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校园内四散的情侣很多,许浅走得有些累了,拉着他在走廊上坐一会儿。
    “我读书的时候很喜欢跑这里来。”
    卫翀看眼她指的方向,写着“高分子材料研究所”几个字。
    “老周说我很有天分,还说我注定是吃这碗饭的。”
    卫翀安静地听她说下去。
    “除了谈恋爱要花掉一部分时间,其他时间我就喜欢往这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每学期的专业课都是第一。”
    她说起以前的种种,眼睛似带着柔光。
    “怎么不读下去?”
    许浅垂眸,想起什么似的:“难道你不觉得么,世事不能尽如人意,遗憾才是大多数。”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人。”
    卫翀侧首望着她:“她很喜欢做实验,志向是做一名优秀的科研人员,我那会也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是她告诉我方向可以慢慢选。”
    他想起记忆中那个神采飞扬的人,再复述一遍那个人告诉他的话:“选好了就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无论发生什么困难,都别放弃。”
    许浅配合地问一句:“后来呢?”
    “我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好,想象着她距离梦想越来越近的样子。”
    午后的暖阳照在她的脸上,温柔地像喝了点酒。
    卫翀忽然伸手,理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可她遇到了难处,没有坚持下去。”
    她的表情没有一丝意外,一副对故事的走向很是了然的模样。
    许浅用脸颊贴贴他的手心:“你说的这个人,对你很重要么?”
    “也许是的。”
    他的回答诚实而真挚:“我偶尔会想念她,想起她的时候会希望她快乐。”
    许浅对他宽慰似的抿抿嘴角:“不快乐也没关系,那样可以离深刻更近一些。”
    很洒脱的样子。
    可这个学校这么大,兜兜转转,她还是带他坐在这里。
    许浅最后再留恋地看一眼研究所门上的几个字:“走吧。”
    不过是几年时间,她的梦想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
    “许浅?”
    傅洵的声音响起,他刚好从研究所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许浅看着傅洵发怔。
    她怎么忘了,不止她的梦想被留在了这里,爱情也一样。
    “你怎么在这里?”
    “随便转转。”
    傅洵在她和卫翀之间扫了一眼:“这位是?”
    卫翀同样打量着他:“她男朋友,卫翀。”
    看着跟刚毕业的学生似的,傅洵微微有些诧异:“傅洵。”
    前任和现任,基本上也不用特地交代一下身份。
    许浅主动牵上卫翀的手:“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啊。”
    “你不进去和老师打声招呼吗?”
    “下次吧,万一心情不好,又要被他骂奸商。”
    “那好,”傅洵的视线从他们交迭的手上收回:“再联系。”
    两人走到拐角处,许浅松开手,指指前面的自动售货机:“你渴吗?”
    “前男友?”
    “你眼神还挺好。”
    “之前让你受挫的是他么?”
    许浅不想多谈:“是,其他就不要再问了。”
    卫翀过去按键:“喝什么?”
    “矿泉水。”
    许浅拿出手机,上面有两条未读信息。
    都是傅洵发过来的,一条是:“刚毕业?”
    还有一条是:“你认真的?”
    许浅低头打几个字,又逐字删除,换了个回答。
    她才刚点了发送,眼前出现一瓶拧开瓶盖的矿泉水。
    许浅匆匆接过,把手机塞回口袋:“谢谢。”
    约会的下一项议程是去他家。
    跟上次来唯一的差别,他桌上摆了一堆东西。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晚上煎牛排怎么样?”
    这一堆东西是接她前才买的,很多还来不及放冰箱。
    许浅翻翻那一堆东西,眼神定在一处,有一盒套。
    她来以前预备好要发生什么,原来他也是。
    他打量着她的神情,话里有话地再问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
    许浅随手拨了拨,语气充满不信任:“你平时自己做饭吗?”
    实在是,旁边居然还有一只新买的锅……
    “不做。”
    那怎么办,她也不会。
    卫翀完全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今天要睡觉吗?”
