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许浅睁开眼,身上盖着薄薄一张毯子,屏幕已经关了,身边空无一人。
    他的拖鞋静静摆在地上,浅蓝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踩上去很舒服,对她而言尺码有点大了。
    “醒了?”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头发湿漉漉的,手边有一块毛巾,同样是浅色系的。
    许浅说出醒来第一句话:“你洗澡了?怎么这么客气。”
    语气像是看到一盘刚洗好的水果。
    他换了件同种款式的蓝色衬衣,牛仔裤换成卡其色的休闲裤,整个人干净又清爽。许浅远远看着,她好似能感受到他此刻的毛孔正舒展着,身上还带着浴室氤氲的水汽。
    “你的午睡有点久。”
    久到他无事可干,顾不得待客之道,索性去洗了个澡?
    “几点了?”
    “四点多了。”
    许浅睡眠一向很浅,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从梦中惊醒,这还是头一回在陌生的地方踏踏实实地睡上叁个小时。
    “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她的语气过于理直气壮,和她想表达的意思完全是南辕北辙。
    许浅斟酌一下用词:“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他用毛巾擦擦头发:“没有。”
    许浅指指他的头发,颇体贴:“你需要帮忙吗?”
    卫翀既不接受也不拒绝:“你是一直都这么主动吗?”
    “分人,”许浅想了想:“也分情况。”
    “哪种情况?”
    哪种人他已经知道了,卫翀比较好奇是哪种情况。
    “比如心动的情况下。”
    许浅走近他,把手里的毯子放到他身边:“心动对象,我能借用下你的卫生间吗?”
    说完顿了顿:“你放心,我不会在别人家里随便洗澡的。”
    卫翀笑得很好看:“你随意。”
    许浅从一进门就怀疑他有轻微的洁癖,偌大的客厅家具少的可怜,地面称得上是一尘不染,细一闻,房间内的空气好似带着消毒水的气味。
    他的卫生间没有其他人使用过的痕迹,洗漱工具摆得整整齐齐,颜色是统一的深灰色调,连镜子都干净得没有一处水渍。
    她猜测他应该是一个很注重个人空间的人,能请她这个只知道姓名的陌生人上门,好客得有点不合理。
    许浅仔细打量镜中的自己,睡过一觉以后,她身上的套装生出很多褶皱,皱皱巴巴显得很没有型,头发微微有些乱,妆也该补了。
    “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
    卫翀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我也没其他的事做。”
    “不是,”她拒绝他:“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不够好看。”
    所以才要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卫翀搞懂了她语言背后的逻辑:“你对自己要求很高。”
    许浅弯腰换上鞋,对他眨眨眼:“毕竟你看上去没有很好追。”
    “我送你吧。”
    他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我不看你。”
    “可以。”
    许浅应下来,诚实地讲,她还是想多跟帅哥待一会儿的。
    “你的排班表能给我一份吗?”
    许浅上了车,扣好安全带:“我不是回回都运气好的。”
    她的青春跟那些小姑娘比很有限,不能花太多时间浪费在不确定的事情上。
    “一会儿发你。”
    许浅肆无忌惮地欣赏着他的侧颜:“嗯。”
    他不能看她,她却一个劲地猛看他。
    卫翀的语气有点无奈:“别看了,开车不能分心。”
    “好。”
    她答应他,接下来真就没再看他。
    “那我们下一次约会定什么时候?”
    她自作主张把这一次定性成约会,料想他也没什么好拒绝。
    卫翀换个话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住哪里。”
    “你开回单位就好。”
    许浅稍作解释:“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公司就在你们医院对面。”
    红灯转绿灯,卫翀浅浅应一声。
    “所以你想见我会很方便。”
    她的语气平淡极了,像在陈述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实。
    卫翀很想看她脸上的表情,是不是他想象中那般坦然,被她制止了。
    “专心开车。”
    他自己讲的。
    许浅低头专心回复了几个工作信息,再一抬头,周边都是熟悉的建筑,略微有些遗憾。
    “你还没回答我,我想约你的话,什么时候方便?”
    “我这周都比较忙,下周叁可以。”
    这个时间……她不是很方便啊。
    “那看情况吧,我不一定有空。”
    “有事?”
    “嗯。”她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我会再找你。”
    “许浅,”他不想那么被动地接受她的安排:“如果我想见你,我会告诉你。”
    许浅不是很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不如我问得直接一点,你觉得我们有发展的可能吗?”
    如果他说没有,她也不好剃头挑子一头热。
    她毕竟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了,成年男女对某个异性的热情总是转瞬即逝的。生活太无聊了,什么都是来去匆匆。
    再帅的男人,如果对她无意,她不会强求。
    “有。”
    哦,那就没有如果这一说了。
    许浅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心情很好,她打开车门:“那谢谢你送我回来。”
    “还要谢谢你的招待。”
    她很久很久没有睡得那么踏实了。
    “嗯。”
    许浅还不想跟他再见,她把着车门,表情有点困惑。
    “那是为什么?”
    “什么?”
    “下午的时候,为什么你不给亲?”
    她有点耿耿于怀,她都凑过去了,他还是躲开了。
    许浅见成功把他逗得语塞,心满意足地关上车门,低头给他发消息。
    手机一震,卫翀划开屏幕。
    “我喜欢你的后退。”
    这是她发给他的第一条消息,四舍五入,她喜欢他。
    许浅盯着公司大楼的旋转门发呆,为什么她总觉得卫翀很熟悉,医院,酒吧,他家……
    手机震了震,卫翀的手机上跳出第二条消息。
    “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总觉得熟悉,总不可能真的在梦里遇到过。
    许浅隔了很久再看,他没有回。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