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魔相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所有人都被血光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给震慑住了。
    那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血光,而更像是一种血色的火焰!
    一道道似乎是死于乌金铁杖的魂魄被煅烧着,发出渗人的尖啸。
    “我见过乌金铁杖这种级别的玄兵被炼化成功,也见过一些天才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对玄兵的炼化,可从未见过有人能将玄兵压制到这种地步。”
    高台上的青衣弟子看着那些玄兵上附生着的残魄被火焰焚烧成精纯的能量,不由震撼道。
    并且这种震撼之余,还有一股淡淡的恐惧。
    “岳管事,这个和尚到底什么来历?炼化乌金铁杖这种级别的玄兵,对他竟然没有的难度。”有弟子扭头询问道。
    而旁边的岳林峰也处于一种惊讶的状态,久久不能平静。
    过了片刻,他才皱眉道:“在奴营的三个月,并未瞧出有什么特殊。不过要调查不难。”
    “兴许是与魔相有关……”
    面纱女子身边,一个胖胖的青衣弟子轻笑道。
    他这话一出,其余人皆是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面纱女子的眸光也是朝这个胖弟子投去。
    后者自觉多嘴了,面色讪讪。
    不过却没有多少的悔意。
    面纱女子低眉,而后缓缓起身,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又是朝法台上看去,虽然朱善真依然处于炼化玄兵的状态,但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于是开口道:“若三个月后,他还活着,便让他来妙清峰一趟。”
    岳林峰愣了愣,随后不敢怠慢,应道:“是!”
    行礼送走面纱女子一行人后,岳林峰如释重负。
    再看向朱善真,面色有些嫉妒的哼道:“这都还没成为正式弟子呢,一只脚就已经跨进了内门,还真是个好运的小子啊。”
    他如何看不出面纱女子话里的深意?只是他当外门管事这么长时间,直接从兵奴跨入内门的,真是少之又少。
    高台上发生的一切,对于正在炼化乌金铁杖的朱善真而言,并不知晓,他此刻正沉浸在一处很玄异的自我空间。
    在这片漆黑的空间中,他见到了一张长着獠牙的巨嘴,正是这张嘴吐出了火焰,让这场绑定仪式变得没有任何波澜。
    “难道你就是寄居在我身体里的恶鬼?”
    站在这张巨口前,朱善真自觉是那么的渺小,犹如蚍蜉对望星河。
    倒不是朱善真在怕什么,蚍蜉虽小,亦有撼树之勇!只是这种卑弱感是与生俱来的,它客观存在。
    朱善真能感受到外界的火焰彻底将乌金铁杖淬炼了一遍,上面的骷髅纹路都变了模样,镀上了一层暗金。
    得益于此,这张巨嘴似乎成功吞噬了乌金铁杖上的残存意志,心满意足地舔舐着嘴唇。
    朱善真越看越觉得古怪,这些寄居在人身上的恶鬼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别人的是在身外,而他的却在体内?
    思索了片刻也没有找到答案。
    他的双目亦无法在一片虚无中看清对方的全貌。
    久而久之,朱善真的脚下慢慢有着液体流淌而过。
    这种水流感像是溪流,而他的双腿站在溪流中,时间越久,越在失去自我,仿佛水中存在神经毒素,在顺着双脚向上攀升。
    朱善真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在产生动摇!
    他冥冥之中突然有了一种感应,如果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很可能会像乌金铁杖上的残存意志一样,被这口巨嘴吞噬殆尽……
    一想到这,朱善真一阵激灵,危机感油然而生。
    眼前景物变幻,意识成功回到现实。
    他周围的血光已经散去,乌金铁杖安静得躺在双腿上。
    自己的手臂延伸出一条血色锁链与之相连。
    现场很是寂静,大家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
    也有惊呼声,但那是极少数。
    朱善真不理会外界,一手摊开,那乌金铁杖便像是受到感应般,自觉地落入了他的手中。
    都说这些玄兵带有自主意识,即便绑定成功,也会时刻侵蚀着宿主,因此才有了三个月的观察期。
    可朱善真手中的乌金铁杖却极为的乖巧。
    想来与体内的恶鬼吞噬了兵刃上的残存意志脱不开关系。
    朱善真满意地掂了掂。
    这分量,这材质,才算得上称手的兵器嘛!
    站起身,朝岳林峰行了一礼,自若地带着乌金铁杖走下法台。
    “沐姑娘,你为什么这么看着小僧?”
