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秘密的雨夜(肉渣)

穿进ABO小爹文学绿了所有人(np) 作者:魔法市民

      52
    吕伊皓是在柠拧过来通知她今天先收工后,立马就逃也似的离开了草棚。
    她不敢想回想陆瑥颋问她的话,更讨厌被人戳破心里一直在排斥的事实。
    ——但她坚决不是那种非陆汩时不可的窝囊废!
    为了证明这一点,吕伊皓在简单的卸妆换下戏服后,啪的一声推开了自己的房车门。
    陆青拿着书的手放了下来,就看到吕伊皓气呼呼地冲到自己面前,说道:“有什么事等我洗完澡再说!”
    说完她就扭头进了浴室,不一会里就混合着水声传来捶墙的动静。
    没多久少女就散着湿发走了出来,她站在陆青面前,问他:  “你有什么事?”
    不用想也知道能让她这么生气的只有陆瑥颋。
    陆青想起两个小时前他曾拿着药出去找吕伊皓,却最终只停在远处遥看草棚下的两人。
    拉着手干了什么。
    他想这么问她。
    “小姐,你过了吃药的时间了。”
    青年最终说出口的,还是他身份下允许他说的话。
    吕伊皓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糟,不让带手机,结果我给忘光了。”
    陆青递给她水和药丸,手边还剩下一个小箱子。
    吕伊皓握着药丸,看到那个箱子就被勾起了记忆,她苦哈哈地问:“难道是早上的那个?”
    陆青点头,打开了箱子。
    里头除了她早上打过的提取液,还有她十分熟悉的药剂管。
    吕伊皓感觉自己的脸都扭曲了起来:“两个一起?”
    青年的绿眼睛看向她,答案显然易见了。
    ——为了钱,为了健康,为了自由!
    吕伊皓把药丸一口吞了下去,直视青年的眼睛:“我乖乖吃药,配合治疗,就一定会好起来吧?”
    陆青垂下眼睛:“我在这里,就是按照小姐的愿望,让拍摄不受到身体方面的影响。”
    ——这就够了。
    多年的治疗下来,吕伊皓也多多少少明白她的  Sigma  型性别畸形不是感冒那种小病。
    她点点头,拿出吹风机坐到了床边:“等我吹好头。”
    拨开开关,才将手抬起来,吹风机就被人拿走了。
    “谢谢。”
    吕伊皓正好累了,她抬眼对站到面前的青年说到。
    陆青的手插入少女的发丝,撩起她细软的发丝,一点点为她弄干。
    对方原本还规规整整地坐着,时间久了,她就打起了瞌睡,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她又拍了大半天戏,早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吕伊皓抬手,搭在了青年的胳膊上,慢吞吞说道:“阿青,我先靠在这里睡一会。”
    说着她朝车壁蹭了过去,靠着抱枕睡了过去。
    陆青调低档位,帮她把最后一缕发丝吹干,关上了吹风机。
    “小姐……”
    他低声唤了一句。
    少女没有动静,她睡得快要从靠枕上滑到床上了,一截小腿还搭在床边。
    青年扭身从桌子上拿来药箱,将提取液拿了出来,然后他弓身揽着少女,让她的脸贴在自己的小腹上,修长的手揽开她的长发,将她的抑制圈拨开,取下上面的银环。
    少女睡得很沉,她粉白的后颈上只剩下了浅浅的咬痕。
    青年的指腹摸过那里,然后将手里的药管扎了下去。
    注射的时间很短,她刚蹙起眉头,陆青就将空掉的药管拔了出来。
    但他这次,却没有像飞机上,给她立马戴上抑制圈,甚至连银圈也静静地躺在他摊开的药箱里。
    他托起少女,前胸贴着她的后背,靠着车壁,坐在了狭窄的床上。
    将吕伊皓放在自己的腿间,陆青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呼吸间满是她的气味,除了洗发水的水果香,还有随着她发情而散开的信息素味。
    他喉咙里传来压抑的气音,他哑着嗓子说到:“要上药了,乖一点。”
    沉睡中的吕伊皓没有回应,但她慢慢被红晕攀上的脸和变得短促的呼吸都在传递着她已经进入发情的信息。
    青年解开了浴袍的带子,将一角掀开,下面就是少女的胴体。比起之前大病后的消瘦,她已经恢复了不少。并且再次丰盈起来的身体,已经朝着更女性化的身体发育了。
    他的手划过她的腰侧,跨边,停在了她两腿间的私处。
    吕伊皓在梦中哼了一声。
    指腹掰开她贝肉,夹住了她的尚未勃起的珍珠,他的另一种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小姐……”
    他又唤了一声,然而房间里除了外面的雨声,就只有两人交错的呼吸声。
    青年将少女的头揽像自己,像亲密无间的恋人那样偎依。
    这一刻能再久一点就好了。
    他叹了口气,低头亲吻少女的发顶。
    那一刻,青年的绿眼睛像是湖水一样温和。
    “对不起……”
    青年的指尖在少女的敏感处滑动,他不放过她身体的任何一次颤动,寻找着她能迅速堆积快感的地方。
