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南山村

末日变化至 作者:锅盖小玉

      一手抓住来袭之物的历琨嘴角露出一丝笑,掏枪对着坡下两枪,灼热的阳光晒得人浑身发烫。
    他看着手中的矿泉水瓶,笑意更深!
    口干舌燥的历琨拧开矿泉水瓶,将一瓶水全倒进肚子,感觉浑身凉爽,他随手将瓶子扔下山坡。
    他没看到的是黑如碳的脸上,有两条刚长出来的青紫线消失无踪。
    历琨返回列车所在地,其他方向逃跑的人全被带回,列车厢被贴上封条,外面全面消毒。
    车厢内一片哭骂声,各种国语飙出口,更有砸窗子的。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砸窗子的人,砸窗的手再也砸不下,有些人可是看到他们真的会开枪的。
    逃到山上的小姑娘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不想死在这里。
    人人都拿出手机,准备与外界联系,更多的是想造成舆论压力,让他们不得不放人。
    “为什么打不出去电话?”
    红衣男子烦躁地拍着手中的手机,手机信号全无。
    “我的也没信号!”身旁的一女子哭道。
    “不好,我们的信号pb了!”
    “我的也是!”
    ……
    当众人都发现手机没信号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车窗被一块块的钢板封死的时候,绝望情绪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列车内哭骂声一片……
    历琨四周巡视,被一名医护人员拦住。
    “历队长,你追的那人呢?”
    医护人员刚才有看到逃到山坡上的人与他对立,怎么只有他一人下来?
    “屡教不听,直接毙了!”
    历琨阴嗖嗖地看着与他说话的医护人员,看不清长相,只能从声音判断是个女人,八婆!
    他做事还轮不到一个医护人员来教!
    医护人员面色一变后退两步,这人怎么能滥杀无辜,那好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果然是以狠厉出名的黑面魔头!
    医护人员心里的那点小旖旎瞬间消失无踪,这种男人哪个女人消受得了。
    她还真怕有一天睡着了,会被这男人给杀了。
    历琨可不知道这名医护人员的心思,女人对他来说是什么鬼,完全用不着,他喜欢的是打打杀杀的日子。
    奔跑在山间的肖月灵,对刚发生的一切全然无知,她只想尽快回到家中。
    头顶的烈日晒得浑身冒油,汗水如小溪淌。
    肖月灵身上的衣服已全湿透,手臂上的伤口也愈合。
    目光所及草木枯萎,扭曲的热浪肉眼可见。
    疲惫的肖月灵,因水份大量流失和玩命地奔跑,喘气如风箱。
    躲在山坳里的肖月灵闪进空间,四肢躺平摊在翻好的土地上大喘气。
    缓过气来的肖月灵,拿出背包里的水和饼干一通胡塞,时间紧哪有心思细嚼慢咽。
    填饱肚子后,肖月灵才发现空间里,与她上次进来完全不同。
    此时的空间里一片黑暗,因为没有照明的原因,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
    她上次进来是在晚上,空间里是有光的,现在进来是白天却没有光。
    那说明空间里同样有白天黑夜,只是与外界是相反的。
    但问题是她第一次无意识进空间的时候,里面是亮如白昼的。
    难道是因为救她失去了植物生命,才会变成这样的。
    那是不是恢复生机后,就可以全程白天?
    看来她得努力做一个勤劳的农民了,就为了亮如白昼的空间。
    这些事情都得等她回家安顿好后才能实施,肖月灵换掉身上的带血衣服,在书包里重新装上水和饼干。
    外面的阳光太烈,她将全身包裹严实,连手也没放过,只要走出这片山,她就可以骑摩托车回去。
    闪出空间的肖月灵一手包子一手馒头,清晨的山间小道上不见一人。
    川内的气温明显比京都更高,按往常的规律,此时应该是太阳初升的时间。
    头顶的太阳如火炉炙烤,肖月灵感觉再走下去肉都要烤熟了。
    左右观察没人后,肖月灵放出摩托车,戴上头盔疾速离开。
    …
    南山村位于剑门山脉脚下,村外是一条常年未干的小溪,山脉呈半圆形拥着南山村。
    南山村与外界联系的唯一交通,是一条两车道的公路。
    路基长满了杂草,再顽强的生命,也被强烈的阳光晒得失去了水份。
    村中房屋多以石屋为主,集中修建在一处平坦的地方,房屋年久失修残破不堪。
    院内的杂草高过院墙比比皆是,好多人家的院门早已不知去向。
    因地处偏僻,村中有能力的人家都搬往镇上,或者更大的城市。
    留守的多是孤寡老人,或经济条件不好的人家,村长一家也早搬离村子。
    如今的南山村相当于一个无人村,加上居于山中的肖家,不足二十口人。
    土地大量荒芜,杂草比人高。
    摩托车经过村中时,肖月灵有看到翻出的两块地。
    泥土被晒成白色,地里的苗子干得一把火就能点燃。
    三月初正是下种的时节,如今这天气真是一言难尽。
    肖家是从四十年前搬到南山村的,三十岁的肖老爷子来的时候,背着两岁的肖远航。
    肖老爷子一身的肃杀和悲凉,令村民不敢与肖家来往,肖老爷子深居简出,从不主动与村民来往。
    肖家定居于距南山村五里的双山中,无人知道的是双山归肖家私人所有。
    双山又被当地村民称为石头山,前山以坚硬的石头为主,植被稀少,生长的多是一些蕨类和灌木。
    后山植物密布,山泉水从山顶坠落,山后是连绵的山脉。
    从空中俯瞰会发现,双山像是被神斧从中间劈开。
    山中是一条狭长的山谷,面积约五十亩。
    肖老爷子常年在山谷中种植草药,谷口两亩大的地种的是粮食和蔬菜。
    一条瀑布经年不断落入山谷中,形成深深的水潭,水质清澈甘甜。
    两山之间相连一端,被一块高五十米的巨石所挡,形成天然的屏障,另一端是宽约二十米的谷口。
    前山高约五百米,后山高约八百米,而肖家就居住在前山,半山腰的天然石洞内。
    石洞高十米,面积足有五百平,洞外是一块约八百平的平台。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