    朱善真走下法台,就注意到沐宁芳一脸复杂地看向自己。
    他笑了笑,笑容如春风般柔和。
    被他这么一问,沐宁芳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好奇就求着人家告诉吧?说到底,两个人只是尚且聊得来的朋友。
    “恭喜,我们都活下来了。”
    顿了顿,沐宁芳摇摇头,祝贺道。
    同时也祝贺自己。
    除了朱善真,她在奴营没个说话的人,想要顺带祝贺自己都无从说起。
    现在总算可以说了。
    “善哉善哉。”朱善真双手合十。
    “有时候看你像个傻和尚,有时候又不像。”沐宁芳嘀咕道。
    “是吗,这说明小僧快得道了。”朱善真笑着回应道,“毕竟佛本无相。”
    “……”
    沐宁芳不知道该怎么回。
    两人沉寂片刻,最后一位登台的文弱少年也完成了绑定仪式。
    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家伙,竟然挺过来了。
    尽管只是成功炼化了最为普通的玄兵,且看起来险象环生,但能活下来就已经值得庆幸了。
    现场稍作清理,高台上的岳林峰让众人登上法台。
    朱善真看了看周围,经过一场绑定仪式,原本的一百多人,已经锐减到了六七十人的程度。
    也不知道三个月后究竟还剩下多少……
    即便是朱善真也暗道这种选拔方式真够苛刻的。
    “首先恭喜你们活过了第一阶段,有没有感受到手中玄兵那跳动的脉搏?”岳林峰对着众人打趣道,“从今日起,你们便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拥有心意相通的玄兵,这会让你们战力大增,回去慢慢体悟吧,争取活过剩下的三个月,因为这样,你们将正式成为我武象宗的弟子,拥有主宰他人命运的实力与地位。”
    如果是两个月之前,岳林峰对刚被抓的众人讲这些话,一些人可能不会听进去,甚至义愤填膺。
    因为武象宗是魔门啊,谁要助纣为虐?
    可现在,大家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熬到这一步,心境多少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们见识到了武象宗的强大,也深刻体会到了实力和地位的美妙。
    那种命运不被自己掌控的绝望正在催促着他们成长。
    为什么我要吃这些苦?却还要替他人着想?
    这太吃亏了啊。
    高台上的岳林峰目光扫视着众人,大家脸上的期待让他十分满意。
    他笑着点点头,语气也缓和了几分,道:“这些时日你们也累了,我已让人准备了足够分量的酒食,大家今晚便在这好好放松放松吧。”
    “等明日,我会带你们去之后三个月的居所。”
    说到后面,岳林峰的表情颇有些神秘。
    后面三个月是与玄兵博弈的关键时期,应该不用干苦力了吧?
    不少人心里泛起嘀咕。
    很快。
    一车车酒食被运送过来。
    其中还有几头宰杀好了的灵兽。
    众人看得垂涎欲滴,累了一天,身心俱惫,肚子早就开始叫了。
    二话不说,开始架火烧烤。
    那忙碌且欢快的气氛,将之前法台上的血腥一扫而空。
    朱善真与沐宁芳他们围坐在一处篝火前,撕下一块草灵鹿的肉放入嘴中,品尝滋味般地咀嚼起来。
    沐宁芳看朱善真吃肉,有些违和,突然笑出声。
    火光将她的脸颊照得通红,像是熟透的苹果,惹得周围其他少年不由多看了几眼。
    之前在奴营,大家成天担惊受怕,却是没想到身边还有个这么好看的姑娘。
    沐宁芳不曾在意这些人的目光,她有些好奇地问朱善真:“善真师父,吃肉什么感觉?”
    “很不错的味道,若是自小待的寺庙能吃肉,我应该能长得更高大。”
    沐宁芳称呼他为“善真师父”,这明显是在调侃,于是朱善真也没正经回答。
    不过他的话也不假,这种含有灵力的肉食,营养丰富,对身体的发育有很帮助。
    他这具身体自小修炼硬功,如果能吃肉,不说功夫更深,至少外形不会这么瘦弱。
    “补食的确重要,尤其是我们刚绑定了玄兵,需要这玩意保证身体的强大。”另一侧的张太平适时宜地加入到了谈话中。
    他拿着两块大肉,夸张地撕咬,茂密的胡子上都沾满了油腥。
    朱善真刚想说话,便听到对面的人也在畅谈。
    “你们说明日岳管事会带我们去哪?”
    “不清楚,不过我们现在还未正式成为武象宗弟子,想来是不可能有武象宗弟子的待遇的。”
    “嘿嘿,关于此事,我可是提前打听过,据说玄兵绑定成功后,我们要在林中生存三个月,期间可以任意捕杀山中的灵兽……”
    这人的话一出,其余人纷纷竖起耳朵凑过来。
    “消息保真么?”
    “当然,我花了大价钱找那帮监工问的。”
    ……
    朱善真和沐宁芳面面相觑,这倒符合武象宗一贯的作风,不管做什么决定,总之不会让他们闲下来。
    张太平一边吃,一边笑道:“这个安排好,这样每天都可以有灵兽肉吃了,而且也能尽快熟悉玄兵的用法。”
    朱善真点点头,估计武象宗也有这个用意在里面。
    他想着想着,不由又是想到寄居在自己体内的恶鬼。
    这家伙似乎不是个安定分子,连他的意志都要吞噬,自己按照他的心意选择乌金铁杖是不是错了?
    不,如果因为惧怕,而不敢拾取力量,那就因噎废食了。
    要不然干脆连灵修也放弃算了。
    既然走上这条路,那就应该无所畏惧。
    朱善真是个不容易迷惘的人,更何况,这条命本身就是赚的。
    他才不管寄居在自己体内的恶鬼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果能为己所用,那便用着,如果不能,那就争取将他抹去。
    如果这个恶鬼是个无法抹去的存在,那就一死,事情就这么简单。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