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蜕变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朱善真盘坐在床头,全身上下沐浴在金光之中,神圣无比,也就对铺的男人睡得死,否则肯定会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
    灌顶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金光便渐渐消失,隐入朱善真体内。
    而后,他身上的肌肉不自觉隆起。
    各处窍穴,浮现出淡淡的金光,金光相连,形成金线勾连全身,尤其肌肉堆叠处更为明显。
    它的存在,仿佛能给朱善真带来极其恐怖的瞬时爆发力。
    朱善真尝试着握了握拳头。
    随后,长满厚茧的食指和中指,对着前方虚空探出。
    在这一瞬,朱善真恍惚间看到指尖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黑线。
    速度太快了。
    过了稍许,衣袖摆动的声音才在夜里传开。
    但转瞬淹没于床对面的呼噜声。
    朱善真观察了一阵对面的情况,见自己这个室友睡得很香,便安心地继续审视自身。
    “我这是将金钟罩和一指金刚法提升到第六关了?!”
    平静的目光中难得流露出了喜色。
    毕竟才成功祈愿一次,就将两门武学修炼到名义上的最高境界,换谁都会忍不住激动的。
    这两门武学都是极难修炼的硬功。
    属于同源,所以万法寺的弟子经常一并修炼。
    金钟罩主防守,一指金刚法主进攻,二者相得益彰,攻守兼备。
    寻常弟子,运气吐纳两年,入得第一关。
    再捶打两年,可入第二关。
    到了这一步,普通拳脚对其已经造不成伤害,指力堪比硬木。
    但要再有所进步,可就得讲天赋和毅力了。
    也许苦练一辈子也难有所成。
    朱善真搜刮记忆,万法寺现在的武僧中,还未有人修炼到第六关。
    一旦将这两门武学修炼到第六关,在武道时代可步入一流高手的行列!
    常人手持任何尖锥锋刃,都难伤分毫。
    一指点出,皮开肉绽那是理所当然,开碑裂石也不在话下。
    即便是在这个人人修灵的时代,也绝非等闲之辈可以招架。当他鼓起肌肉时,金光勾连出的金丝甲便会浮现。
    这是密迹金刚的馈赠。
    朱善真因为喜欢看天龙八部,所以还专门调查过这个名词的含义。
    甚至连佛教和印度神话都做了一定了解。
    这个密迹金刚是一位神通广大的鬼神力士,原本是印度神灵毗湿奴的侍从,后转变为佛门中勇猛的护法神。
    手持金刚杵,袒露上身,作忿怒相。
    本是一位,但在殿中却塑有两尊佛像,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哼哈二将。
    朱善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灵是否只借其名,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新审视肌肉上淡淡的金光。
    它的存在给武学带来了超脱的变化,威力和寻常金钟罩、一指金刚法又有不同。
    一次尝试就有如此效果,收获不可谓不丰。
    忽然,朱善真又想起一件事。
    记忆中,原主的师父曾说起过,金钟罩和一指金刚法还有第七关。
    不过这一关,需要修炼失传已久的劲气内功。
    因为没有劲气内功的修炼法门,所以导致这两门武学少了些耀眼的地方。
    不过在接触了灵修后,朱善真不由琢磨,是否可用灵气代替劲气内功,将两门武学推演到第七关?
    从本质上讲,劲气和灵气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灵气的适应性更强。
    朱善真觉得这件事有戏。
    不过。
    就暂时而言,这件事离他有些遥远,他现在可是连一道灵纹都没有凝练出来呢。
    一来原主不吃荤,偏偏灵修前期最是需要进补。
    二来万法寺也有着规矩,不让弟子修灵,否则逐出寺院。
    也许是身体的缘故,朱善真一想到万法寺,心就会变得柔软,但也仅此而已,为了变强,他不会忌讳太多。
    修灵,该修还得修。
    刚来这个世界,朱善真没有太多的资本逆潮流而行。
    “还有三天就要绑定玄兵了,绑定仪式上就有两成的死亡率,之后三个月的观察期,每天都可能血肉消亡殆尽。”
    一想到这件事,朱善真眉头便皱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他确认过,这个矿场靠硬闯是绝对不可能逃离的。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尝试了?
