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灵纹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走出柴房,外面是供他们这些兵奴居住的杂院。
    像这样的聚集区,整个矿场中有不少,而朱善真所在的,被称为七营。
    七营有近百人,皆是两个月前被抓的,在正式绑定玄兵之前,大家需要一直在矿场中干着繁重的苦力。
    不得不说,武象宗在榨取剩余价值方面很有心得。
    朱善真脚步不疾不徐,朝伙房走去。
    此时已是傍晚,夕阳斜照,大家陆续从矿区干完活回来了。
    朱善真与两人并行,刻意放慢脚步。
    等他们走远,顺势拐进巷角,向七营的外围走去。
    却不想刚走两步,正撞上一个蓝衣弟子。
    矿区里的监工任务,多半是武象宗的杂役弟子负责。
    这些没有潜力更进一步,被当做杂工使唤的弟子在宗门内属于最为底层的存在,但在这里,个个神气。
    “你要去哪?”对方警惕盯着朱善真。
    “阿弥陀佛,小僧眼睛受了伤,还有些迷糊,敢问师兄伙房怎么走?”朱善真眼色平静,双手合十。
    他被迫种上了共生诀,叫对方一声师兄倒也合理。
    这个杂役弟子认得朱善真,毕竟和尚可不多见,于是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不过他又道:“正好我们也要去那边,你跟着我们走。”
    两个兵奴抬着铁锅跟在这个杂役弟子身后。
    铁锅之中还散发出阵阵肉香。
    朱善真唇角挂着恬淡的笑意,不惊不扰,应了一声“好”,便只得调转步伐,跟着他们去往伙房。
    离开时,目光回眺矿区四周。
    这里位于崇山峻岭之中,是武象宗的腹地。
    撇开这个不谈,矿场内的管事、监工,也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再外围,还处处布防有哨塔。
    看来直接逃跑是没戏了……
    朱善真眼见为实,跟着杂役弟子回到伙房。
    此刻这里,已经有十多人吃上饭菜了,沐宁芳一人坐在角落。
    朱善真双手合十,结果热脸贴了冷屁股,沐宁芳啃着馒头,夹着菜,对他视而不见。
    “咦,这香味,是灵兽肉?”
    一人端着饭,跑到铁锅前重重地嗅了一口。
    灵兽肉是补食,除了补充能量,对修炼的起步也大有裨益。
    灵修的修行,需从被动的吸食灵气开始,这一过程,会逐渐凝聚出灵纹显现在身体表面。
    灵纹对于肉身力量的增幅很明显。
    当灵纹数量达到九数时,便可冲击第一个境界,灵感境!
    所谓灵感,是指能自主感应天地灵气,并纳体修行。
    因为从小在万法寺生活的关系,朱善真对灵修的体系不甚了解,但奴营中不乏已经练出灵纹的狠人,几经对比,他自觉凭借着金钟罩和一指金刚法两门武学,可以和两道灵纹的人过招。
    不过这只是粗略比较,灵纹显现在不同的身体部位,强化的部位也就不同,战力表现也会有所区别。
    论整体,肯定还是朱善真这种全身锤炼的要强。
    但奈何人家突破快,而且成长空间大,武道没落可见一斑。
    朱善真走神的功夫,那名杂役弟子命人将铁锅掀开。
    顿时,肉汁的香味更浓了。
    此刻伙房内,谁还有心情去吃普通饭菜?纷纷凑过来,垂涎欲滴。
    与玄兵共生,其实就是互相争夺身体控制权的过程,自身实力精进一分,结局都可能不一样。
    就连冷淡的沐宁芳,也站在人群的外围,等待争抢妖兽肉。
    那名杂役弟子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伸手从铁锅中拿起一块灵兽肉吞入口中,咀嚼着笑道:“这是草灵鹿的肉,即便是我,也很少尝到啊,你们今天有口福了。”
    草灵鹿是一种食草灵兽,肉中能量温和,很适合刚起步的灵修食用,像武象宗这种坐拥大片山林的,还会进行人工饲养。
    虽然这次送来的,都是些边角料,且少了半锅,但足够振奋人心了。
    大家吞了吞口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跃跃欲试。
    就连朱善真也有所意动了。
    原主守戒,他可不会,努力强大自身才是最根本的。
    杂役弟子又从锅里挑了两块大的自己吃掉,等伙房里的人渐渐多了,才退到一边,看好戏般的说道:“一人一块,先到先得。”
    他话音刚落,朱善真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裹挟着前进,所有人你推我搡,都想要去锅里挑块大的。
    “嘿,都给我靠边!”
