚

      恐怖的一剑劈下,带着无穷的势威。
    郝云放出的紫色治愈宝光被瞬间驱散。
    这一剑虽然只是炼腑后期体修强者的一剑,但他对这一剑的理解却是元武境界,所以这一剑也能如元武境强者一般,足以开山裂河。
    萧家老人祭出法宝,那同样是一把长剑,并且散发紫色光芒,威势骇人,但比起那云端黑衣人而言,还有所不足。
    “米粒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星君的一剑,你挡不住!”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出手,乌黑匕首疾驰而出,直刺老人心口。
    这不是法修的御器之术,而是体修的投掷利器之术,比起法修御器的灵活多变,体修的投掷虽不灵活,但却非常致命。
    “当!”
    张副宗主来到萧家老人身前,并祭出宝鼎,挡下了这乌黑匕首。
    萧家老人畅言:“想当初,你父亲也是和我这般并肩作战。”
    张副宗主一愣,想起了逝世的家父。
    当年和邪魔的战场之上,萧家老人和他父亲曾并肩作战,最后被邪魔杀死,在临死的时候,他们定下了婚约,因为萧家老人生的是儿子而且已经婚配,所以约定他们的后代中若是有一男一女,那就结成道侣。
    没想到今日,他竟与父亲一样再度与萧家老人并肩作战。
    “小辈的事,就让小辈去解决吧,我们萧张两家的情谊不能断!”萧家老人也想起了往事,回忆涌上心头,让他不禁泪目。
    紫剑破长空,直插云霄,与那从天而降的一剑相撞。
    云端黑衣人淡淡地说道:“我这杀之一剑,不是你能挡住的。”
    顷刻间,天地变色,杀气卷山河,小镇上一切普通生灵全被斩杀。
    杀剑落下,直接斩断萧家老人的紫剑,老人口吐鲜血,身负重伤,直接从空中坠落。
    张副宗主举起宝鼎,但也挡不住,他被杀气压入地下,宝鼎破碎,让他心神俱损,难以动弹。
    恐怖的一剑落下,直接将小镇劈成两半,劈出了六七米宽,十几米深的沟壑。
    众人无比胆寒,无不睁大双眼。
    元婴强者,可移山填海。
    元武强者,可开山裂河。
    这个境界的强者,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摧毁山脉,填压大河,无比恐怖,远非筑基期或金丹期能比。
    云巅黑衣人目光凛冽,杀意如刀,他说道:“斩草除根,一个不留,彻底覆灭萧家,将他们埋葬于此,设下炼魂大阵,让他们的灵魂都要消散。”
    无数萧家子弟感到绝望,我们究竟是怎么得罪了这个邪魔,居然要将我们萧家赶尽杀绝?
    乌黑的匕首不断射出,不断制造杀戮。
    那使用匕首的黑衣人已经杀疯了,无数萧家子弟惨死在他手上。
    另一个黑衣人同样大杀四方,他一边杀还一边搜刮萧家的丹药和法宝,他的眼中既有杀意,也有贪婪。
    但就在这时,郝云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紫色的钧天宝尺突然落下,直接劈向他的脑袋。
    黑衣人冷笑不已:“法修之人,和我近战?”
    此人当初取出一柄大锤,随后砸向郝云身躯,大锤上布满铁钉,铁钉上沾满鲜血。
    “碰!”
    两件法宝碰撞,大锤上的铁钉被全部拍断,黑衣人后退数步,望着发麻的虎口惊讶不已。
    “好强的体质,你是体修?”
    郝云不答,直接对着这黑衣人施展踏风咒,下一秒,黑衣人就感觉自己速度大减,连意识都变慢了几分,他大慌。
    “你是体法双修?”
    郝云不答,他冲了过来,直接把这黑衣人腰间的储物袋给抢走。
    “拿来吧你。”
    黑衣人被踏风咒影响,速度大减,竟然无法阻止。
    他目眦尽裂,那可是他辛苦收集的丹药和法宝。
    随后郝云又是一尺打出,直接将他从天上打落了下去。
    踏风咒十分强大,本来是能增加他人速度的法术,结果被郝云用出来堪比时间延缓术。
    云端黑衣人发现了郝云,他冷哼一声:“蹦跶的蚂蚱,碍眼!”
    说罢,他突然对着郝云一剑挥下,无尽杀气席卷而来。
    郝云取出玄冥幡,这玄冥幡有摧人精神,毁人魂魄,污染法宝之功效,但在郝云手中,它就有了不同的用法。
    郝云取出玄冥幡,先是对自己使用,再对钧天宝尺使用。
    下一刻,宝尺长鸣,它周身散发赤红之色,随后冲天而起,直奔杀气一剑而去。
    “当!”
    两者相撞,引发天地异象,恐怖的冲击波散开,吹散云层,露出那黑衣人全貌。
    云层吹散,黑衣人再无云端,但他依旧高高在上。
    郝云毫发无损,甚至畅快的想要跳舞。
    玄冥幡不仅没有摧毁他的精神,反而让他精神大震,战意高涨。
    “所有人,迅速撤离,我来殿后!”
    郝云站在前线,面对所有魔教中人,大义凛然,让其他人眼眶都红了。
    “真人高义!”
    “真人实乃吾辈楷模!”
    “真人,我也不走了,我愿以你并肩作战!”
    萧家少年站了出来,他虽然才练气五层,但却不愿苟且偷生,他说道:“我愿与真人一同殿后,为我族人争取一线生机!”
    郝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一个练气五层殿个锤子的后?
    “我也愿意同真人并肩作战!”
    更多的男儿站了出来,他们才练气期。
    “让老幼妇孺先走!”
    “我萧家男儿,死不作窝囊鬼!”
    几个金丹修士感到惭愧,他们深知不是邪魔对手,打算就此撤离,根本没有出全力。
    郝云大喊:“所有金丹筑基修士,立刻带人撤离!”
    你们会飞,逃得更快。
    “今天没有一个人可以逃离,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与黄土作伴,我会为你们立碑纪念你们。”高高在上的黑衣人突然展开大手,小镇四方突然出现无数阵旗,一个大阵缓缓出现,笼罩了这个小镇。
    几个筑基修士御剑逃离,却一头撞在了阵法之上,顷刻间就被这杀阵的杀气绞成了碎片。
    一个金丹修士当场撕开传送符,但却无用,阵法封锁一切,任谁也逃不出去。
    萧家老人艰难地从废墟中爬出,他虚弱地说道:“这是杀阵,他们早已经布好,只等你们三大宗门到来,就坑杀我等!”
    “不!”
    天空之人高高在上,居高临下:“此阵只为屠灭你萧家,他们不过是误入,顺带一起杀了,三大宗门,不入我等法眼。”
    有萧家之人露出绝望之色:“我萧家何德何能,居然有如此待遇?”
    站立天空之人一挥手臂:“死人不用知道太多!”
    下一秒,杀阵开始收缩。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