    随着她情欲的升腾,她的味道也越发浓烈,受到信息素的蛊惑,青年的下体慢慢挺立起来。
    将阴茎从西裤里释放出来,隔着一层浴衣,他蹭着少女的背,每一次对方的轻颤,都让他感觉到一股冲上脑髓的快感。
    他的呼吸再也无法保持平稳,混杂着无尽欲望的喷吸洒在少女的发顶,他几近贪婪地将她按向自己。
    不要醒来。
    如果这是梦,请让他永远不要醒来。
    少女颤抖着身体高潮了,她的四肢软了下去,整个人都覆上了一层薄汗。
    还不够。
    陆青的手指继续向下,他勾起她的爱液,撑开了她因为高潮而微微收缩着的穴口,将食指探了进去。
    润滑让少女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异物感,她沉醉在高潮后的空白里,喘息着。
    一点, 又一点。
    最终将他整个手指都吞了进去。
    看见少女的下体含着他的手指,青年无法自持地弓起背,微微颤动着,他的阴茎前端渗出了淫液,弄脏了吕伊皓干净的浴袍。
    “小姐……”
    他的低呼都有些变调,很少有发情期的 a  性别让他无法对抗这种陌生有刺激的快感。
    想要更多。
    他的手指抽弄起来,他也同时耸动起腰。
    还想要更多。
    他在吕伊皓的体内勾弄出水声,闭眼幻想着插入她体内的是自己肮脏的欲望。
    他不敢展露,也不敢靠近,只能一次次背叛自己,将手伸向她。
    虽然怀里抱着她,却始终是黑暗中的虚影。
    要怎么办才好。
    少女再次攀上高潮,将他的手指绞在体内,从深处涌出一股股热流的时候,青年咬着牙射精了。
    他乳白色的精液带着他的信息素的味道,在她浓烈的香气里若不可闻。
    雨,还在下,冲刷着世界的一切,却冲刷不走他身上的晦暗。
    吕伊皓一夜无梦,直到工作人员用喇叭在外面喊上工。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对着窗外倾泻进的光亮愣了几秒。
    接着就有人拍门,
    吕伊皓歪歪道道从床上爬下来,拉开了车门,就看到柠拧满脸笑容站在外面,手里是装好的早餐。
    “来,让我们的小可爱一边吃早餐一边准备今天的上妆吧!”
    吕伊皓大脑反应了好一会,才慢慢瞪大了眼睛。
    ——她在拍综艺!
    潦草洗漱后,她顶着睡眼惺忪的脸,坐进了化妆车,然后几乎是在闭着眼的情况下,吃掉了两个鸡蛋四个包子还有一杯豆浆。
    “看不出你还挺能吃的。”
    吕伊皓点点头,可能是昨天小号太大了,她的胃口超级好。
    等吃饱喝足,她的妆也画的差不多了,她换上了一身布裙,就走出了化妆车,结果却停在了门口。
    陆瑥颋明显是在排队等化妆,他头上的发套没取,身上也早早换好了白色里衣,最搞笑的是手里还拿着一颗茶叶蛋,原本张开打算一口吞掉的嘴,在看到吕伊皓后又闭上了。
    吕伊皓想笑又想忍住,最后的表情看得陆瑥颋的眉毛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化妆那边快点!晨雾散了就不能拍了!”
    执行导演的大嗓门被喇叭放大后更响了,吕伊皓低头绕过陆瑥颋小跑着先去报道了。
    但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是不想见陆瑥颋,就越是无法如意。
    合上导演给她的今天份的剧本,她在心里给自己点了叁炷香。
    小说里,养女也是在剧情的开始点之前就被陆瑥颋察觉到了她对养父的心思,从而才会在原本就讨厌她的基础上越发觉得她恶心。
    ——她恶心么?
    吕伊皓舌下发苦。
    ——在陆汩时的眼里,他也会和陆瑥颋一样,觉得她恶心么?
    “小吕,上马试试。”
    被导演点名,吕伊皓从思绪中挣脱,她转身看到陆瑥颋就站在不远处,拉着黑马,他今天换下了那套戎装,现在穿着普通的青灰色短打扮,依旧梳着马尾,却不再那么眼神凌厉了。
    导演又催了她一遍,她忙不迭跑过去。
    “抱影草上马的镜头试拍!”
    她的脚还没停下,打板声就响起了,她看见眼前的少年朝她踏出一步,双手伸开,攥住她的腰,在她的小声惊呼里,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
    铃兰的挂坠和木簪碰撞发出轻响,她盯着被阳光照耀的少年双目,在里面看不到一丝厌恶她的影子,反而是满满得,让她感觉到心悸的专注。
    吕伊皓脑子有些发蒙地坐上了马,他踩着脚蹬,也一气呵成坐到了她身后。坚致的臂膀绕过她的腰,在她感觉到瘙痒的时候夹住她,牵起了落在前面的缰绳。
    对于背后贴上来的身躯,吕伊皓一时间忘了接下来她要干什么。
    更要命的是,对方突然靠过来,在她耳边张嘴,热息撒到她的耳边,声音低沉说了叁个字。
    “说,台,词。”
    ——
    首发:гǒμsēщǒ.cǒм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