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醋意(

奕欢【父女禁忌】 作者:不完美主义者

      奕欢和季悠悠刚到雪世界·室内滑雪场门口,邹凯打的车也正巧抵大。
    久违的三人碰头,心情愉悦,互道新年祝福,聊了聊近况。
    进入大门,他们一起去自动取票机取票,验证身份,通过闸门。
    季悠悠在三人小群里提前说过要来滑雪场,邹凯闲着没事,也报了名。
    他带了些自己平时用的滑雪装备,奕欢和悠悠临时来,没有准备,进了家雪具店租赁滑雪服、鞋、滑板和手套等用具。
    邹凯在雪具店外凳子上玩游戏,等她们俩。
    季悠悠选衣服颜色时,给奕欢使了个暧昧的眼色:嗳,你和邹凯现在感情怎么样?
    奕欢挑了套粉色中码,不解地看向好友:什么怎么样?
    季悠悠笑,直言:你们知根知底的,没想过凑一对吗?
    奕欢头顶飞过一群乌鸦,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也知根知底,怎么不和他凑一对?
    皮球踢回自己怀里,季悠悠忽然觉得这个玩笑不好笑了,她老老实实做了个闭嘴的动作。
    三人进中级滑雪场,邹凯是个滑雪高手,平衡力一级棒,脚下生风地从高坡上滑下去,毫无压力。
    季悠悠也算是个能人,在奕欢握着雪仗在出发高地瑟瑟发抖迟迟不敢出发时,她已经一个来回了。
    邹凯发现,季悠悠进来时把自己滑雪技巧吹得上天入地,但是其实她只会自己滑,压根不知道怎么教人。
    就跟有的人自己会游泳,但是不会教别人分解动作,不会疏解对方的恐惧并引导对方去尝试,一样的道理。
    奕欢在她野路子的指示下,没几秒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奕欢怕死了,苦着脸摇头,再大的胆也无影无踪,不敢再贸然行事。
    邹凯看不下去,亲自上场手把手教。
    他耐心地教奕欢滑雪姿势与动作,考虑到她初次滑雪,着重了保护动作、停止动作以及手杖用力方式的教学。
    这些都被沈毅看在眼里。
    他握紧的双拳喀喀作响,脸色铁青,差点没忍住上去掀翻那臭小子。
    昨天到现在,奕欢不让他找她,狠心地连电话和微信都拉黑了。
    他知道她现在在气头上,是只倔脾气的刺猬,敏感扎人得很,他不愿再刺激她,想给她思考的空间,可又寝食难安。
    他压根无法放任她一个人在外边住。
    沈毅急切地想知道她的去处,不好直接问邹凯,他清楚俩小孩一起长大关系好,奕欢必然提前交代过他,让他守口如瓶。
    邹凯听奕欢的话,不会轻易告诉他女儿的行踪。
    他无计可施,只能用死办法,驱车到邹凯常住的小区楼栋不远处,等待动静。
    整整两天,不知抽了几包烟,一直蹲点。
    不出他所料,今天下午,邹凯出门了。
    一路跟来,目击眼前的场景,沈毅浓眉紧锁,脸色越发难看。
    此时,邹凯从后方握住奕欢的手,调整她的腰腹姿势和弧度,两人不知不觉动作变得更加亲密。
    该死!这毛没长齐的小鬼是在摸哪里?
    沈毅双目四S寒光,身为靶子的邹凯迷迷糊糊意识到不妙,打了个寒颤。
    奇怪,今天的滑雪场怎么格外冷?冻得人脊背寒凉。
    他打起精神,手脚发虚地继续指导:···大欢,关健是别怕,要和前边的人保持距离,以免发生碰撞和摩擦,想要减速,就用我跟你说的八字制动法,明白么?
    奕欢似懂非懂,眼神专注地看下脚下的雪地,长吁一口气:喔,我试一次。
    在邹凯的鼓励下,她勉勉强强试了一次,滑了三四米,感觉还不错,回头眯着眼睛朝邹凯笑。
    邹小凯,我厉不厉害?
    邹凯哈哈大笑,挥手夸她:大欢不愧是大欢,学什么都快!
    一身粉色滑雪服的奕欢脸冻得红彤彤,她咧嘴乐,不忘自恋:那当然!基因决定的,天生就这样优秀!
    邹凯鼓励她再来,她又试了几次,动作越来越敏捷,速度也越来越快,停下来更灵活。
    奕欢忘我地滑着,脸上笑容灿烂,烦心事抛诸脑后。
    也不知来回多少次以后,奕欢还是意犹未尽,季悠悠不知看到什么,匆忙滑到她身边,扯了扯她袖子,诧异地指了指上方入口处站着的一处高大身影:欢,那是不是你爸?看着好像。
    奕欢抬眸,四目相对,她笑容顿失。
    “你和邹凯后走,我先走。”她弯腰飞快捡起雪仗和滑板,脸色发白:我现在不想看到我爸。
    说完她便迫不及待朝出口逃去,先是小急步,接着干脆跑起来。
    季悠悠反应没她快,邹凯就更不用说了,还在人造雪山的山头上,奕欢气喘吁吁跑到雪具店,换上自己衣服,背着包往外冲。
    她专门往人少的地方走,边走边回头看,给邹凯他们发信息:你们别管我,我找个旅馆去住,你们回!不准跟我爸讲我去哪儿了!
    滑雪滑了四十几分钟,体力消耗得快,急匆匆没跑出去多远,眼前倏地出现一堵墙。
    她注意力一直聚焦在后方,没细看眼前,一下子砸人胸膛上去。
    砰——
    奕欢一阵头昏眼花,眯着眼抬头,心里暗骂道:这人怎么这么y,铁做的吗,撞得人好疼!
    ————-
    上章男二出场,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评价,大致是这个意思:这是一只德国牡羊犬跟杜宾犬互咬的故事。
    哈哈哈笑死。
    此文中间双男主,结尾一男出局,至于是谁,大家都是预言家(狗头)。
    猪猪冲呀!我还想加更!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