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杀!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树林中,经过草灵鹿的骚乱后,两百多人的队伍,少说直接折损了五六十人。
    而其余人,也因为要完成任务,开始互相敌视,逃散。
    看到这一幕,朱善真不得不感叹人命如草芥,仅仅是武象宗的一个规则,就引得大家自相残杀。
    而根据记忆,这里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缩影罢了。
    灵修兴盛,力量空前膨胀,王朝出现颓败之势,各地军阀世家圈定势力范围,明争暗斗,这样的一个乱世,寻常人如何能活得明白?
    “小和尚,你刚才为何能做到平常心?你不是和尚么?”
    就在朱善真思绪万千时,旁边的沐宁芳不由问道,她才从杀人的情绪中走出,看了看周围凄惨的景象,又不免唏嘘起来。
    “和尚不会轻易杀生,但为了自己的安危拿起屠刀,佛祖不会怪罪,要怪就怪这个世道吧。”朱善真笑了笑,没有解释太多。
    沐宁芳觉得朱善真的说辞有些牵强,不过这不重要,毕竟她曾经也跟朱善真讲过,在这种环境下,阿弥陀佛救不了人。
    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突然,刚刚安静下来的树林,又响起了震天的咆哮声。
    紧接着几头棕熊出现在众人视野。
    沐宁芳脸色一白,道:“是岩爪熊,这家伙是吃荤的,可不像草灵鹿这么好糊弄。”
    “走吧,任务也已经完成了,我们还得趁着日落前赶到翠渺峰。”
    朱善真起身,附近的草灵鹿察觉到岩爪熊的存在,也纷纷逃离,而那些还处在对峙中的人,也暂时放下了恩怨。
    好在岩爪熊的行动速度并不快,并且附近的尸体很多,朱善真和沐宁芳走了一阵,便彻底摆脱了这些大块头。
    环顾四周,这里的树木更加茂密了,光线极难穿透进来,以至于空气有些阴冷潮湿。
    朱善真和沐宁芳警惕着脚下,生怕草丛中窜出一条毒蛇之类的。
    刚走没多久,便是看到一个矮状男子单独面对一帮人的围困。
    张太平?
    朱善真神色一动,而对面那帮人,好巧不巧,正是周延他们。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
    面对七八人的包围,张太平一如往常的淡定。
    他眼中始终只有周延一人。
    周延心里犯起了嘀咕,之前在奴营的时候,张太平就非常神秘。
    “那株紫灵果是我们一同发现的,你却想独吞,胃口会不会太大了?你若肯拿出来分一分,我不会为难你,甚至咱们今后还可以站在同一阵营。”
    因为摸不清张太平的底细,所以周延也难得的缓和了语气。
    尽管他这几天吃下了吴翠寒的底蕴后,实力又有所精进,距离那五纹只差一线。
    但这样的实力,依然有翻车的风险,殊不知九营的双鹰,两人都达到了五纹的程度。
    如果眼前的张太平也是如此,即便周延心有不甘,或许结局也不会改变太多。
    “没得商量?”张太平不悦道。
    他虽然长得矮,但体格相当强壮,此刻瞪眼,压迫感非常足。
    “没得商量,你必须把紫灵果交出来。”周延笃定道。
    张太平见状,也不再言语,将手缓缓伸入怀中。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着实吓到了众人。
    周延更是后撤了两步,来到一颗树旁,如果张太平甩出暗器,他可以第一时间躲到树后。
    可偏偏,张太平拿出的是一本书。
    就在众人疑惑间,他拇指沾了沾口水,就这么翻阅了起来。
    古怪!
    周延越看张太平越古怪。
    临阵看书,不是对自己实力有万分自信的人,能做得出来?
    “张太平,你考虑得怎样?”
    周延再一次询问,不过这次,他的底气已经不足了。
    “如果你不愿分,拿其他值钱的……”
    “张炎正醒世恒言第三条,唬不住……就跑。”
    就在周延因为惧怕张太平,而想要退一步时,张太平嘴里振振有词,随后将书合上,放入怀中。
    趁着大家还在计算他虚实时,一个蹬步,跳出包围圈,随后灵敏地消失在了视野里。
    周延:“……”
    此刻,他终于知道自己被耍了。
    这张太平根本就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货!
    “把东西收拾好,给我追!”他怒道。
    不过这时,一只兔子突然从后方的草丛蹦了出来。
    众人回身看去,却是发现朱善真和沐宁芳正观望着这边的局势。
    “被发现了。”沐宁芳心一惊,按说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兔子?
    “呦,这不是老熟人么?”