    说完顿了顿:“午睡。”
    离晚上一起吃饭还有几个小时,有充裕的时间供她小睡一会儿。
    许浅脸不红心不跳:“你要一起吗?”
    可能是隔音效果好,也可能是那把躺椅太舒服,总之她很乐意再进去躺一躺。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玩味:“可以。”
    卫翀端了盘水果和两杯苏打水进去,许浅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上边,专心盯着屏幕上美艳不可方物的春叁十娘。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她好像对香港90年代的电影情有独钟。
    许浅听到脚步声,拍拍隔壁的空座:“坐。”
    房门再度关上,室内的光影影绰绰,给隔壁的人平添几分神秘和浪漫的颜色。
    卫翀回看她:“冷吗?”
    最近的天,气温骤降,好似一下从夏天跳跃到冬天。
    “有点。”
    卫翀起身,给她拿了张薄毯轻轻盖上。
    “现在还冷吗?”
    “你要摸一下吗?”
    见他明显愣了下,许浅慢慢悠悠地从毯子下面伸出手,拉上他的。
    “摸手。”
    许浅牵一下便松开手,她的手机断断续续在震,几乎没怎么停过。
    “我先回几个信息。”
    卫翀在她隔壁躺下,默默等。
    “好了。”
    说完她的手指在暗处摸索着,直到牵上他的手。
    “谁啊?”
    即便在光线这么暗的情况下,他的眼睛清澈而明亮。
    “望锦。”
    “找你有事?”
    “小事。”
    很快消息变电话,许浅向左一划,拒接。
    “怎么不接?”
    “不想接。”
    她的手机才放下没多久,卫翀:“我打个电话。”
    他没有回避她,当着她的面把电话讲完。
    许浅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工作上的事情:“怎么了?”
    “我表哥下周订婚,我确认下时间。”
    他想起什么:“你确定没空么?”
    他好像很希望她能一起去,许浅:“周几?”
    “周叁,说是这个月唯一一个宜婚嫁的好日子。”
    上次他们便提到过这个时间,许浅摇摇头:“那天我没空。”
    “一整天都没空?”
    “是啊,”她对他扬扬嘴角:“我也要参加一个订婚宴。”
    电影正播到至尊宝哄骗紫霞仙子,骗她说愿意甩掉老婆跟她走。
    紫霞仙子:“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
    至尊宝:“好,立刻就开始。”
    紫霞仙子:“你先亲我一下!”
    ……
    卫翀看完这段剧情,隔了许久之后:“好巧。”
    “巧什么?”
    他没有回答,许浅不想扫他的兴:“结束了我给你打电话。”
    他没有吭声,情绪不是很好的样子,许浅慢慢靠过去,把头枕在他的肩上。
    “别生气。”
    “确实有点,”他伸手揽上她的肩:“好在我很好哄。”
    她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
    “人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很好哄。”
    这回轮到他笑了笑。
    许浅仰面看他,视线从他的眼睛下移到他的嘴唇:“那我们要不要也立刻开始这段感情。”
    卫翀的目光沉了沉,低头贴上她的嘴唇。
    两人开启了一场唇舌游戏,他的嘴唇意外得柔软,许浅忽然身上一重,被他压在身下。
    卫翀的手指从她的后背一路移到前端,所到之处好似带起了一股电流,许浅渐渐呼吸不畅。
    “可以吗?”
    他目光灼灼,正式向她发出邀请。
    两人的眼神交缠在一起,许浅摸摸他湿润的嘴唇:“袋子里放着一盒套,是故意让我发现的么?”
    至少传达了一个信号给她,他想睡她。
    卫翀的眼神很是奇怪,他像是盼着她答应,又像是盼着她拒绝。
    “我在等你的回复。”
    许浅用指甲在他的喉结上刮了刮。
    “你确定你看不出来么?”
    她凑到他的耳边,压低嗓音:“我非常地,喜欢你。”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