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婉儿

末日变化至 作者:锅盖小玉

      “婉儿,再等等,过几天就可以带你回家了!”
    肖星洲仔细地擦去盒子上的泥土,揭开防水纸,巴掌大的千年黑沉香木盒子。
    盒子上没有一个字,只有一个鸳鸯扣子。
    肖星洲深情地抚摸着盒子,似娇妻稚儿重现眼前。
    他将穿在里面的背心脱下,将其包裹在内缠于腰上。
    肖星洲并没有回暂住的旅店,而是去了镇子上最破的一家院门前。
    半掩的院门里,传出一阵叮叮铛铛的敲击声,屋子里的热浪高于外面的温度。
    “吱~呀!”
    肖星洲直接推门而入,院内的热浪在空气中扭曲成一片。
    光膀子打铁的老者,身上的肌肉贲张,挥动的铁锤有力而又有节奏。
    “叮~叮~当~当……”
    “呲~”
    一把初具稚形的砍刀,激起水池里的水翻滚,冒出一阵阵白烟。
    “大块头,近来可好?”
    被称为大块头的老者,手中的铁夹子落地,有多少年没人喊过他大块头了。
    大块头不敢转身去看来人是谁,他怕又是一场梦。
    那人早已离开多年,毫无音讯。
    “大块头,是我!
    肖~星~洲!”
    大块头红眼眶,转过身以猛虎下山的姿势攻向院子里,那个所谓的肖星洲。
    两人在烈日下拳脚相加,你来我往,谁也没留手。
    大块头被一拳打倒在地,烙背的地板并没有让他跳起。
    “哈哈,四十年了,你可终于露面了!
    我守了婉儿四十年,老子比你陪她的时间长。
    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男人,早该下地狱去了。”
    与肖星洲同年纪的大块头眼泪狂飙,当年婉儿死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都没这么难过。
    当时只想着报仇,可这家伙却退缩隐居了,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
    更是一次都没来祭拜婉儿,那个为他牺牲性命的美丽女子。
    他当初为什么要放手,不然就不会有婉儿的死。
    肖星洲一言不发,眼前的情敌是他和婉儿最好的朋友。
    曾经也是意气风发的男子,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如今落得孤身一人,守在这里四十多年,都不曾离开,这份情远比他更重。
    可不管是多深的情,他都不会将自己的妻子让出去。
    “死老头,没想到你也有老的一天,可惜不能让婉儿看到你这个丑样子。
    不然,她一定不会选你这个窝囊废的。
    你那好儿子呢?
    怎么,他也不要你?
    ……”
    大块头话中的刻薄越来越露骨,肖星洲任他说,一句也不回,就那么默默在坐在院地里。
    大块头猛地跳起来,大叫出声。
    “死老头儿,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你那好儿子真的出事了,还是说他去见婉儿了?
    谁干的?
    老子要去挑了他八辈祖宗!”
    大块头虽然对肖星洲诸多不满,但对宁婉玉的儿子还是非常疼爱的。
    一度把他当成亲儿子疼,若不是肖星洲偷偷带着孩子离开,他会一直陪着肖远航长大。
    肖星洲摇摇头没说话,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儿子已经没了。
    真正的死因,他并不清楚,现在也没时间去调查。
    “他没了,出意外去的,留下十六岁的小孙女,和我这个老头子独活于世。
    连骨灰都没带回一把!”
    大块头气得狠狠地给肖星洲一拳,怒骂道。
    “你个没出息的老东西,自己儿子怎么死的,你都不清楚。
    你就是这样待那孩子的吗?”
    生生受了大块头一拳的肖星洲任他发气,淡淡地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还有小孙女要养,调查和报仇的事只能延后。
    你有什么打算,我不相信你没有发现天气异常!
    不打算回去看看。
    我这次来是带婉儿回去的,定居在川省的一个小山村,混不下去了就来找我。”
    肖星洲没再跟大块头多话,径直进屋熟门熟路地翻他打制的刀具。
    开山刀、斧头、菜刀……
    肖星洲挑挑捡捡的,并不是很满意。
    他不相信擅长兵器的人,就制出这些没用的玩意儿。
    哄鬼呢!
    肖星洲走进整洁的卧室,在屋里四处搜寻一番,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床底下。
    一只铁制的大箱子,八十厘米长,六十厘米高的铁箱子。
    他蹲下身直接拉出铁箱子,尾随他进来的大块头不干了,上前一把按住那只手。
    “外面的东西任你挑,这里的东西不能动,太危险不适合露面。”
    肖月洲轻飘飘地将大块头一掌推开,嗤笑道。
    “你去看看外面,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再说吧!
    你已经在这闭塞的小镇上呆得太久了,是该动动窝了!”
    大块头惊讶于肖星洲的功力,他心中明白刚才打斗时,老东西根本没尽全力。
    箱子内共三层,第一层是一把浑然一体,锋刃闪着寒光的斧头。
    斧头通体黑色,斧背有一根尖刃,五十厘米长的斧柄有一个护手环。
    肖星洲入手掂了掂,斧头足有五十斤重,他扯下一根头发抛向斧刃,头发触之即断。
    “好,大块头!手艺不减当年!”
    第二层是双截棍,第三层是一对短剑,都是黑色的。
    肖星洲没有一一试锋利程度,有了第一把斧头的效果,另外两样也不差。
    盖好箱子,肖星洲提起就往外走,大块头挡在门口不让。
    “死老头儿,你太贪心了,好歹给我留一样。
    这三件东西可是花费了我五年时间,才打制成功的,你不能都拿走了!”
    肖星洲鄙夷地从下往上,看大块头一眼,道。
    “就你这大块头,你觉得适合用吗?”
    大块头脖子一梗就要争辩,却被肖星洲一把拉进屋,将他按在床边坐下,正色地道。
    “今年天气变化异常,肯定会有大旱降临……”
    肖星洲将一路到湘省的所见所闻,和他发现的异常都告知大块头,希望引起他的重视。
    “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大块头虽然嘴里不相信老东西说的话,但心里已经承认了几分。
    因为他没必要跑这么远来骗自己,他虽有发觉异常,并没引起多大的重视。
    看来,他得回家族一趟,这么多年没出现,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他。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