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张蛮

修行路上吃点亏怎么了 作者:赖东东不错啊

      朱善真站在距离人群较远的位置,龅牙男子还以为朱善真要逃,于是拖着只剩下一口气的少年走过来。
    他的脚步很轻,却牵动着每个人的心跳。
    “本来跟我们去一趟黑背猿的领地,把那女的找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非要把场面搞得这么难看。”
    “我们身上可是有指标的啊,如果杀多了你们,也不是好事。”
    “所以,为什么要逼我动手呢?”
    龅牙男子自言自语般,走到了朱善真面前。
    他身体强健,目光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关于刚才自己提出的问题,他其实早就有了答案。
    人呐,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动物。
    只有拳头砸到他身上,他才知道喊疼。
    龅牙男子看着有些眼生的朱善真,伸出手指了指,“你。”
    刚脱口一个字。
    一根铁棍轰然戳在了他的面门上。
    就这么直挺挺地洞穿了过去,从前面进,后面出。
    带出来一片红白之物。
    龅牙男子整张脸已经没有了,身体僵直站着,手指还指着朱善真。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皆是头皮发麻,瞳孔疯狂颤动。
    谁都没想到朱善真会突然动手,更想不到刚才大显神威的龅牙男子,竟然会在朱善真一杵之下瞬间毙命!
    那死状,别提有多触目惊心了,此刻铁杖还贯穿整张脸呢!
    铁杖的尾部还在一滴一滴往地上滴血。
    声音很轻。
    但却格外清晰。
    那是生命在流逝!
    “好像用力过猛了?”
    朱善真松手,仍由龅牙男子仰面倒去。
    他原本以为龅牙男子会有九纹左右的水平,因此出手时不留余力。
    可结果这家伙顶多七纹。
    而且突袭之下,来不及反应,一下就毙命了。
    别看朱善真出手轻松,他可是得过大蟒神的道心传授,在意念集中时,剑招会变得更加锋利。
    乌金铁杖虽然没有剑锋,但尾部呈现尖锥状,突刺能力不俗。
    “施主不替你的兄弟报仇么?”
    朱善真扭头看向牛眼大汉,虽然后者一直不说话,但朱善真知道,这人的实力才是最强的。
    “他技不如人,死就死吧。”眼看着兄弟惨死在面前,张蛮的情绪依然没有任何波动,“不过他毕竟是我兄弟,这仇,得报。”
    抬头凝望天空,片刻后,张蛮又看向朱善真,邀请道:“你这个小和尚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做我兄弟?”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前一刻还说要报仇,这会就邀请别人做兄弟了?
    “做了我的兄弟,那就没必要报仇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张蛮理目光扫视过其余人,又道:“不过我们还有个兄弟死在了一个用弓箭的女人手上,我们得一起给他报仇。”
    “但那个女的进了黑背猿的领地,我们需要抓些人引开黑背猿王的注意才能进去找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朱善真弄清了前因后果,此刻,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他,面露恐惧之色。
    也是,如果朱善真同意,那他们肯定逃不过做诱饵的命运。
    然而朱善真摇了摇头,真诚道:“小僧朱善真,比起做兄弟,我还是更希望你能来砍我。”
    倒不是刻意这么说,他是真这么想的。
    朱善真突破的速度很快,他需要个像张蛮这样的对手,来找准自己的实力层次。
    “朱善真,朱善真,名字我记住了。”
    对于朱善真的选择,张蛮也没有太过惊讶。
    不过此刻,他却是不想和朱善真动手。
    随手将被自己掐死的少年扔掉,张蛮看着天色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的实力虽然不弱,但估摸着也就八纹,之所以能偷袭成功,多亏了玄兵之威,但对上我,你可就没有这个优势了。”
    张蛮拍了拍自己身后的灰布包袱,那里面装着个长方形的东西。
    不用说,显然是一件玄兵。
    “难得遇到个还算厉害的家伙,我可不想直接把你杀了,然后两个月在山上发呆。”
    张蛮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成长,时间一到,我会来找你,我会实现砍你的愿望。”
    朱善真是第一次遇到像张蛮这种性格人。
    不得不说有些新奇。
    但看张蛮要走的样子,他也是提前一步拦截了对方的去路。
    “三招,如果我不能杀你,我便让你走。”
    朱善真伸出三根手指。
    难得的,张蛮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
    旁边的众人也是大为震撼。
    虽然朱善真表现出来的战力不俗,但这话,不得不说有点狂。
    良久。
    张蛮反应过来,咧嘴笑道:“好,就三招,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跟你嘴巴一样厉害。”
    “哈!”
