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ℝoúsнúщú.clμь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手机上弹出新鲜的小红点:“到哪了?”
    许浅随手拍张照片发给孔小伊:“天使之路。”
    天“屎”之路上经常有白鹭飞来飞去,孔小伊中过好几次招,后来学聪明了,知道随身带把伞。
    孔小伊回过来一张阶梯教室的照片,乌泱泱坐满了人。
    许浅点图放大看,认真听课的没几个嘛,她作为多年前的优秀毕业生,是有责任让迷途的羔羊们知返的。
    许浅的打扮和气质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才一走进去,马上有人推了推隔壁趴着玩手机的同学,再往里走两步,最后一排的后背挺得那叫一个鳞次栉比。
    许浅成功改造了最后一排,很快前面有位一看就很有敏锐度的同学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一个回头,由点及线,  一排带动一排,后方带动前方,整个教室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孔小伊在讲台上低下头,努力憋笑。
    下次再有领导来检查,她就把许浅叫来镇场,比什么都管用。
    许浅在最边上的空位坐下,看了眼隔壁的小男生,是比小学生还标准的坐姿没错了。
    “老师好……”
    许浅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同学好。”
    同学见她态度还算温和,壮着胆子和她搭话:“老师您是教哪门课程的?”
    “好好听课。”
    同学认真听了不到一分钟:“之前从来没见过您,您该不会是新来的吧?”
    见他这么不认真听课,许浅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叩桌面:“同学刚刚玩的是哪款游戏?”
    果然,小男生的脸刷一下白了两个度。
    许浅把手指缩回去,哪天万一公司破产了,做个教导主任也不错。
    孔小伊的长相是典型的娃娃脸,奔叁的人了,看着还是个元气少女,就算放到大一新生的队伍里也不违和。
    “怎么有空来看我啊?”
    “今天比较空。”
    “但我今天可陪不了你,”孔小伊一手挽上许浅的胳膊:“周老叫我们几个一起吃晚饭。”
    “一起吧,反正我也很久没见老周了。”
    也就她能这么自如地把周老叫成老周……
    “一会儿你可别当着别人的面叫他老周啊。”
    这个还是要注意一下的,万一有其他不熟悉的人在。
    “我只是钱多,人又不傻。”séγūщéй.Ⓒóm(seyuwen.com)
    孔小伊脱口而出:“傅洵也在。”
    许浅把手臂从她怀里抽出来:“有什么问题?”
    孔小伊莫名有一丝心虚:“没有。”
    这两人一个是白富美,一个是高富帅,门当户对,志趣相投,怎么看都是天生一对。
    偏偏临近毕业的时候分手了,至于原因,一个就叁缄其口,另一个就讳莫如深,总之都是闭口不谈。
    许浅往外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看她:“他最近怎么样,交到女朋友了吗?”
    孔小伊一愣:“没有吧。”
    许浅和孔小伊最先到包厢,第二到的是两人的师弟秦允,第叁是老周。
    傅洵一贯是最后到的:“抱歉啊诸位。”
    回回抱歉,回回不改。
    老周差使秦允:“先按师门规矩,给他把酒满上。”
    “您饶了我吧,我过会还有事。”
    “那就让我这个做老师的替你喝。”
    老周酒瘾一如既往的大,有没有人跟他喝终归是次要的。
    傅洵坐下才发现对面是谁:“今天刮的是什么风,把许总您给吹来了。”
    “好久不见啊傅公子。”
    他俩简直可以拿来做当代年轻人好聚好散的范本。
    老周看到许浅还是很高兴的:“你俩还记不记得,当初上我的专业课,你俩要么不逃课,要逃总成对逃?”
    “结果期末考最高的还是你俩,把你们班其他人气得半死。”
    人菜瘾还大,用来形容老周的酒量一点也不为过。
    孔小伊和秦允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接。
    许浅笑:“您记得不对,每次都是我考第一,他考第二。”
    傅洵看过来:“就差一两分。”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算了,刚树的典型算是倒了。
    “咳,”孔小伊岔开话题,起身抓一把花生米放老周手心:“老师你别光喝酒啊,吃点花生米。”
    秦允跟上节奏:“对了学姐,我上次看到新闻,你们是不是跟兆天有合作啊?”
    “还在谈。”
    傅洵看过来:“和兆天的冯翊?”
    孔小伊打开手机翻翻八卦:“这个冯翊是不是就那个花花公子啊,浅浅你和他合作要当心点啊。”
    秦允点开孔小伊发在群里的链接:“私生活好混乱啊,让人好羡慕啊。”
    许浅退出链接:“哪有这上面写的那么夸张。”
    傅洵重新把视线定在她脸上:“是哪方面的合作?”
    许浅不愿意多聊这个话题,轮到她换一个:“最近学生是不是也都挺空的啊?”
    秦允:“怎么了?”
    许浅:“我上午在医院排队的时候,看到好多女生挂了同一个人的号。”
    孔小伊放下筷子,很有兴致:“是第一医院的那个年轻医生么?”
    许浅:“你也知道?”
    秦允明显也知道:“有没有那么夸张啊,我看照片也一般啊,还没师哥帅。”
    傅洵竟然也知道:“那张照片糊成那样,能看出来什么东西。”
    “确实长得不错。”
    老周为什么也知道?许浅一脸震惊地看他说下去:“我让学生带我去医院看过。”
    年轻的小辈们纷纷用奇怪的目光看过来。
    “我这也是为了多了解我的学生,提升我的教学质量。”
    老周往嘴里扔一颗花生米:“学生都没心思学习了,这课还怎么上!”
    傅洵,颇给他面子:“老师真是用心良苦。”
    秦允:“这是田野教学我没理解错吧。”
    孔小伊:“园丁不老,红烛长辉。”
    这样的环境让她松弛下来,许浅动动嘴皮:“谢谢大家用一分钟的时间,让我领略到了教育界的黑暗。”
    她对照片很好奇:“照片发我看看。”
    秦允懒得找:“学姐,你可是成熟的女企业家。”
    “我是看五官符不符合黄金分割比例,你以为我看什么。”
    不要脸,明明她自己才是最得老周真传的人。
    傅洵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优秀毕业生就是不一样,毕业了也还记得格物致知的校训。”
    许浅伸手从隔壁老周手里抓几颗花生米,面不改色:“我跟你们怎么会一样,校训这么重要的东西,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就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了。”
    孔小伊:“……”
    秦允:“……”
    老周咧嘴露出一口牙:“嘿嘿,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老压你一头了么。”
    傅洵:“学生愚昧。”
    许浅对他清醒的自我认知予以肯定:“你确实愚昧,连这么明显的黑幕都看不出来。”
    孔小伊下意识看向傅洵,他的神情淡淡的,没什么变化。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