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偷果树

末日变化至 作者:锅盖小玉

      两辆车的货被下在空旷的野外,除了汽车的照明外,只剩下空中的明月。
    寂静的夜里,野外沉闷的余热一阵阵地从地里冒出。
    蛙虫急促的鸣叫声,预示着明天又是一个暴晒日。
    肖星洲等两辆货车见不到车灯后,才关掉自家车子的车灯,肖月灵围着地上的货物跑一圈。
    地上所有的货物消失在眼前,空间草地上出现一个化粪池,其他的东西则被收回石洞中。
    明月下树影绰绰,空旷的山间只有肖月灵爷孙俩。
    “爷爷,我们去地里挖几株果树吧!”
    肖月灵对地里一人多高的果树心动不已,空间里的果树挂果至少还要等一年。
    一年时间没水果吃,想想那个场面她就受不了。
    一年啊!
    一个月时间都受不了,怎么可能接受得了一年的时间没水果吃。
    “不好吧!
    咱们这个行为可是属于偷,若是被人当场逮着多丢人啊!”
    偷人家东西的事,肖星洲一辈子都没干过,况且他的涵养也不允许他做这种事。
    “嘿~嘿!
    爷爷,你觉得这么热的天气,地里会有人看守吗?
    树上的果子还不到成熟期,会有谁到这空旷的地方来,享受桑拿浴和喂蚊虫。
    再说了,这种天气持续下去,果树能不能活都是两码事。”
    肖星洲很认同她的话,可始终过了心里的那一关。
    “呵呵,不需要爷爷亲自动手,你就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肖月灵说完也不管爷爷什么反应,借着月光进入公路旁的地里。
    她拿出一把铲子,也不管什么品种,挨着路边一通铲。
    第一次偷别人东西,肖月灵心中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她明知不会有人来,但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紧张,所以下手是特别的快。
    一铲下去跟铲豆腐似的,又深又快一点不费力气,两铲就搞定一颗果树。
    十棵树用时不到十分钟便解决了,收进空间后肖月灵赶紧收起铲子,小跑着跳上车。
    “爷爷,快走!”
    做贼心虚的人,干完坏事当然首选便是跑路。
    同样心虚的肖星洲启动车子,一溜烟地远离原地,这种事还真不是他们俩能干的。
    “灵儿,下次别干这种事了,要是有人骂咱们多难听啊!”
    “爷爷,别人骂又听不到,随便骂呗!
    怎么人家还没找上门,你就心虚了,这样不行哈!
    咱们要脸皮厚,那些果树留在地里迟早是晒死。
    还不如我帮它们换个环境生活,服务于我们俩不是挺好的吗!”
    “就你嘴贫,反正这种事以后不准干!”
    肖星洲不想再跟鬼道理多的小孙女扯,专心开他的车。
    “爷爷,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我们没有足够的物资储备。
    而生存环境变得越发的困难,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还是要谨守着礼仪,宁愿饿死也不动别人的东西吗?
    你慢慢开,我进去栽果树。”
    肖月灵说完,便消失在后座,她知道爷爷小时候受过严谨的教育。
    小时候的她就感觉到了爷爷的与众不同,去京都与司马皓月成好朋友后。
    肖月灵才知道,那是世家子弟从小培养形成的气质。
    从她有记忆以来,爷爷从来没说过肖家的过往,她也从来没问起过。
    爷爷之所以不告诉她,必有他的苦衷。
    她就全当不知道,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老头儿就好。
    空间内明亮而有温度的环境,一直是肖月灵不能理解的。
    有白有黑,还有温度变化,这也许就是空间的神奇。
    追究不出原因,肖月灵也只好放弃。
    也许这辈子她都搞不懂,为什么会有神龙空间的出现。
    收进空间中的果树放在草地上,原来盛开的花朵已经全部掉落。
    只有稀稀落落,几个黄豆大小的果子挂在树间。
    树叶因严重缺水卷成筒状,颜色呈黄绿色,顶部的嫩丫干枯。
    经她这么一挖和移动,树上的叶子掉落一大半,与癞子无疑。
    肖月灵赶紧跑去果树区挖坑,因为果树有限地盘又大,她给果树的间距留了十米远。
    挖完十个坑,又马不停蹄地将果树小心地栽到坑里。
    全部栽完后,她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生怕呼出的气重了,会把果树上挂的几颗小果子给吹掉了。
    肖月灵围着焉嗒嗒的果树转两圈,最终决定舍点血本,用半滴灵液试试。
    用半滴灵液兑了一大桶水,肖月灵用小盆子挨个地喂过去,一桶水刚刚够。
    她蹲在树前观察好一会儿,都没发现一点儿变化,只好放弃蹲守。
    草地上的草已长有半指长,种下的树苗全部成活,地里的庄稼也展露新芽。
    “嗡嗡嗡……”
    蜜蜂在花朵上飞舞,远远的便能闻到一股沁人的花香。
    月季和紫藤花开得正茂,万绿丛中一点红和紫,曾经枯黄的一片天地终于焕发生机。
    “唉,要是没有恶劣的天气,我就能躺着享受这美好的生活了。
    吃喝不愁的生活,是多少人奋斗的终极目标。
    话说老天你为什么要变脸了,
    咱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不好吗!
    非得折腾你的子民。”
    肖月灵面对空间的变化有感而发,她多希望所有的准备,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但活还是要干的,不能什么都留给爷爷来做。
    毕竟他年纪大了,以后生活的重担要让她来挑。
    这一刻肖月灵才真正地意识到,她要担起一个家,要养爷爷,更要守护这个家。
    她决心从打理空间开始,而不是依靠爷爷来劳作。
    爷爷只要留在家里,给她做做饭就好,其他的一切有她在。
    说干便干,肖月灵从厨房找来一把剪刀,对月季和紫藤花进行插纤。
    因为买的数量不多,当初栽的时候就预留好了位置。
    每颗只剪两枝下来插,肖月灵相信总有一天,各区域的分界线会被她插满月季和紫藤花。
    生活在花的海洋里,想不美都不行,到时候就有喝不完的蜂蜜,那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一想到用蜂蜜做的各种美味糕点,肖月灵直吸溜口水,话说她有好久没吃过蛋糕和面包了。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