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筛选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大约一炷香过后,管事岳林峰带着刘泰等人才来到集合地点。
    在那抱怨和诉苦的人立刻噤声,不敢再有任何多余的动静,眼神惴惴不安地随着岳林峰渐渐走向高台。
    也有人表现淡定,朱善真的室友张太平算是其一。
    周延也是。
    还有九营当中一对矮个双胞胎。
    他们人手拿着一把弧形刀,看眼神气势,显然有武道的底子。
    如果从小开始打磨肉身,修炼一门武艺,在步入灵感境之前,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岳林峰站在高台上,随即让人下发纸条。
    他朗声道:“经过两个月,你们的身体调理得差不多了,是生是死,能否成为我武象宗的一员,便全看你们能不能熬过这最后一关。”
    纸条很快分发到朱善真手里。
    尽管他很想知道上面写了上面,但并没有第一时间拆开。
    其余人也都一样,只小心将纸条拿好,在这种鬼地方,稍有僭越的举动,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看样子,在绑定仪式之前,还要进行一轮筛选。”
    沐宁芳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眉头紧蹙。
    绑定仪式本身,就有两成的死亡率,之后三个月的观察期,死亡率更是恐怖。
    没想到在这之前还要进行筛选!
    武象宗锻造的玄兵,其威力果然是靠无辜的人命堆出来的。
    朱善真沉默不言。
    回想起去找岳林峰时,对方的说辞,锻造玄兵的材料颇为珍贵。
    而玄兵能绑定的次数是有限的。
    如果是这样,那在绑定之前对绑定者做一次筛选,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筛选过程……
    就在朱善真思绪万千时,高台上的岳林峰目光扫视而过。
    没有停留,便又挪到了别处,岳林峰见纸条发放完毕,淡笑一声,道:“你们现在手里都已经拿到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内容关乎你们能否顺利地绑定玄兵,切记等到正午时分才可打开。”
    “其余的话,我也不多说,绑定仪式的法台设立在宗门附近的翠渺峰,稍后会有人带你们过去。”
    “记住,务必在太阳落山前到达,过时不候。”
    岳林峰说话的语气颇为平静,将内容宣读完后,便走下了高台,带人离开。
    但场上众人的情绪久久不能平静。
    尤其是那句“过时不候”,吓得大家直缩脖颈。
    以武象宗的行事风格,这句话很可能代表着,他们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所有人列队,随我们前往翠缈峰。”
    岳林峰走后,由杂役弟子扮演的监工便将队伍调整为一长列,徐徐驶离矿区,一头扎进植被茂盛的山岭之中。
    此时清晨刚过,光线正好。
    山林虽然原始空幽,但这么多人走在小道上,倒也心安。
    “他们真的会顺利把我们带去翠渺峰吗?”
    队伍的末梢位置,朱善真和沐宁芳站成一排,沐宁芳自小就跟随她爹在外走镖,对野外的环境相当熟悉。
    这片树林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听她这么说,朱善真的神经也是警觉起来。
    他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到不远处的周延身上。
    而周延,此刻正与旁边的刘泰低声说着什么。
    时而抬头,看向左右。
    这家伙和杂役弟子刘泰关系不错,如果有风声,肯定第一个知道。
    “待会他有行动,我们跟上。”
    朱善真眼神示意,沐宁芳愣了愣,旋即心领神会。
    队伍犹如一条长龙,就这么在林间平稳地行进着。
    也不知过去多久,树林两旁竟传来震动声,而与此同时,队伍中有几人率先有所行动,纷纷四散开来,寻找山石、断壁作为掩体。
    周延赫然就在这些人之中。
    “走!”
    朱善真和沐宁芳第一时间跟上,在附近找了一处洼地蹲下躲好。
    也就在下一秒。
    大量的草灵鹿从林间现身。
    它们似乎受到了惊吓,朝着队伍横冲直撞过来。
    草灵鹿只是很寻常的食草类灵兽,性格温顺,但是此刻受到惊吓,那冲撞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而且规模不小,气势磅礴,一下就把众人给镇住了。
    不是要绑定玄兵么?这演的是哪一出?
    还未来得及细想,便本能地到处逃窜,但他们大多没能凝聚出灵纹,即便凝聚出了,也不过一两纹,如何能跑得过四条腿的草灵鹿?
    当下就有惨叫声此起彼伏传来。
    “果然事情没这么简单。”沐宁芳啐了一口,岳林峰故意不把事情说清楚,就是要大家放松警惕。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便过了正午,而此刻外面的动静也小下来了。
    朱善真和沐宁芳不约而同拿出纸条,摊开一看,只见两人的神色,皆是一惊。
    对视一眼,将纸条的内容展示给对方。
    “都一样,明明是武象宗强行把我们虏来的,结果绑定玄兵,还要挖一人的心脏过去才有资格。”
    朱善真露出一抹惨笑。
    这筛选的方式还真是简单粗暴,先用灵兽群将人冲散,然后让大家自相残杀。
    “纸条上还绘制有前往翠渺峰的地图,他们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可偏偏还说会有人带我们去,果真是魔门的作风。”
    不齿归不齿,但沐宁芳一想到自己是自愿来的,便无奈叹息了一声,不再多言。
    从洼地中走出。
    此刻树林里,那些带路的监工已经不见了。
    到处都是草灵鹿在低头吃草。
    而在刚才的冲撞中没能及时逃跑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有的被踩踏到要害部位,没了声息,还有一些人吊着最后一口气,不断呻吟哀嚎。
    沐宁芳想到纸条上的任务,一看满地的尸体,不正是现成的材料么?
    可要挖去心脏,一想到这,沐宁芳便感到一阵不适。
    她虽然看起来身经百战,但其实从未杀过人。
    “你的动作如果再慢一点,可就没货了。”
    忽的,沐宁芳听到不远处朱善真传来声音,她怔怔地看过去,发现这个穿着僧衣的和尚,竟蹲在一具尸体前。
    徒手捏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你。”
    沐宁芳瞪大了眼睛。
    小和尚杀人了!
    即便这人原本就是断气的,这一幕依然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紧接着,还不等沐宁芳缓神,之前的幸存者都在进行同样的操作,尽管很多人身不由己,但大家都知道武象宗的行事风格,不按照他的规矩来,那死的就会是自己。
    眼看着一具具尸体被人盯上,沐宁芳也有些着急了,她定了定心神,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来到附近一具尸体前。
    “不,不要杀我。”
    这人的腰被踩烂了,血流了一地,但没有死透。
    这次沐宁芳没有犹豫,一刀便刺进了那人的胸膛。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