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吃亏是福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冬阳国南域,西云州,武象宗。
    山下矿场的一间柴房内,朱善真猛然惊坐起来。他看了看左右,柴房周边很安静,大门紧闭,几块木板拼成的床边,有个一尺见方的窗户,一束傍晚的光线穿透进来正照在朱善真的身上。
    光线中飞尘点点,朱善真眯了眯酸涩的眼睛,审视起自身。
    不过十六七的瘦弱体格,穿着一件旧僧衣。
    “这是,穿越成小和尚了?”
    朱善真原本在家看着天龙八部,谁知睡了一觉,醒来就在这了。
    他摸了摸脑袋,果然,头上光溜溜的。
    刚想起身打盆水照一照样子,下一刻便被一股记忆潮水差点再度冲昏过去。
    等记忆融合,朱善真身上已经浸满了冷汗。
    他喘着粗气,眼睁睁看着房顶,总算弄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原来,他是西云州万法寺的小僧,数月前下山途中,恰好遇上武象宗外出抓捕兵奴。
    他虽自小修行万法寺的武艺,但终究没能逃过追捕。
    被抓后,体内种上了武象宗的灵法,共生诀。
    随后便给丢在宗门山下的奴营矿场。
    再调养几日就要绑定玄兵,正式成为兵奴。
    武象宗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抓人练兵,据说用此法炼制出来的玄兵,带有兵奴残存的凶残意识,威力远胜同阶。
    但等玄兵练成之后,基本也就意味着兵奴血肉消亡。
    用人命供养玄兵,这种做法人神共愤,所以长久以来不乏名门正派对其讨伐。但武象宗愣是凭借着硬实力,以及玄兵交易构筑成的关系网,在一次次的讨伐中屹立不倒。
    加上冬阳国国力衰弱,蜷缩北方。
    使得武象宗日渐猖獗,成为西云州难以撼动的存在。
    刚被抓的时候,原主还有逃跑的念头,可身体被种上了共生诀,无论逃到哪都躲不过武象宗的探查。
    贸然逃跑,说不定还会因此连累养育自己的万法寺。
    万法寺曾经风光过,号称收录天下万法。
    可那是数百年前的武道时代。
    如今这些已经过时了。
    打磨肉身的武功绝学对付一般人或许尚可。
    但凡对方是步入灵感境的灵修,便毫无胜算可言。
    别看朱善真清瘦,他自小修炼金钟罩,也练过一指金刚法,肌肉的爆发力很强,但可惜,武象宗是修灵宗门,二者不在同一维度。
    所以,无论主观,还是客观因素,朱善真都逃不了。
    再者,朱善真是出家人,人如其名,性情随和。
    即便学武,也不轻易对人施展。
    别人看他是愣头愣脑的出家人,逗弄他,他也不恼,任凭风吹过。
    可能就是他这种不争不抢的性格与奴营的其他人格格不入,才招来了横祸吧。
    朱善真之所以会昏迷,就是被人戏弄间戳中双眼。
    哪怕已经过去许久,此刻朱善真回想起来,那种疼痛依然刻骨铭心。他吐了一口气,用手触摸眼皮,“记忆中,原主昏死过去时,好像观想到了血色中有黑线蠕动,那是什么?”
    朱善真一时半会想不明白,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认。
    他虽然练过金钟罩,并且已经突破到第二关,寻常拳脚打在身上已经没有痛感。
    但一双眼睛是软肋,得小心保护。
    休息了一阵,身体总算是轻松了许多,朱善真一个挺身,重新坐起来,对着窗外思考着今后。
    原主是个和尚,与人为善,但他却不是这样一个性格。
    如果是他被人挑衅戳中双眼,他一定会当场把对方的眼珠子挖出来。
    再者,武象宗这个鬼地方也应该尽快逃离才是。
    朱善真不想自己的血肉变成玄兵的养料。
    可眼下他却无能为力,别说逃出武象宗,就是这个绵延数里地的矿场奴营,他都未必能闯出去。
    即便侥幸逃出,这深入骨髓的共生诀,也会时刻暴露他的踪迹。
    朱善真看着左手腕上的一抹红叶印记,叹息摇头。
    莫名其妙穿越,又遇上这样一个死局,实在太难了。
    而就在朱善真一筹莫展时,他的眼前竟然汇聚起一团紫气。
    紫气变幻,最终形成了一段文字:
    朱善真
    福运:27/100
    【常言道吃亏是福,在你遭受损失,或导致不愉快的结局或情况时,你会从对方身上收获福运点数。】
    【消耗福运点数(10点),可进行一次祈愿,获神灵庇佑。】
    “这是我的金手指?”