    张蛮双脚拉开弓步,如钉般嵌入地中,双手握拳,紧贴腰身,低喝着将身上的灵纹全都激发了出来。
    霎时,上衣被隆起的肌肉撑破,九道灵纹闪耀着灵光,密密麻麻地出现在左臂与手腕处。
    他最强横的地方竟然是左手!
    可之前抓双鹰兄弟时,用的却是右手。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在三招之内杀我。”
    张蛮气势如牛,将粗壮了一圈的左臂以虎爪的姿势横在了身前。
    前面一招,他甚至没有动用玄兵的打算。
    还真是个一根筋的汉子,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玩点阴的招数,他不是吃亏了?朱善真摇摇头,也是不用乌金铁杖。
    随着开始屏息,意念集中。
    朱善真的气势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众人看去,发现他身上竟有镀了一层金光的错觉。
    其实那并不是错觉,而是朱善真从密迹金刚那祈愿得来的效果。
    这能让他的金钟罩和一指金刚法更上一层楼。
    “你也练过武?”
    张蛮诧异,随后兴趣更浓了。
    他的虎爪功也是江湖上颇有凶名的武学。
    “是你的硬功厉害,还是我的虎爪功厉害呢?小和尚?”
    在问朱善真,亦是在问自己。
    张蛮蠢蠢欲动,他再也等不住了,双腿弯曲弹射,只片刻就掠到了朱善真面前。
    左臂上的灵纹闪烁着灵光。
    石块一样的肌肉群汇聚力量,然后经由摆动的手臂,传输到虎爪之上。
    “哪怕你的硬功堪比顽石,我也能给你抓碎。”
    那虎爪仿佛镀上了一层灵膜,以非常刁钻的角度打向朱善真的右胸口,凶险万分。
    然而,朱善真任凭对方的虎爪印在自己金线缠绕的肌肉上。
    食指和中指并拢,快准狠地戳出。
    找准张蛮左手小臂的关节部位,然后指尖没了进去,轻轻一挑。
    噗嗤。
    手筋伴随着血肉被硬生生挑断。
    张蛮疼得额头青筋暴动。
    还未等抽身,朱善真便整个身体贴了上来。
    “第二招。”
    朱善真声音很轻,手指丈量着张蛮心跳的位置。
    而后再度施展出一指金刚。
    就在指尖即将碰触到自己的皮肤时,张蛮有了反应,他拼着左臂报废的危险,强行与朱善真抓手。
    两人的双手快速过招,随后一分而散。
    张蛮甩掉额头豆大的汗珠,将玄兵外表包裹着的灰布掀开。
    那竟然是一架古琴!
    张蛮用左肩抵住古琴,然后右手调弦,带有杀机的琴弦声刚响了一下,朱善真便已经操持着乌金铁杖刺来。
    咚!
    张蛮的身体连同古琴被一同刺破。
    随后琴弦断裂,裂帛一般的噪声让每个人心一惊。
    描述起来缓慢,但实际上从朱善真出第二招到第三招挺杖而出,只过了数息而已。
    断裂的琴音余韵还在。
    但张蛮的动作却定格在了那里,最后张目倒地。
    朱善真难得遇到了一个这么有趣的人,但可惜,似乎张蛮的实力,也并不能让他摸清自己的层次。
    “阿弥陀佛。”他双手合十,似在悼念逝去的人。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