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卫翀获得许可,重新用舌头撬开她的齿关,旋着舌头在她的口腔内扫荡,手指跟上节奏,从后解开她内衣的扣子。
    他一只手的手掌覆上她胸前的柔软,轻拢慢捻了好一阵,另一只手拢上她的纤腰,将她轻轻一提,分开她的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
    许浅悬空挂在他身上,分开和他黏在一块的嘴唇:“去哪里?”
    “去外面。”
    两人缠吻到外边的客厅,许浅总算搞清楚他要带她去哪。
    卫翀伸长手臂扫掉桌上的东西,给她留出足够的空间。
    许浅光裸的后背贴在冷硬的桌面上,后背一阵瑟缩:“冷。”
    “很快就热了。”
    他欺身压上她,埋首于她的胸前,含住早已挺立绽放的顶端又吸又吮。
    “卫翀……”
    他停下来,拉开裤链,手上还拿着那盒被她发现的套。许浅这才发现,他身上还穿戴整齐,她却已被他剥得赤条条。
    她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犹疑,跟他之前表现出来的温柔绅士不同,他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有一丝金属般的冷然。
    但许浅完全来不及思考,卫翀挤开她两腿间的缝隙,粗暴地贯穿了她。
    他的动作又快又狠,底下渐渐火热起来。许浅两只手反撑在桌面上,  张腿迎接他的撞击。
    很快他不再满足这样的姿势,他把着她的腰将她翻个身,从后进入她的身体,另一只手在她的胸前肆意作乱。
    许浅渐渐没有力气再撑着桌面:“去床上……”
    “再忍忍。”
    他在性事上又强势又粗暴,完全没有看上去那么斯文,许浅微微蹙眉,很快迎来如潮水般汹涌的快感。
    许浅洗完澡出来,卫翀已经把牛排煎好了。
    “好香。”
    她从后环上他的腰:“下次去床上?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许浅只当他是有洁癖,不肯把战场转移到卧室,她按按自己的腰,一次两次还行,长此以往,总不能回回都在桌上做。
    他的身材比她想象中还要好,技术么……属实不错。
    除了她体力有点跟不上,整体上还算是契合,许浅依然对下一次充满期待。
    “饿不饿?”
    才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许浅点点头:“很饿。”
    “医院有点急事,需要回去一趟,要不要顺路送你回去?”
    许浅切肉的动作一滞:“好啊。”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衫,内里真空,长度堪堪遮住她的大腿:“等我去换个衣服。”
    见她放下刀叉,卫翀开口:“没有那么急,我等你吃完。”
    “我没什么食欲。”
    许浅按下心头的不爽,这才刚刚上完床就要送她回去,比起男女朋友的关系,更像是打发一个炮友。
    难道是他看到了她回给傅洵的话?
    许浅仔仔细细回忆一遍,他应该没留意才是。
    她毕竟也是知道卫翀请假有多波折的,只能安慰自己别多想。
    许浅换完衣服出来,想到一个问题。
    她的车就停在地下车库,但她现在的手脚都是软的,连方向盘都不一定能拿得稳。
    到底是比她小几岁,卫翀看上去完全没有体力不支的迹象。
    “我的车先停在你这吧,有空了我再来拿。”
    他可能不愿意让她留宿,许浅在心中暗叹一声。
    她把脱下的衬衫交还给他:“对了,我应该怎么叫你呢,连名带姓?”
    “随你。”
    “小卫?小翀?”
    像长辈叫晚辈。
    “翀翀?”
    也不是很好听……
    许浅正苦恼给他取什么爱称,他忽然按着她的腰亲了下来,细密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她有些透不过气。
    “翀翀……”
    这两个字像是什么神奇的咒语,复又挑起了他刚湮灭的情欲。
    “你不是赶时间吗?”
    许浅按住他正从衣摆钻进来的手,她固然对下一次抱有期待,前提是她也得有力气。
    他凑近她的耳边,声音带着蛊惑:“那姐姐还不快点让我进去。”
    上边不行,还有下边,他的手指探进她的裤腰一路滑向两腿间。
    待她足够湿润后,他半褪下她的牛仔裤,让她的上半身抵在沙发上。
    卫翀感受着她的温热和紧致:“再抬高一点。”
    许浅不喜欢这个姿势,她看不到他的脸,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不需要被在乎感受的物品。
    她的意识被撞得七零八落,底下的快感一阵压过一阵,酥麻感愈发强烈。
    许浅扭过头,想要看清他的脸。
    但她的努力只是徒劳,她的意识几近涣散,只能听到他们相连的地方不断有撞击声传来。
    卫翀在她的体内肆意驰骋着,一阵灼热过后,许浅无力地半趴在沙发上。
    情欲散去,许浅重新穿戴整齐,她不敢再叫他的名字,只敢打开微信,给他换个备注。
    手机上第一个对话框还是和傅洵的,许浅点进去,长按“玩玩的”叁个字,点了删除。
    她退出来,对卫翀原先的备注依然是“秋老虎”,许浅弯弯嘴角,放弃了改备注的念头。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