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热啊,但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只秋老虎了,非常倔强,这都步入十月份了,宁市的气温还是持续稳定在35℃以上……”
    许浅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啧”一声,惊扰了在她对面专心看视频的许望锦。
    她的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后背也没好到哪里去,黏黏糊糊的,叫人爽利不起来。
    “你怎么不开空调啊?”
    许望锦看她宁可抻自己的衣领抻上半天也不愿意挪一下屁股,轻叹一声气,从她办公桌上一堆资料中抽出遥控板。
    “别。”
    她还真不是因为懒,许浅关掉空调:“专家建议,还是要多出出汗。”
    许望锦忽然想起来:“专家建议你割的痣你什么时候去割啊?”
    说起这个,许浅再确认下行程安排,这周可以考虑割,下个月又会很忙。
    从相学的角度上看,脚底部位出现的痣大部分都是“福痣”。
    尤其她脚底这颗称得上是色泽饱满,形状规整,是她全身上下这么多颗痣中最贵气逼人的一颗,至于质地是否优良,暂且不得而知。
    当然这不仅是一场关于现代医学和古老神秘力量的博弈,更关乎她要不要在脚底剌一道口子,大小算是块肉,更何况陪伴了她近叁十年。
    她强调:“这是我的富贵痣。”
    许望锦“哼”一声:“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小人。”
    许浅头也不抬:“你忘记我的身份了吗许望锦?”
    “你要是想用级别压我一头我也是没话讲的哦,许总。”
    许总摇头:“什么总不总的,都是一家人,用家规搞死算了。”
    许望锦从小跟她吵架就没怎么赢过,翻个白眼作罢。
    许浅:“做人没有半点好胜心。”
    占了便宜还要奚落她,许望锦气就气在她说的都对。
    许望锦:“因为我做人……太有良心!”
    许浅盯着屏幕太久,看得眼睛发酸:“麻烦把您的良心拿出来用一用,下午冯翊要过来。”
    别的人她还真不一定敢接,冯翊嘛。
    “你下午有事?还是单纯不想见他?”
    “我去趟对面。”
    许望锦趁她拿包的间隙赶紧拍马屁:“你也马上叁十了,注意下身体啊,别太拼。”
    “明天的会你来开?”
    这句话足以叫她闭嘴,许望锦暗暗感慨许浅不识好人心。
    再一张嘴:“我哪行,我只是个不争气的小东西。”
    许浅合计一下时间:“我晚点回来,有事打电话。”
    公司正对着宁市第一医院,大概也是冥冥之中,她脚底这颗富贵痣躲不开的宿命。
    许浅按照专家嘱咐的流程,先挂个外科的号。
    排队的人有些多,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轮到她。
    “叫什么名字?”
    许浅低着头找医保卡:“你好,我约个切痣的手术时间。”
    他再问一次:“叫什么名字?”
    “许浅。”
    “给我看看。”
    “我已经找皮肤科的……”
    许浅抬头,生生把下半句话咽下去。
    比起皮肤科头发花白的专家,眼前的医生只能算是个资历尚浅的小医生,技术怎么样不知道,形象看着挺不错。
    即使戴着口罩,也罩不住他的英俊。
    他的眼睛形状称得上美,眼眸清亮有神,黑白分明,眼角锐利,给人的感觉是又精致又不好惹。
    “那麻烦了。”
    许浅弯下腰把袜子脱了,把腿搭在板凳上,脚底朝向他。
    小医生白大褂里边套着件黑色T恤,搭配同色系的运动裤,很年轻,像是没毕业的学生假冒老师的名义出诊。
    他的手指细长,指节分明,拿着个小小的手电筒晃了晃:“什么时间方便做手术?”
    许浅被他的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吸引:“我随时都可以。”
    “明天呢?”
    “明天可以。”
    “卫医生,我的报告出来了。”
    许浅等着他下一步的指示,门口突然探进来一个脑袋,别着可爱的小黄鸭发卡。
    “稍等一下。”
    小姑娘看着还不到二十,连声音也是水嫩嫩的:“好哒。”
    她刚才专心看手机没怎么注意,这会儿才发现,外边排队一水儿年轻的小女孩,脸蛋鼓鼓的,穿花花绿绿的衣服也很好看,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怎么还带组团来的。
    这附近是大学城,年轻小姑娘一茬又一茬地冒出来,这要是节假日半点也不出奇,但今天可是周一。
    “一会儿先去抽个血。”
    小医生打出一沓单子递给她,示意她先去抽血化验。
    “这么多。”
    许浅接过来粗粗一看,大概有七八张。
    “检验结果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八点,一楼日间手术室找护士。”
    “是你给我动手术吗?”
    “不是。”
    她实在对他的长相好奇,虽然戴着口罩,但能看得出来是皮肤白皙,加上剑眉星目,鼻梁高耸……总不该是个龅牙吧。
    许浅收起联想:“能加你微信吗,万一术后有些什么问题。”
    对方静静看了她几秒,一言不发。
    他难道不该对此见惯不怪么。
    许浅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还是你们医院有规定不能加病人微信?”
    他打开手机:“可以。”
    许浅打开手机扫一扫:“原来你是这个卫。”
    她起先还以为是“魏”医生。
    “姓这个卫的我还是头一次碰到,卫、翀,我记住了。”
    相比起她的,他的声音不怎么愉悦:“没什么特殊含义,不必记。”
    这话好像不是很友善啊。
    “许女士还有别的事吗?”
    许女士?
    人也不怎么友善啊。
    许浅自觉对号入座:“许女士暂时没有别的问题。”
    卫翀没有再说什么,抽起医保卡还给她。
    许浅弯腰穿鞋,还想着再和他搭个话。
    “那明天……”
    “请39号XXX到3号诊室就诊……”
    许浅看得很清楚,她先说的话,后边才是他点的叫号系统。
    有两个解释,要么是她哪里得罪了他,要么是他对工作有怨气……
    许浅站起来,最后再对他笑一下,礼貌且温和。
    必然不会是她的问题,毕竟她对帅哥一向很有亲和力。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