    骚乱间,一个矮壮的男人腾空飞出,稳稳当当落在了最当前。
    轻而易举挑走了两块。
    对于此举,没人敢有怨言,只因此人是凝出了两道灵纹的狠人,
    放眼整个七营,达到这种程度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就连看热闹的杂役弟子也未出面阻止。
    他是说了一人一块,但又没说不听会怎么样,想要多吃,拳头够硬就行。
    经过这矮状男人的镇场,大家的情绪也有所回落,自觉等待已经凝出灵纹的人先挑。
    包括沐宁芳的五人挑过后,这才又混乱起来。
    朱善真被夹在人群中,没人在意他的存在,觉得他碍事的,还会把他往后推。朱善真面不改色,脚步一沉,浑身的肌肉仿佛被唤醒了一般,结块如磐石。
    自幼修行金钟罩,已经练到了第二关,可以做到无须起手式了。
    朱善真犹如湍流中的砥柱,不为外物所影响,徐徐挪步。
    刚开推他的人发现朱善真非但没被挤出人群,反而又来搅局,当下有些恼火,“你个不吃肉的臭和尚,来捣什么乱?”
    又是拍掌推出,但这次,他拍到铁板了。
    朱善真的胸膛坚硬炽热,轻轻一挺,便将他震开。
    这还是朱善真收力的结果,否则这人被震开,肯定会撞倒一大片。
    没过多纠缠,朱善真稍稍加快了脚步,倚仗着金钟罩,他其实算得上七营中最强的几人之一了,只是之前不显山不漏水而已。
    很快,他便成功抢到了前排的位置,在锅里挑了一块卖相不错的肋排。
    也不是不想多拿,只能说刚到陌生环境,一时放不开手脚。
    等拿着肉退出争抢的人群,沐宁芳恰好在旁边。
    她眼中的画面有些不可思议,那个成天喊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的和尚,竟然手里拿着一块沾满油腥的肉!
    这是听进去我的劝告了?沐宁芳顿时宽慰了一些。
    就应该这样嘛,在这种地方,没日没夜的干活,之后还要被当成玄兵的养料,不吃好怎么能有活命的机会?
    不过也没有走近和朱善真搭话的打算,顾自回到位置继续吃饭。
    朱善真也找了一处位置坐下,而就在他准备尝一尝灵兽肉的滋味时,手中的肉却莫名消失了。
    他眉头一皱,抬头便是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自己座位身后,俯身下看。
    那块灵兽肉已经落在了对方的手中。
    他的年纪并不比朱善真大多少,两眼微垂,眸光打量着朱善真,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看样子眼睛是好了。”
    “还是说早上那痛不欲生的样子是装的?”
    没有追求答案的意思,年轻人拿着灵兽肉走回自己的小团体所在。
    “我就说你们这些和尚虚伪,让人恶心,终于破功了啊。”
    在畅快的笑声中,拿着肋排大口撕咬起来。
    旁边还有个小胖子帮腔道:“你一个和尚,不是吃素的么?看来不是正经和尚。”
    其余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这帮人经常抱团混迹在一起,其中的核心,当然是刚才夺走朱善真灵兽肉的年轻人。
    他叫周延,已经凝出四道灵纹!
    一些实力较弱的杂役弟子,基本也就这个水平,可见其恐怖。
    听着讽笑声,朱善真的神色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是有仇必报的主,别人当面来这么一手,他可忍不了。
    况且之前致命的眼伤,也是这帮人搞的鬼。
    新仇旧恨都在。
    虽说以周延的实力,打起来未必能讨到好,但打不打得过,和敢不敢打向来是两回事。
    没有言语,朱善真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而就在此时。
    一股白色的气团突然从周延的体内飞出,被他吸收干净。
    随之还浮现出一段文字:
    【检测到你吃亏了,为此周延向你支付了大量的福运为代价。】
    福运吸收,面板上的福运数值,从原先的27,增长到了35!
    朱善真眼前一亮,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金手指的效果。
    不得不说真霸道啊,说抽就抽,仅仅是一块肉而已……
    这对于周延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一个得到福运,一个失去,总不可能只有他有变化吧?
    朱善真正想着。
    周延突然眉头皱起,把吃进嘴里的肉给吐了出来。
    只见肉渣上沾着血丝,半颗牙齿显而易见,
    这是啃肉把牙齿啃下来了?
    所有人大跌眼镜,周延可是凝出了四道灵纹的狠人啊,牙齿怎么这么脆弱?
    而且这肉大家都吃了,就他咬到硬骨头,点真背!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