    “明明是个和尚,旁边却一直跟着个女人,果然不正经啊。”
    因为在气头上,周延看到朱善真,仿佛看到了撒气桶,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跟班小胖子心领神会,紧了紧手里的钢刀,与其他人一道,朝两人包夹而去。
    “跑了一个讨人厌的,先解决你们倒也不错。”
    周延捡起散落在地的包裹,然后提刀走来。
    朱善真眉头紧皱,他发现这些包裹很多还沾着血迹,款式也不尽相同,似乎原本不属于周延他们。
    “你们竟然趁着这个机会截道?”
    沐宁芳也瞧出了端倪。
    “什么截道,说得这么难听,我不过是在帮宗门剔除一些垃圾罢了。”周延走近,将包裹放下,随后举刀指着朱善真。
    “其实你那虚伪的性格,和武象宗还挺适配的,但可惜,我看你们和尚不爽,所以,你只能到这了。”
    他话音刚落,小胖子等人便是一同挥刀,朝朱善真和沐宁芳劈砍过去,那小胖子也是凝出灵纹的狠人,而且两道灵纹皆在右手手臂,这也导致他挥刀的动作非常迅猛。
    沐宁芳立刻拿出匕首应对,但格挡住了其他人的攻势,唯独差点被小胖子砍中,他虽然凝聚出了三纹,可三纹分散,且都不在手部,以至于比拼力量上有所不及。
    最终还是朱善真一指弹开小胖子手中的钢刀,沐宁芳才躲过一劫。
    “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朱善真一人应付着众人的包夹,一掌将沐宁芳推出了包围圈。
    “可是对方这么多人。”
    如果是几天前,她肯定走了,武象宗的环境就是自私自利。
    但是这几天朱善真又是送丹药,又是和她一同行动的,要说没一点感情也不现实。她内心深处本来就是善良的人,这种时候怎么能弃同伴于不顾?
    “滚!”
    就在沐宁芳打算和朱善真一同作战时,朱善真却回眸瞪了过来,那眼神并没有感情在其中,而是……真的在嫌她碍事。
    之前营造出来的同伴情谊就像是镜花水月,被一指生涩地戳破。
    沐宁芳醒悟,也不再感情用事,咬牙离开。
    从刚才一指弹开钢刀的手段来看,这个小和尚或许真的深藏不露……她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还真是感人至深的画面啊,要说你们没有奸情,我是一点都不相信,可是,臭和尚,你如果死了,那女人不就跟了别人么?你再深情又有什么用?”
    看着沐宁芳渐渐消失在树林中,周延也不阻拦,他笑了笑,随后一脸戏谑的看向朱善真。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呼吸瞬间凝滞,瞳孔睁大。
    因为包夹朱善真的七八人,此刻全都被朱善真扭了脖子,那小胖子的脖子粗,朱善真一扭,直接就旋飞了起来,血注飙飞。
    有几滴甚至还落到了他的脸颊上。
    “阿弥陀佛,虽然小僧不近女色,但即便你说的是真的,那只要小僧我不死,岂不是就没事了?”
    不知何时,朱善真已经走到了周延的面前。
    这些人死的实在是太快了,并且死状凄惨,所以即便是周延也感到头皮发麻。
    朱善真站在他面前,他的两腿僵直,都不曾动弹。
    朱善真唇角擒着温和的微笑,一只手伸出,从周延的脸颊划过,手上的血渍沾染在周延的皮肤上,积少成多,最终沿着下颌骨滴落。
    血是温热的,而这温度却像是从周延身上抽取的一般。
    他嘴唇泛白,双眼呆滞地望着朱善真,就看着他这么划动手掌最终停留在自己的脖颈处,慢慢捏住。
    动起来,动起来啊!
    周延自觉拥有接近五纹的战力,在奴营中横着走,如果可以动起来的话,肯定能打得过朱善真。
    但偏偏,他的手脚不听使唤,朱善真的眼睛就像是有着魔力,他越看,心越寒,如坠冰窖。
    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恐惧!
    “咦,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突然,旁边的树林中走出一人,正是杂役弟子刘泰。
    他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不是吧周延,你连这个小和尚都打不过?他不是三日前就该死了的么?”
    “刘大哥,救我!”
    刘泰的话唤醒了在冰窖中的周延,他眼中燃起了希望。
    然而下一刻,朱善真却已经出现在了刘泰身前,二话没说,一指划出。
    仿佛有着一道黑线闪过,刘泰的笑声还未停止,脖子便被抹掉了一半。
    “只有六纹吗?”
    看着刘泰直挺挺倒地,朱善真摇摇头。
    他也是六纹,不过只要是灵感境之下,他的一指金刚法就可以洞穿。
    刚刚燃起的希望,转瞬间熄灭,周延已经彻底呆滞了,他甚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还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和尚吗?
    他已经无法思考,因为朱善真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的视线也在天旋地转,最终掉入草丛中……
    “快落日了啊。”
    解决了战斗,朱善真的眸光变得温柔。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因为自己独自断后,而不小心从沐宁芳身上吸收过来的福运。
    转身离开了此处。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