    朱善真呆愣片刻,旋即高兴起来。
    金手指的作用不难理解。
    唯一让朱善真好奇的是,这所谓的神灵,究竟是何物?
    这个世界有没落的江湖门派,有兴盛的灵修圣地。
    天地灵气充沛,灵兽、傩兽藏于野。
    但从未见过神灵显灵。
    以前的人们心中还有个笃信,可现在,一个个灵修强大得犹如神灵,那些神灵的庙宇早就失去了香火。
    朱善真琢磨不透其中路数。
    看了看现有的福运点数,27点,于是产生了试一试的念头。
    不过也就在这时,柴房的门被推开。
    一名面容冷峭的少女端着一盆水走进来,她瞥了一眼已经醒来的朱善真,面无表情道:“还以为你熬不过来了呢……你也真弱,怎么被碰一下眼睛,就快不行了呢?”
    “阿弥陀佛,此番多谢沐姑娘相救。”
    朱善真学着原主的性格说话,嗓音澄净,叫人听了如沐春风。
    这奴营中的兵奴,也并非都是大凶大恶之徒。
    眼前的沐宁芳性格孤僻,但却是个有着恻隐之心的良善之人。
    虽然两人仅是点头之交,连朋友都算不上。
    但朱善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睛。
    这次也多亏了沐宁芳,在他受伤后将他背到这里。
    沐宁芳摇头。
    她并不需要朱善真的感谢。
    她家里是走镖的。常年跟着父亲走镖,对自己的眼力同样自信。
    在她看来,朱善真不应该这么弱。
    不说能打得过戳伤他眼睛的人,但至少可以不受欺负。
    可现实是,朱善真像个麻瓜,任凭对方逗弄笑骂。
    沐宁芳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施以援手,要说内心的感受,她讨厌朱善真这种呆头呆脑的性格更多一点。
    真是一个笨蛋和尚啊!
    沐宁芳怒其不争。
    不过仅此而已,非亲非故的,很快她便恢复了冰冷的神色。
    “看样子你挺过来了,洗把脸,去伙房吃点东西,然后好好想想怎么在这种环境下活下去吧。”
    “虽然你醒了,但欺负你的人不会只欺负你一次。”
    武象宗精于管理,为了转移矛盾,他们不会提供足够份额的补食,以此来分化兵奴内部的团结。
    斗得再凶,哪怕死几个人,武象宗也是不管的,因为情绪饱满的兵奴,更适合成为玄兵的养料。
    沐宁芳将水盆放下,离开的时候在门口回望了朱善真一眼,但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等柴房外的脚步声淡了,朱善真才释然一笑。
    他没有因为沐宁芳冷淡的态度而不高兴。沐宁芳说得对,眼下最要紧的是补充体力,然后思考如何在奴营中活下去。
    之前朱善真对现实的一切束手无策,但现在有了金手指,情况又有不同。
    朱善真将脸凑到水盆上方。
    透过有些浑浊的水面,他看到了一张稚气未脱的少年脸庞。
    即便没有头发,也依然帅气俊俏,一双明亮的眼眸仿佛能看穿尘世的污浊,宁静淡然。
    “今后你就是我了。”
    微微一笑,双手伸入水中,舀着水往脸上一泼。
    水中镜像支离破碎,仿佛随着水珠与朱善真彻底融合一般。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