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境界才是根本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外界时间在一点点推移。
    朱善真心境悠然,慢慢巩固着奇遇带来的变化。
    除了道心的提升,这次他还收获了一门高阶灵法。
    七绝剑术!
    作为西云州顶尖势力的镇宗之宝,这门灵法自然是非同小可。
    以朱善真现在的实力,只能勉强达到招式上的形似,而无法追求境界的神韵。
    不过即便是用乌金铁杖模拟着剑招,也让朱善真的实战能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强。
    以往他只会近身肉搏,一力降十会。
    若遇到灵巧的对手,就很吃亏。
    而有了七绝剑术的剑招之后,中短距离的交战,朱善真便又可以横扫同阶了。
    毕竟,他精通着整套七绝剑术。
    这种成就,只怕是一些剑道老怪都无法达到的。
    “虽然没有根据,但我猜测,奇遇的奖励和修炼祈愿一样,都是从神魔那获得的,既然我能直接将七绝剑术修炼到顶层,是不是就代表着,这门灵法本身就脱胎于迦楼罗?”
    这倒没什么,毕竟整个灵修体系都是因神力而起。
    让朱善真感到不适的是,七绝剑宗竟然将迦楼罗囚禁奴役了数百年。
    期间不断窃取后者的神力,甚至挖肉而食。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正道门派该做的事。
    “看来得尽快提升修为了,如果能灭了七绝剑宗,那我就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找傩兽收集混沌珠。”
    许是和尚这一身份的缘故,朱善真一想到迦楼罗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心情就有些烦闷。
    操持着数十斤的铁杖便在洞口前的平地上打磨起剑招。
    劲风带动,满地的落叶飘飞。
    时而又朝朱善真汇聚,被铁杖击得簌簌落下。
    几日的修炼,朱善真对七绝剑宗的施展更加炉火纯青了。
    他将铁杖往地上一杵,走到洞口处坐下,拿起刚考好的鱼肉就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这附近有条溪流,里面的白条,虽然不大但味道鲜美。
    朱善真吃饱喝足,再一次将金手指打开。
    修炼、奇遇、问道
    三种祈愿方式,朱善真已经尝试过前面两个,还差问道没有仔细钻研。
    不过从字面上来看,这个问道,多半是和道心有关了。
    果然。
    当他注意力集中在问道上,朱善真眼前很快便出现了一团灰蒙蒙的虚无空间。
    空间中除了少量像是灰尘的雾气,什么都不存在。
    “这就是我的道心?”
    朱善真有了一丝明悟,迦楼罗说他现在道心的境界是无何有。
    所谓无何有,其实就是指什么都没有。
    一片虚无,一切混沌的开始,同时代表着无穷的可能。
    “那这些灰尘一样的雾气,就代表着我这段时间的收获了,它最终会凝聚成一颗他山石?”
    朱善真不明白他山石究竟是什么样的境界。
    这也不怪他,在他以往的见闻中,道心的认知是完全缺失的。
    不仅是他,朱善真猜测,恐怕整个灵修界,都不曾有谁将道心的修炼系统化。
    或许,这是人类无法从神魔那直接获取的东西。
    是神魔藏着的后招。
    朱善真看着眼前的虚无空间,尝试性地默念道:“问道祈愿!”
    【嗡,一道灵光直通上天,但什么都没发生。】
    十点福运就这么被扣除了。
    朱善真有些不甘心,再一次尝试。
    【嗡,一道灵光直通上天,出现在了大蟒神摩侯罗伽的面前。】
    【祂声音苍白地大笑道:你问我什么是道心?桀桀桀,看在你向我供奉了甘甜的福运,为我续命的份上,我便告诉你吧...道心就是,用手中剑将所触之物统统砍光!】
    【恭喜,你吸收了大蟒神摩侯罗伽对于道心的感悟,虚无空间中的灰质增多了些许。同时,当你意志坚定时,你的剑锋会更加锋利!】
    “又是那头奄奄一息的大蟒神么,从对话来看,感觉像是个莽夫。”
    朱善真会心一笑。
    通过这个莽夫,他算是将问道这一功能弄明白了。
    不仅能直接提升道心,还会赋予他一些状态技能。
    不过通过这一方式提升的道心似乎并不多,单从肉眼根本无法分辨出虚无空间内的变化。
    要快速提升道心境界,还得进入奇遇!
