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感染

末日变化至 作者:锅盖小玉

      “老师,我要请假离开一段时间……”
    明亮而灵动的大眼红得像兔子眼,贝齿死死地咬住唇瓣。
    泪珠如断线的珍珠滚落,无声的哭泣让丽娜跟着落泪。
    这是她执教以来最优秀的学生,却有一对无良的父母,如今只剩下她一人,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好,学校的事有老师在,你回去处理后事,我们等着你归来!”
    丽娜将掉落的包裹和文件捡起来,放在肖月灵手里,这是她父母最后留给她的东西了。
    肖月灵仰头站在炙热的阳光下,可怎么也驱不散她心中的冷意,脑袋发胀地痛,眼泪更是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没了,她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人!
    她连质问他们的机会都没了!
    她该怎么向年迈的爷爷交待!
    肖月灵努力地憋住眼泪,为了不让人看出她的异样,她低头快速地回到教室。
    司马皓月不时地望一眼门口,当看到肖月灵时,立马发现她的不对。
    走路从来都是腰背挺直的人,怎么低头缩肩的。
    “灵儿,出什么事了?”
    司马皓月不顾老师正站在讲台上,起身握住肖月灵的双肩,右手抬起她低垂的脑袋。
    “灵儿,你怎么哭了?”
    司马皓月惊疑出声,引来老师和全班同学的注目。
    “月月,我再也没爸妈了……”
    见到唯一的好友,肖月灵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滚滚而下,扑进司马皓月怀里痛哭出声。
    “什么?”
    所有人都被这一消息震惊了,怎么才几分钟不见,就变成这样了……
    “灵儿,我的爸妈就是你的爸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司马皓月紧张地宽慰着,两人相识十年,他还是第一次见肖月灵哭。
    肖月灵哭着摇头放开司马皓月,收拾好书包,将手里的小包裹和文件袋也一起放进书包里。
    “对不起,老师和同学们!
    再见!”
    肖月灵背上书包,向老师和同学们鞠躬致歉,耽误他们宝贵的时间是她的不对。
    “月月,再见!”
    肖月灵泪眼模糊地看一眼最好的兄弟,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返校,因为她现在一点儿上学的念头都没有。
    她再努力学习又怎样,那对父母还是不要她!
    “灵儿,我送你!”
    司马皓月一把抢过肖月灵的书包,他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分别,他不喜欢!
    司马皓月默默地陪着她一直走到校门外,低头看着眼肿如桃子的肖月灵,低声道。
    “灵儿,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任何事!”
    “好,保重!”肖月灵低头应着,不敢再看一眼司马皓月。
    司马皓月招来他的私家车,送肖月灵上车离去,他站在太阳底下,直到看不到车屁股才转身回去。
    肖月灵坐在车里无声地落泪,她看着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身影,泪水流得更凶。
    太阳下晒一圈回到教室的司马皓月,全身有点发凉,头顶一跳一跳地痛。
    他只当是晒了太阳,又忧心肖月灵的事,心想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回到家的肖月灵,身体如坠冰窖般地发冷,她打了个哆嗦。
    扯过沙发上的凉被裹在身上,随手打开电视。
    她颤抖着手拿水果刀划开小包裹,刀从拇指尖划过鲜血直流,身体里的冷意掩盖了手上的痛感。
    她迟缓地撕开被树叶层层包裹的圆球,中间是一颗弹珠般大小的金色圆球。
    肖月灵将金色圆球紧紧地握在右手心,泪水如开闸的洪水汹涌而出,她蜷缩成一团,头痛欲裂。
    她不知道的是脸上出现两条黑线,而且有蔓延的趋势……
    “大~白,我~好~冷!”
    脆弱的肖月灵低低出声,这一刻她想到了已死的父母,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收到,主人!”
    保姆机器人大白将肖月灵抱回床,给她盖上被子,将冷气调为暖气,一曲摇篮曲回荡在卧室里。
    昏睡中的肖月灵,最初出现的两条黑线已经蔓延到脖子,脸上的婴儿肥肉眼可见地消失……
    当黑线蔓延到心脏时,一束金光闪过,床上的人凭空消失。
    一座生机盎然的海岛上,半空中平躺着一个消瘦的人。
    左边身体结成了冰块,右边的衣服、头发、眉毛全化为灰烬,半边身体通红如炭。
    脸色一红一白地不断闪现,她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冰火两重天的折磨让她徘徊在生死边缘。
    右边的皮肤一寸寸炸裂开来,结痂……炸裂……结痂……
    红白互相消融……争斗……
    全身被一层厚厚的黑痂遍布时,右手中散发出强烈的金光携裹着白色卷土重来,一小滴乳白色液体从远处飞入干裂的唇。
    海岛上空一股绿色小型龙卷风将白黑团紧紧包裹,生机盎然的树木、野草瞬间枯萎。
    一切恢复平静时,黑茧缓缓落入枯萎的草地。
    “呼~”
    黑茧呼出长长的一口气,目不能视物的黑茧伸出一双黑手,摸索着爬起来,身上的黑碳一块块脱落。
    肌肤如剥壳的鸡蛋嫩白细腻,身形玲珑有致,唯一违和的便是全身无一丝毛发。
    肖月灵好奇地看着身处的环境,满目枯黄,鼻端一股咸腥味儿,而她自己此时正站在枯萎的草地上。
    她微蹲着身子慌乱地观察四周,不知这个陌生的地方是哪里,她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问题是她身上的衣服去哪儿了?
    莫不是遇上什么变态?
    观察半晌没任何动静,好像这片天地只有她一人似的,她心一横,仰头右手指着老天大骂出声。
    “贼老天,你抢走了我的父母,还这样戏耍我,到底是何居心?
    我要回家!”
    话音刚落,肖月灵便出现在自己床上,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摇篮曲,还有角落熟悉的大白。
    她这是回家了?
    各种奇怪的念头出现在脑海中,光溜溜的肖月灵快速地穿上衣服,刚才发生的事还没弄清楚,她得好好想想。
    感觉脑袋有异的肖月灵伸手一摸,光滑没有一点毛刺感,这是……
    肖月灵冲进浴室急切地想看看,她的脑袋为什么是光的!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