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东洋人的龌龊手段

凭什么我不能造好车 作者:榴莲怪兽

      会田冲压是一家百分之九十九点的人都没有听说过的企业。
    但是在冲压设备行业里头,它却是非常有名气。
    特别是在汽车冲压件领域,会田的冲压设备是东洋企业的最爱。
    哪怕是放眼全球,他们都是仅次于舒乐冲压的存在。
    由于南城的各个东洋汽车行业的厂家都在用他们的产品,所以国内的相关产业,也会考虑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进行使用。
    南山汽车有志于成为汽车行业的领头羊,在修建第一条生产线的时候,就全部都使用了国际主流的品牌设备。
    这方面,跟一些国内的自主品牌车企,倒是有点不同。
    这一次修建第二条产线,大家自然而然的首先考虑使用跟一线同样厂家的设备。
    毕竟大家都已经用习惯了。
    不过,王富贵这一次却是碰到麻烦了。
    “王部,会田冲压现在给我们的报价比之前上涨了三成,并且交货周期从三个月变为了一年。
    这么一来,我们的二线修建进度必定会受到影响。”
    刚刚见完一家供应商的王富贵,一回到办公室就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前两周会田的总经理过来拜访,大家不是都聊的很愉快吗?
    当时他们都说会给我们一个老客户的优惠,日程上面也会优先进行配合。
    怎么现在突然变卦了?”
    王富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
    这一次修建二线,冲压车间的设备算是一个瓶颈工序。
    这些大型的冲压机,不管是制作、安装、调试都是比较花费时间的。
    “我也专门找他们沟通了两次,对方只是说现在工厂的订单排的太满了,只能慢慢等待。”
    杨海波作为一般物品采购科科长,现在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二线修建的工期非常的短,涉及的设备采购非常的多。
    如何保质保量,保证工期,就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事情。
    “你约会田的人下午再过来一趟,我亲自跟他们谈一谈。”
    ……
    “砰!”
    南山汽车采购部的会议室里头,王富贵很是不爽的把手机直接给摔在了桌面上。
    好在诺基亚的质量一直都是杠杠的,被摔了之后居然一点都没有影响的样子。
    “杨科,马上联系其他的冲压设备厂家。我就不信了,没有他们会田冲压,我们的冲压线就修建不起来了吗?”
    很显然,王富贵跟会田冲压的沟通一点都不顺利。
    对方甚至连直接过来见面都不愿意,只是开了一个电话会议而已。
    从会田那边推三阻四的情况来推测,王富贵知道这一次自己肯定不能寄希望于他们了。
    否者要是过个一年,人家再找一个理由说设备没有办法按时到货,他这个采购部部长就要下课了。
    “王部,上午我就已经跟舒乐冲压的销售总监联系过了,对方虽然答应给出报价,但是交货周期方面却是跟会田差不多的说法。
    这个事情,我觉得背后可能有什么阴谋。”
    杨海波不是傻子。
    通过会田冲压前后态度的变化,以及舒乐冲压的态度来判断,他就知道背后应该是有故事了。
    “还有其他的设备碰到类似的问题没有?”
    “目前就只有冲压设备的厂家出问题了,其他的还没有情况。”
    听王富贵这么一问,杨海波也觉得心中发虚。
    这要是隔三差五就冒出一个类似的事情出来,那么他这科长的位置就不要想坐的舒服了。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丰丰汽车、本本汽车和尼桑汽车的冲压车间,使用的都是会田冲压的设备吧?”
    “是的,不仅他们几家使用的是会田的设备,就连他们从东洋带过来的冲压厂家,大部分也都是使用会田的冲压机。
    特别是大吨位的多工位冲压机和高速连续冲压设备,是会田最拿手的。”
    “国内那么多机床厂,就没有能够制作出符合条件的设备厂家吗?”
    王富贵很是憋屈的盯着杨海波。
    “王部,国内在这方做的最好的就是济三机床厂,但是他们生产的主要都还是1500吨以下的单工序冲压设备。
    这一次我们导入的几条冲压线中,有一部分的设备是使用他们的。
    但是技术要求高的,特别是有一台3000吨的多工位冲压机,目前国内厂家是绝对做不了的。”
    杨海波不想给出这样的结论,但是这却是残酷的事实。
    国内的设备行业,算是比较完善的。
    大部分的设备,国内都能制作一些。
    但是涉及到高精尖的设备,却是基本上都要依靠进口。
    数控机床是这样,各种冲压、锻造的设备,也是差不多。
    “如果我们不使用3000吨的多工位冲压机,有没有其他的替代解决方案?”
    会田冲压这一次显然是不打算积极配合南山汽车第二条产线的修建。
    不到万不得已,王富贵肯定是不愿意去求他们的。
    不说代价会有多高,单单是那种场景,想一想都让人蛋碎。
    “也不是完全没有,不过需要使用一条单冲的生产线,通过四台左右的设备来替代一台多工位冲压机。
    或者是干脆把对应的零件委托给外面的供应商来进行生产。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对我们来说都不是成本和生产效率最高的方法。”
    杨海波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要不然老是给王富贵出难题,自己迟早会成为出气筒。
    “新生产线的修建,萧总指示过要尽可能的使用自动化设备,提高生产效率。
    单冲的冲压生产线用来生产四门两盖是可以的,但是生产地板上那些结构件的话,效率就太低了。”
    王富贵显然是不想随便牺牲工厂的效率。
    毕竟那个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哪怕是最终舔着脸去求会田的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要不我们把这个情况给萧总汇报一下,看看他有什么指示?
    不管是继续跟会田交涉,还是变更冲压车间的布局,都不是那简单的事情。”
    杨海波提出了一个踢皮球的方案。
    自己搞不定的时候,及时的把课题往上递交。
    这也算是职场上的一个处事之道了。
    “只能是先这样了。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