    至此,三种类型的祈愿,朱善真算是都摸排清楚了。
    总的来说各有用途。
    但从实际出发,朱善真还是把提升修为当成第一要务。
    虽说道心能压制住体内的神魔,但目前来看,这家伙还算安分。朱善真要面对的可不止有这一个危险,眼下的大猿山,再放远一点的武象宗,都是危险的境地。
    修为不够,空有坚定的道心又如何?挨打时不哭么?
    但能不挨打才是最佳选项啊。
    所以,修炼才是根本,修为上去了,才能在武象宗活下来。
    然后去收集混沌珠,完成与迦楼罗的约定。
    “只剩下三十多点的福运了,都用来祈愿修炼吧。”
    明确之后的道路后,朱善真再一次默念祈愿……
    ……
    与此同时。
    大猿山另外一处。
    在一片安静的草丛中,沐宁芳极力隐藏着自己的身体,抹去存在感,眼睛紧紧盯着前面不远处,正在低头吃草的草灵鹿。
    这只草灵鹿与鹿群脱节了。
    当沐宁芳初次发现时,也感慨于自己的运气终于回来了。
    进山的这些天,她可是一个大家伙都没遇上。
    反而常常被黑背猿撵着跑。
    “只要击杀了这头草灵鹿,不仅能获得补食,还可以将多余的部分拿到姓岳的那兑换丹药。”
    沐宁芳稍显疲倦的眼神闪烁出一抹希冀。
    自从炼化了这把名为“孔雀弓”的玄兵后,实力强是强了,同时也变得更容易疲劳。
    就仿佛体内生长着寄生虫,不仅以她的血肉为食,还摧残着她的精神。
    必须得吃点含有灵力的补食了!
    沐宁芳目光变得坚定,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头草灵鹿逃走。
    她缓慢地伸出一手,从箭筒中取出箭矢,搭在孔雀弓上。
    尽管她拉弓的动作不小,但奇怪的是,猎弓悄无声息,并且箭矢上,开始有着细微的风旋形成。
    中!
    沐宁芳出手动作干净利落,将拉到底的箭矢射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附近的树林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低头吃草的草灵鹿提前一步有所察觉,蹦跳着逃开。
    沐宁芳没想到这一次的狩猎竟然会议这种方式收尾,当下就有些气愤地朝树林看去。
    只见三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正在追逐一个文弱的少年。
    如同三头狮子戏耍已经到手的猎物。
    空气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但对于那个还在竭力奔跑的少年来说,这是一场噩梦。
    沐宁芳收起弓箭,面色始终保持着阴沉。
    她认得那个逃跑的少年,正是在朱善真后面一个登台绑定玄兵的。
    “那三人是谁?”
    沐宁芳的目光转移到长相有些相似的三人身上。
    这三人很面生,而且看年纪都不小。
    最重要的是,三人的实力都很强,她自忖自己凝三纹的实力,在他们面前,也是被一招解决的命运。
    “啊,啊,大哥,我已经玩够了,还是杀了吧。”
    “这已经是第八个了,我们跟岳管事约定三个月内杀二十个,看来没什么难度啊,这批兵奴的实力有点弱。”
    “弱不弱倒是其次,主要落单的人不少。”
    三兄弟各个长得人高马大,将瘦弱少年逼上了绝路,便你一言我一句闲聊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战实在没什么有趣的点。
    以至于仅仅玩了一个多时辰就腻了。
    领头的张蛮也不想耽误时间,示意自己两个弟弟动手。
    “如果这批兵奴都是我们遇到的这些货色,根本连我背后的玄兵都用不上。”
    张蛮凝望着天空,摇头叹息道。
    “不,不要过来。”
    文弱少年明显不懂战斗,即便侥幸绑定了玄兵,也无力反抗。
    再者,他手中的长刀已经砍出了多道豁口,实在没什么战斗力了。
    看着两个比自己壮实的人包夹过来,狼狈的他退无可退,面色苍白到了几点。
    “放心,我们下手很快的。”一个短发男子严肃道,伸出一只大手朝少年抓去。
    咻!
    突然间,一只箭矢悄无声息地飞来,速度奇快,正射在了短发男子旁边的树上。
    短发男子吓得停手。
    “嗯?”
    三兄弟同时朝着附近的草丛看去。
    他们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偷袭他们。
    兴奋的同时,下一刻,又有三只箭矢朝他们连番射来。
    这次箭的数量多了,但力道有所不足,三人皆是有惊无险地躲开。
    但目光再看向箭矢射来的草丛,那边徒留下几道攒动的叶片,早就没了人影……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