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反悔了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东区的矿洞范围这么大,你一个人得干到什么时候?”
    沐宁芳愤愤不平。
    任谁都看得出来,刘泰站在了周延这边,在刻意针对朱善真。
    她扭头对朱善真说道:“看在你是出家人的份上,如果你开口求我,我倒是可以搭把手,两个人干活总是要快一些,否则你今晚肯定要饿肚子了。”
    “不用,沐姑娘不也有负责的区域么?”
    朱善真摇头谢过。
    既然知道自己被针对了,就没必要把沐宁芳也拉下水,这会碍事。
    以他现在的实力,周延之流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沐宁芳的关心让他很受用,这说明和尚的身份不见得都是负面效果啊,亦或者单纯是看他长得帅?
    不着边际地遐想了一下,朱善真的视线落到远处。
    周延和他的小团体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有一人跑开了。
    忽的也朝这边看来。
    两人视线交汇,周延指了指自己缺失的牙口,露出挑衅的笑容。
    幼稚。
    朱善真双手合十,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如果是昨天,他还想着新仇旧恨一起算,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但随着实力提升后,他看周延的举动就像是小孩在无理取闹。
    不过这个小孩诚心讨打,那朱善真也就没必要留手了,你不是想把我引到无人的矿区么?那就遂了你的意,看看到底谁才是猎人。
    将僧衣的袖口绑好,朱善真推着独轮车进了矿洞。
    他走后不久,周延等人在原地等了片刻,然后就看见那个小胖子拿着两把明晃晃的钢刀走来。
    “怎么,你要帮那个和尚?”
    周延注意到沐宁芳到现在还不走。
    沐宁芳沉默不言,片刻后终于放弃了挣扎,扭头离开。
    在她看来是朱善真自己犯傻,无论什么结果都得承受。
    只是,看着善良的人受欺负,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就像当初看到她爹被亲手带出来的徒弟活活打死一样……
    沐宁芳很特别,她是自愿来到奴营的。虽然成为兵奴九死一生,但却是她最有希望获得复仇的力量的地方!
    地形复杂的矿洞内。
    这里的隧道仅供两人并排同行,伸手就能摸到岩壁。
    在灰白的岩壁之中,星星点点的云铁矿石熠熠生辉,伴生着少量其他矿物,令整个隧道带有几分梦幻色彩。
    朱善真将独轮车放置在一旁,静坐着等待周延他们过来。
    可左等右等,也看不到人影。
    无奈之下,只能先干活,将隧道里的碎石运送出去。
    毕竟还在奴营中,如果一点活都不干不好交差。
    这一干便是一个时辰。
    推着独轮车进出几趟,到哪都没碰到周延。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这帮人没有堵截的意思?
    朱善真懒得多想,推着独轮车经过一个岔路口时,被角落的一块石头绊到,好在朱善真手劲够大,没有翻车。
    但就在他回头看时,却发现那块石头有些特殊。
    退去灰白的皮壳,里面晶体竟然成剔透的血色!
    “这是,血珀石?!”
    朱善真将独轮车停在一旁,过去仔细端详了一阵。
    这块半嵌在地上的石头,已经生出了血管状的红纹,肉身晶莹剔透。
    当手指靠近时,有着一股奇异的灼热能量被引动,不是凡品。
    “记得一个月前,其他营的人也挖出来过一块拇指大小的血珀石,结果被管事奖励了一颗灵丹。”
    “这块血珀石有拳头大小,价值难以估量!”
    朱善真原本就想着找路子,看能不能获得从这逃离的信息,这块血珀石的出现可以说恰到好处。
    抬头看了看四周,矿洞的各条岔路都没有动静。
    于是,朱善真便耐心地将这块血珀石挖出来,放入车上的石碓中,若无其事地向外走去。
    走着走着,前方传来一阵交谈声。
    朱山竹抬头看去,发现是八营的人。
    那个带头的壮汉,名叫吴翠寒,实力不输周延。
    但并不喜欢别人叫他全名。
    据说吴翠寒以前是附近稻庸城某个混混帮的头目,经常干刀尖舔血的活计,因此即便是周延,对他都有几分忌惮。
    没想到没碰到周延,倒遇上八营的人了,朱善真看了看左右,发现这里的确是两营的交界处。
    “咦,你是七营的那个小和尚?”
