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常

末日变化至 作者:锅盖小玉

      3055年3月初,京都。
    碧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无一丝杂色。
    亮得刺眼的阳光铺满整个青大附中,热浪阵阵袭来,嫩绿的树叶懒懒地垂着好似没了生命。
    知了有一声没一声地呻吟着,唱着最后的绝唱。
    呼吸间是浓浓的灰尘味儿,鼻腔里干干的,肖月灵甚至感觉嘴里都是灰尘。
    “月月,你有没有觉得今年的天气很怪?”
    高三一班晨课休息,肖月灵站在窗边看着外面与往年大不同的天气,明亮的猫眼里充满了担忧。
    软萌的娃娃脸上,额头鼻间颗颗汗珠直冒,她随手抹去额头的汗水,心里升起一股不祥。
    这诡异的天气很不正常,莫不是有百年难遇的干旱。
    肖月灵哂然一笑,科技发达的今天,什么自然灾害不能抗,真是想多了!
    司马皓月抬头露出那张俊美张扬,眉目如画,皮肤凝白如脂的脸,那是一张所有女生艳羡的脸。
    一个男生比女生还漂亮,完全漂亮到没朋友,可他偏与肖月灵交好,如同兄弟!
    司马皓月用纸巾轻轻拭去额间的汗水,摇头抽出一张纸巾起身递给肖月灵。
    “灵儿,给你说过多次,要学会优雅、优雅,你怎么总是记不住呢?”
    肖月灵不在意地接过纸巾,在脸上胡撸一把擦汗,低笑出声。
    “呵呵,没办法,我就是一乡下丫头,优雅是永远学不来的。
    咱们多年的兄弟,你不也照样接受了!”
    司马皓月摇头,他是管不了这丫头了,怎么说都没用,只能受着了。
    谁叫她是学神,自己只是万年老二,却偏偏与她投缘。
    “灵儿,今年的天气确实很怪,你还是多做点准备吧!
    非洲已经热死了上千人,今年怕是有点难过了。
    这才三月初,温度已经达到35度,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司马皓月低声道,好似怕人听到。
    京都往年3月份的气温最多十度,今年却三十五度,这温差实在是太大,不能不让人多想。
    肖月灵神色一紧,月月话里包含的意思太多,难不成真的有事要发生……
    望着外面沉思的肖月灵一时出神,不知想到了哪里。
    “肖月灵,班主任请你去办公室!”同学饶亚明站在门口喊道。
    “马上去!”被喊声唤醒的肖月灵应道,在课桌间忽闪几下不见人影儿。
    司马皓月摇头,小丫头的速度又见长进,真不知她是吃了什么仙丹,功夫可说是与日俱增。
    他一个从小受家族精心培养的嫡子,还赶不上一个乡野小丫头的功夫。
    司马皓月最挫败的就是遇上肖月灵,学习不如她,功夫不如她,除了有一张比她好看的脸和家世外,没一样比得上她。
    每次武比,他都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那个。
    小丫头从来不手软,尤其对他的这张俊脸‘情有独钟’,每次都要打得他鼻青脸肿才罢手。
    一点不像别的女生对他发花痴,他也正是因为这点才和她来往,没想到一接触下来,越发的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肖月灵满头大汗地站在高三一班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
    里面除了班主任丽娜外,还有两位课任老师,和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
    “快进来!”丽娜见她满头大汗,对她招手。
    “刘老师好、林老师好!”两位老师微笑着对她点头。
    “丽娜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肖月灵恭敬地向老师问好,她可是老师眼里的乖宝宝,深得所有课任老师的喜爱。
    不光是因为她的成绩是最优,还因为她有一张软萌可爱的娃娃脸,老师们自是会对她多几分喜爱。
    “不是我找你,是这位先生找你,他说是你父母的同事,你们慢慢聊,我在门外等你!”
    丽娜站起身让出她的位置,办公室外的热浪让她一时没法适应,汗水直冒,只能尽量站在门口,贪一点儿漏出的冷气。
    中年男子中等个子,头发灰白,眼窝深陷,眼里布满红血丝,眉头不时地皱一下。
    他的神情很疲惫,苍白的脸上分布着几条细细的黑线,疑似血管。
    中年男子站起身,对肖月灵伸出手道。
    “你好,我叫蒙穆!”
    肖月灵伸手碰一下他的手掌,像刚出柜的冰棍,她快速地缩回手。
    心道这么热的天气,此人怎么手是冰凉的,莫不是生病了?
    “你好,我叫肖月灵!”
    蒙穆在来之前就调查过肖月灵的身份,也与他见过的照片对得上号。
    他弯腰从地上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密封好的小纸箱,两个手掌大。
    还有一个文件袋,递到肖月灵手上。
    蒙穆一脸悲痛地低声道:“抱歉,给你带来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肖远航先生和孤漠兰女士因意外身亡。
    纸箱是他们生前没寄出的包裹,文件袋里是赔偿金和死亡通知单,请节哀!
    我还要去通知下一位家属,告辞!”
    “哗啦!”
    肖月灵双手颤抖,手里的东西像烙铁烙在她手上,被她甩出去。
    人跌坐在地,泪水模糊双眼,她不相信这是真的,肯定是骗人的!
    说好了要回来陪着她高考的,怎么能失言呢!
    三位老师将蒙穆的话清楚地听在耳里,都替肖月灵心痛起来,失去父母对她的打击该有多重。
    林老师赶紧掏出手机查新闻,这两个名字有点耳熟,昨天听到过……
    林老师对进来的丽娜点头,低声道。
    “是真的,新闻有报道!”
    丽娜将肖月灵拉起搂进怀中,叹息一声轻拍道。
    “月灵,想哭就哭出来,你的路还长……”
    “呜呜……
    他们不要我了,从小就不要我!”
    极力隐忍的呜咽声,让三位老师更心疼,没了父母的庇护,再聪明的孩子都是孤立无援的。
    刘老师将肖月灵扶正,用湿巾擦去她脸上的泪,温声道。
    “月灵,你是最优秀的孩子,还有老师和同学们陪着你!”
    刘老师知道此时什么劝慰的话都是多余的,可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她也跟着难受。
    高中三年,他们作为肖月灵的老师,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家长出现,每次家长会时总能看到肖月灵落寞的目光。
    她不明白那对父母是怎么想的,这么优秀的孩子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