    沉思中,朱善真注意到了放置一旁的佛珠手链。
    “既然这帮监工可以贿赂,那有没有可能从他们口中得到逃生的办法?”
    只要意思到位,有时候魔门的人反而更通融,毕竟他只是一个兵奴而已,就算死了,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得好好研究研究,这串手链是原主师父所赠,宝物算不上,可对于佛门信徒而言,也是一件愿意花高价钱收购的好东西。
    现在这种情况,该舍也得舍了。
    如果不行,那朱善真也只能跟其他兵奴一样,去搏一搏那小的可怜的生还几率了。
    硬逃无异于找死。
    调匀呼吸,身上的肌肉线条渐渐抚平,朱善真看着消耗殆尽的福运,有些意犹未尽。
    但旁边的呼噜实在恼人,继续打坐了一会静心,随后便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
    朱善真跟往常一样,出工来到矿场。
    这是一处云铁矿脉,夹杂着一些其他珍贵矿石,对于炼兵的武象宗来说,极其重要。
    “你们几个,谁去把东区矿洞里的碎石清理一下?”
    作为监工的杂役弟子,目光扫视过朱善真等人,结果却无人应声。
    前几日东区发生了小幅度坍塌,虽然后来稳定了,但依然没人愿意去,那里地形复杂,就算没危险,干活量也是很大的。
    七营中大部分人已经分配了任务,此刻这里就只剩下朱善真,沐宁芳,那个矮壮男子,和周延一帮人。
    “要不你们几个抽签。”
    见无人应答,杂役弟子皱眉道。
    签纸很快写好,搅在一起摇匀,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朱善真注意到周延的目光与杂役弟子交汇了一下,随后便不怀好意地看向自己。
    回想起昨日在伙房的不愉快,朱善真立刻心知肚明,这是要找他麻烦啊。
    不过他毫不在意,以他现在的实力,一个周延还不够看的。
    所有人分配好了签纸。
    朱善真有了心理准备,摊开一看,结果却出乎预料。
    只见纸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东区的字样。
    “谁抽到东区了?”
    杂役弟子目光扫视,最终落在朱善真身上。
    沉默。
    无人应答。
    杂役弟子沉声又问了一遍。
    这个时候,周延却是将签纸举了起来,脸色难看。
    大家朝他看去。
    杂役弟子愣了愣,暗说怎么是他抽到了。
    明明做了手脚的啊!
    周延也是一脸疑惑,从昨天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运气特别背。
    甚至,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杂役弟子故意拿钱不帮忙。
    一旁处,朱善真笑了笑,看来福运对一个人而言还真是相当重要啊,否则做什么都不顺遂。
    “既然如此,那东区的活就交给你了,小和尚。”杂役弟子吐了一口气,转身对朱善真道。
    “凭什么,不是周延抽到了签?”
    沐宁芳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出来道。
    “凭这里我说了算。”
    既然暗的不行,杂役弟子也就把话挑明了,他亮了亮套在手上的指虎,气势十足,不容置疑。
    周延等人发出了轻笑声。
    而沐宁芳也是咬牙偃旗息鼓下去。
    “算了。”朱善真向沐宁芳宽慰一笑,随后双手合十应下,“一切便按师兄说的做。”
    对于朱善真的识趣,杂役弟子很满意,语气稍有缓和,“不错,这是你们最后一日干活了,明日开始你们将有两日的调理时间,以应对玄兵绑定仪式,好好干吧。”
    把任务交代清楚,杂役弟子便管自己悠然离去了,他不知,在他走的时候,一道白色气团从体内飞出,最终被朱善真完全吸收。
    【检测到你吃亏了,为此刘泰向你支付了大量的福运为代价。】
    这个叫刘泰的杂役弟子贡献出来的福运比周延要浓厚不少,让朱善真的福运点数一下涨了9点!
    算上剩下的5点,又可以进行一次祈愿了。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