    正在和身边的人聊天的吴翠寒注意到朱善真的存在。
    几个人围了过来。
    “阿弥陀佛,小僧被刘师兄叫来清理东区的落石,正准备离去。”
    朱善真双手合十,即便怀有重宝,神色也十分平和淡定。
    “你还真倒霉啊,东区的活竟然分配给你了。”吴翠寒杵着一把铁锹,咧嘴发笑,摆了摆手,示意朱善真过去。
    朱善真推着独轮车离开。
    “等等。”
    但没走几步,吴翠寒又叫住了他。
    吴翠寒走过来,目光落到朱善真怀里,不怀好意道:“你这口袋里鼓囊囊的,装的啥?”
    “是一些好看的石头,上交上去,说不定有奖赏。”
    朱善真将怀里五颜六色的石头全部抖落了出来。
    吴翠寒检查了一下,兴致缺缺,这些石头全都是很普通的货色,即便上交也不会有任何奖励。
    “走吧走吧,果然跟大家说的一样,笨头笨脑的。”
    吴翠寒和朱善真差身而过,走向同伴那里。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同伴似瞧出了端倪,急上前两步,二话不说,将独轮车踹倒。
    哗啦!
    石头滚落了一地。
    那块拳头大小的血珀石在众多石块中尤为显眼。
    “好哇,你个臭和尚敢跟老子耍心眼。”
    吴翠寒怒了,回身一把抓住朱善真的衣领。
    “老大,这是血珀石,拳头大小的血珀石,我们发了!”
    有同伴激动道。
    之前有人上交一块拇指大小的血珀石,就得了一枚灵丹,服用后直接凝聚出了一道灵纹。
    把这块血珀石上交,还不得奖励十几二十颗的?
    吴翠寒也是露出了贪婪的神色,眼下绑定仪式将近,正需要灵丹提升实力,今天真是赚大发了。
    “阿弥陀佛,那块血珀石是小僧挖出来的。”朱善真道。
    “嗯?你还敢说,这里是八营的地盘,血珀石自然归我们所有。”吴翠寒一把将朱善真甩开,喝道,“今天老子心情好,还不快滚?”
    “哎。”朱善真叹了一口气,看这几个人气势汹汹,便不再做争辩。如果没有金手指,他早就动手了,可是现在这样,似乎能吸取到很大一波福运?
    果然,就在朱善真离去时,一道道气团被他吸引而来。
    【检测到你吃亏了,为此吴翠寒向你支付了大量的福运为代价。】
    【检测到你吃亏了,为此谭七向你支付了少量的福运为代价。】
    ……
    一共七八条信息,见者有份。
    朱善真打开面板一看,发现福运已经积攒到37!
    正高兴时,还发现从吴翠寒身上吸收来的气团,竟带着几缕血气。
    福运他是正常吸收了,但这几缕血气,却逃过了他身体的吞噬,最终游离到了眼睛,钻了进去。
    那一刻,就像是干渴的旅人喝到了清泉一般,通体舒畅。
    只不过视线中的事物被血色浸染,看起来有些阴森可怖。
    “喂,你还傻站在这干什么,难道要我们把你打一顿才开心?”吴翠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手托着血珀石,戏谑大笑。
    其余人也跟着笑起来。
    笑朱善真愣头愣脑的,想不被欺负都难。
    朱善真回过神来,视线也很快恢复正常,他一边琢磨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重新推动着独轮车离开。
    可刚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
    既然已经触发吃亏是福的奖励,那可不可以把血珀石再要回来?
    “嗯?”吴翠寒看朱善真又停住了,脸色一黑,沉声道,“难道我讲话就这么不好使么?”
    带人朝朱善真围过去。
    朱善真看着周围不怀好意的众人,双手合十,坦诚道:“小僧反悔了,这块血珀石,我得带走。”
    寂静。
    谁也没想到朱善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面面相觑,随后便是爆发出难以抑制的大笑声。
    他们这帮人,有一半都已经凝出了灵纹,吴翠寒更是一位四纹高手,在他们看来,朱善真是脑袋被石头砸了,才会说出这种昏话。
    然而面对众人的讽笑,朱善真的心境丝毫不为所动。
    双手合十的动作,肌肉正一点点鼓胀起来……
    与此同时。
    周延带人站在矿洞深处的岔路口,眼神疲惫。
    这特么,哪条路才是出去的?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