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乌金铁杖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朱善真不是一个烂杀之人,相反还很有怜悯之心。
    但偏偏有的时候还是杀人省事,这能免去很多后续的麻烦。
    像武象宗这样的魔门,杀人不算犯戒,也没有太多的规矩可言,谁的拳头硬就听谁的,这很符合朱善真的心意。
    有了前面一人的错误示范,后面的兵奴说什么也不敢再逃了。
    上去炼化玄兵,尚且有一线生机,直接逃跑那是必死无疑啊!
    刚才那人是被谁所杀都没看清。
    “下一个。”
    在尸体被清除后,岳林峰又是喊道。
    这次上台的人,朱善真认识,正是他的室友张太平。
    明明看着他前脚走,朱善真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能第三个到。
    张太平走上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怀里拿出了那本《张炎正醒世恒言》。
    大家还以为他对玄兵做了什么功课,暗暗佩服准备周到。
    不曾想仅仅是嘟囔了两句,然后就把书收起来了。
    走到一种鞭子类型的玄兵跟前。
    张太平二话不说,扬鞭试着抽打起来,众人只见法台上狂蛇乱舞,破空之声犹如鞭炮炸响。
    “就它了。”张太平甩了几鞭满意道。
    “选择完毕,绑定开始。”岳林峰下达命令。
    下一刻,法台上的怒狮再一次激发出阵法。
    张太平在里面痛苦得呼天抢地。
    这一次的血光比起先前更加浓郁了!
    这说明这件玄兵要强上许多。
    “哎,这绑定仪式也太难了吧,这次估计又不行了。”有人愁眉苦脸道,也不怪他这么猜测,实在是张太平的动静太大了。
    唯有朱善真通过黑眼看到,张太平肩上的那只独角小鬼游刃有余,最终成功触摸到玄兵,将其握在了手中。
    这些寄居在人身上的小鬼,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某种象征写照?
    缺少线索的朱善真并不能解开谜题,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个小鬼没事,那也就意味着张太平成功了。
    果然,随着血光散去,张太平仰面朝天,大口喘着粗气,虽然看起来很艰难,他的确活了下来。
    手背上的柳叶印记有着血色锁链与鞭子相连,此刻还未淡去。
    “下一位。”
    不仅是失败死人,岳林峰没有情绪波动,就算是有人成功了,他也不准备多说两句。
    而有了张太平的成功,大家心中多少有了一些信心。
    一个个兵奴排队登台,有成功有失败。
    朱善真估算了一下,单就是绑定仪式这一环节,死亡率就在四成左右,远比监工与他们说的两成高多了。
    但不管怎样,活下来的人是幸运的。
    他们也为此感到庆幸。
    只要能熬过后面三个月的观察期,就能正式成为武象宗的弟子了。
    随着时间推移,那悬挂在远处尖山上的落日,也是彻底的消失不见,夜幕降临,法台周围燃起了明亮的篝火,欲与满天星辰争辉。
    “下一个。”
    岳林峰继续喊道。
    而此刻还未进行绑定的只剩下五人。
    九营人称双鹰的小个子双胞胎,沐宁芳,朱善真,以及踩着尾巴赶到的文弱的少年。
    听到岳林峰喊号,双胞胎之一走上台去。
    经过漫长的仪式,现在台上可供挑选的玄兵不多了。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把与自己现在佩戴的弯刀有些相像的兵刃,结局有惊无险完成了炼化。
    双胞胎另一位,流程也差不多,他们没有选择台上怨念最强的玄兵,而是求稳选择了第二档。
    “该我了。”
    那两人成功通过后,沐宁芳深吸一口气走上台去。
    朱善真用黑眼盯着她,发现沐宁芳肩上的那只小鬼有些特殊,竟长着一队肉翅,看着更像是恶魔了。
    沐宁芳上台后,台上只剩下两件玄兵,一件是乌金铁杖,一件是一把装饰有孔雀翎的猎弓。
    观察两件玄兵的骷髅纹,猎弓只有少量,散发出的邪恶气息她勉强可以抗拒。
    而那件乌金铁杖,怨念互相交织,都快形成实质的黑雾了。
    骷髅纹更是绘满了铁杖本身。
    天知道这武器吞噬了多少人的血肉。
    沐宁芳缩了缩,只能将目光放到猎弓上,她自小跟随爹爹走镖,弓马骑射可是基本功。
    “我选好了。”
    握紧了猎弓,沐宁芳转身目光坚定地看向岳林峰。
    “好,仪式开始。”
    岳林峰一声令下,法台上的血光冲天而起,在夜色中尤为阴森恐怖。
    朱善真能听到沐宁芳痛苦的嚎叫。
    在血光冲起的一瞬,她的目光就开始涣散了。
    身边的那只小鬼,也有些抵抗不住玄兵侵蚀的迹象,身形被逐渐吞入其中。
    “就这样结束了吗?”
    朱善真不由唏嘘。
    按理说沐宁芳凝了三纹,活下来的几率不低。
    他甚至开始怀疑,会不会是自己吸收了对方的福运,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如果真是这样,那沐宁芳死可就要算一点责任到他头上了。
    然而就在朱善真闭上眼眸,有些不忍去看时,那只即将被玄兵吞噬的小鬼,竟然煽动起了肉翅,企图飞离阵法的区域!
    尽管小半个身躯已经被侵蚀了,但这只小鬼的意志格外顽强,硬生生扛到了最后。
    随着血光消失,沐宁芳满脸是汗地瘫倒在地,她看着火光映照下的星空,眼眶稍稍湿润,仿佛觉得自己之前受的委屈都值了。
    虽然过程凶险,但成功后,那种意念与玄兵相通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下一个。”
    岳林峰无情地喊道。
    沐宁芳喘息了几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下台。
    “恭喜。”
    朱善真在经过她时,不由说道。
    两人目光交汇。
    沐宁芳释然地笑了,随后又正色道:“你要小心,最后那件玄兵非常古怪。”
    朱善真视线落向那件乌金铁杖,点了点头。
    玄兵被留到现在,要么是制式偏门,要么就是布满骷髅纹了。
    朱善真有心理准备,缓缓走上法台。
    “那件乌金铁杖,已经吞噬了九人的血肉了吧,竟还未达到极限……”高台上,有青衣弟子暗暗赞叹。
    可以说这件玄兵是绑定仪式上的老面孔了。
    不过这也说明,锻造这件玄兵的材料极其特殊,才能抗住这么多次的“强化”。每一次的绑定仪式,对于玄兵而言,其实就是一次强化的过程。
    “估计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已经吃了九人的玄兵,其自主意识已经非常强了,这个小和尚真可怜。”还有一位青衣弟子戏谑道。
    自始至终,端坐在首位的面纱女子都未曾开口,不过此刻,她的目光也是落向了朱善真。
    她能看出这个和尚具有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气息。
    朱善真走上法台,平静地站在那件乌金铁杖的跟前。
    二者距离不过两拳,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朱善真的确看到了那宛若实质的邪气黑雾。
    只要碰触到一丝,耳畔就会被鬼哭狼嚎般的尖啸声占据。
    内心发寒,就如同亲眼看到之前死于这件玄兵的冤魂在朝他索命,撕扯着他的头发,挖他的眼珠,割他的皮肤,掰他的四肢……
    哪怕是性格再沉稳的朱善真,此刻也有些犯怵了。
    这件玄兵,自己真的能驾驭得住吗?
    但偏偏,朱善真冥冥之中有一种欢愉的情绪在洋溢,他细细品了品,似乎这情绪的源头,在眼睛……
    “等等,现在还剩两人,所以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岳林峰道。
    武象宗大多时候不讲规矩,但一些死规矩,又特别爱遵守。
    一件制式长刀被送到了台上。
    和乌金铁杖这块硬骨头相比,这件制式长刀长得像个白面馒头,异常诱人可口。
    “完了,难道说我要绑定那件铁杖吗?”
    唯一还未上台的文弱少年直接愣愣地跪在了地上,他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期。
    毕竟只剩下那两件玄兵,只要不想死的人都会选择长刀吧?
    他那软弱狼狈的样子引来了其他人的幸灾乐祸,然而这些人望了,他们刚才也在绝望中度过。
    朱善真看了这个少年一眼,随后将那件长刀拿起掂了掂。
    这实在有些不称手啊。
    别看他清瘦,但肌肉爆发力很强,两门硬功又练到了相当高深的程度,如果兵器太轻,那还不如拳头给力。
    所以,也不是怜悯最后那个少年,朱善真最终放下了长刀,再一次走到乌金铁杖跟前。
    果然那种欢愉感是存在的!
    既然你想选择这件玄兵,那,我就将性命堵在对你的信任上吧!
    朱善真淡然一笑,不去纠结,拍案就将数十斤的铁杖震起,随后落入手中,如臂指使地挥舞起来。
    他在万法寺接触过十八般兵器,禅杖功也算是一种。
    “岳管事,我选好了。”
    熟悉了兵刃,朱善真莲步踏入法台中央,双手合十,闭目盘坐,乌金铁杖被他放在了双腿之上。
    所有人对他的选择感到惊讶,大家都上台挑选过玄兵,因此都知道这件乌金铁杖的恐怖,别说炼化了,单就是靠近,神志都会受到影响,选它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就连双鹰两兄弟都不敢选,这个和尚到底什么来历?”
    “我认识,我认识,他是我们七营的,成天被周延那帮人欺负。”
    “啊,就这实力还不直接死翘翘?”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小和尚是为了救最后那个人,才刻意选了个死路?”
    “咦,你的思路很清奇,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倒要对这个和尚刮目相看了,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都有,气氛很是轻松。
    唯独沐宁芳的神色有些凝重,对于朱善真的选择,她同样不解,不过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朱善真。
    果然他还是他呀。
    高台之上,岳林峰也是难得地觉得事情有趣。
    本来朱善真给他献过宝,他还想搭救一把的,结果这个小和尚不按常理出牌,浪费了他难得的善心。
    也罢,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是死是活,全看造化吧。
    “选择完毕,仪式开始!”
    随着话音落下,阵法开启,一股足以照亮整座翠渺峰的暗红色血光冲天而起!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