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许浅在离小区门口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放慢了车速,她不确定孔小伊有没有看到她的车,应该是没有,否则她不会还在朝反方向踮脚张望。
    送走了一个傅洵,又来了一个孔小伊。许浅按按太阳穴,心里多少有些想法。
    比如,这两人真是讨厌,一刻也不让人放松。
    她调个头,往回开出去一段路,忍不住一再瞟向后视镜,做不到完全不去看里面那个纤细的身影。
    今天的天气很冷,冷得她不住打颤,许浅记得早上她是在车里吹了会暖风才缓过劲的。
    天气总会有几天格外冷,可是人是怎么能傻到在小区门口等的?
    大概也只有孔小伊,她最好的朋友孔小伊。
    眼看着人影越来越小,许浅叹口气,又把车头调了回去。
    她的车还没停稳,孔小伊已经噔噔噔跑上前。
    “你不可以和冯翊结婚。”
    许浅按按另一边太阳穴:“你等多久了?”
    孔小伊给她发的消息是叁个小时前,她看到是一个小时前,这么冷的天,孔小伊身上只披了件薄外套,露在袖口外的手指冻得通红,正要缩不缩地进退两难着。
    她冻得两颊发红,嘴唇却是白的:“也没多久。”
    不是时长的问题,是谁会像她这么傻,穿这么点还干巴巴在小区门口等。
    许浅再叹一口气:“上车吧,进去再说。”
    许浅把热水递给孔小伊:“你跟傅洵还真是默契,他刚劝过我。”
    孔小伊有些许不自然,很快褪去:“不是默契,是因为我们都关心你。”
    她把话题拉回去,气愤不已:“结婚不是开玩笑的,这个冯翊的风评实在是太差了!”
    许浅这会才看到她从一开始就抱在怀里的一沓纸,不仅有冯翊和各式女伴咬耳朵的照片,还有各种八卦论坛上的小道消息。
    她简单翻了翻,发表观后总结:“照片是以前的事情,帖子都是乱写的。”
    “你不要被他骗了,我都查证过的,最上面这几张是这个月的事情。”
    孔小伊的双手捧着杯子,冷热交迭,手指红得像是要沁出血,和她粉粉的鼻头交相辉映。
    许浅移开视线,索性换个话题:“你弟弟最近还好吗?”
    “还是老样子。”
    钱照花,病照看,但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孔小伊的坐姿变得拘谨起来:“我算了下,我还欠你二十八万,年底我先还你一部分……”
    她们曾经也是无话不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脱口而出的话题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不缺钱。”
    许浅看着手里和她同款的陶瓷杯:“我缺的是朋友。”
    孔小伊同样为这话感到动容,她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那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连订婚这么大的事都没有告诉我。”
    孔小伊的娃娃脸上有几分委屈,更多的却是失落。
    “你疏远我了许浅!你为什么要一直疏远我?”
    许浅动动嘴皮,解释得苍白无力:“我跟他只是合作,不需要得到朋友的祝福。”
    孔小伊显然不吃这套:“那好,我换个问题,你还把我当成你最好的朋友吗?”
    她的问题无辜而伤心,许浅再次被问到语塞。
    许浅想,她当然可以把原因归咎到很多地方,小到工作太忙,大到事物发展的规律,但无论她说什么,孔小伊都不会接受,因为真正的原因会推翻这一套套说辞。
    那个被她按在水面下的,真正的理由,是傅洵。
    许浅做不到对孔小伊眼角的湿润视若无睹,也无法再对那个多年前暗自流泪的许浅视而不见。
    “你扪心自问,你真的不知道原因么?”
    许浅用冰凉的语调戳破双方的伪饰,她手里还捧着和孔小伊同款的陶瓷水杯,温热的水汽沁湿了她的毛孔。许浅低头喝一口热水,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变得不那么冷。
    热水顺着她的喉咙进入她的身体,顺带着也捂热了她骤冷的心脏。
    许浅平静下来:“如果你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可以跳过。”
    孔小伊摇摇头,固执地:“我不想跳过。”
    她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在这个时刻,她本该坐到许浅的身边,详细了解她做决定背后的心路历程,而不是和她面对面对望着,像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孔小伊的表情没有丝毫迟疑,许浅耸耸肩:“说下去。”
    即使她面对傅洵的时候已经放下,可在面对孔小伊的时候,她依然无法像她的肢体语言表现得那样无所谓。
    孔小伊:“你要我说什么?”
    许浅:“有什么说什么。”
    孔小伊张张嘴,想说什么又作罢。
    她努力提起一口气,却又像漏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瘪掉。
    无数个和对方有关的片段像飘飞的雪花一样纷至沓来,孔小伊有一千句一万句话可以说给她听,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气氛在沉默的对峙中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那好,麻烦许总指示一下,我现在该代入什么角色?”
    孔小伊哽咽继续:“你想听第叁者的自白?前闺蜜对你的控诉?还是一个暗恋者的心事?”
    许浅投入这场战事:“不如一个一个来。”
    很快两人陷入一场无声的对抗。
    孔小伊流着泪想,她们互相知晓对方的身世,曾约定做彼此人生的依托。
    许浅曾开玩笑告诉她,在她身上感受到久违的母爱。
    她也认真向自己承诺,要做她最坚实有力的依靠。
    这是许浅的家,她却从一开始就站在她的对面,孔小伊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把水杯放到茶几上,再把被她随意扔在桌上的一沓纸重新整理好:“我今天好像不应该过来的。”
    她直起身,在原地站定:“真是对不起啊许总,是我太多事了!”
    说完孔小伊纤细的身影从她的身边掠过,许浅看眼茶几上依然冒着腾腾热汽的水杯,再转头看向在玄关处正弯腰换鞋的孔小伊。
    孔小伊的反应已经回答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所以孔小伊和傅洵,的确是互相喜欢的。
    “如果你足够了解我,足够信任我,”孔小伊没有回头,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你该知道!我不可能会插足你们的感情!”
    许浅经历了片刻的挣扎,眼里泛起一圈水光:“那你以后还来吗?”
    她可以不在乎傅洵,但她不想失去孔小伊。
    可是扪心自问,她用疏远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未尝不是在考验孔小伊对自己的友情。
    她们之间,从来都不存在谁原谅谁,是以也不存在谁去寻求谁的谅解。
    孔小伊换了鞋,把拖鞋端端正正地放在一旁。
    她没有回头,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我要看情况再决定。”
    可她说完这话,手指搭在门把手上一动不动,分明还在等待她的回应。
    许浅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抿紧嘴唇:“我知道你不会。”
    “咔哒”一声,孔小伊开了门,一脚迈出门口。
    她似是有所犹疑,最后还是再转过身,和许浅四目相对。
    一会儿的功夫,不止是眼睛,她的整张脸都是粉红色的。
    她问得可怜兮兮:“你知道我没有插足你们的感情?”
    “嗯。”
    许浅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她笑中带泪:“你知道,在某些情况下,女人的自尊心也是很微妙的。”
    孔小伊迟迟不作声,许浅:“孔老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种时候不说话会让我很下不来台。”
    就像老师看幼稚的学生,孔小伊的眼神和语气都是极温柔的。
    “我在想……我最好的朋友到底知不知道,在我心里她比什么男人都重要。”
    许浅为吵架强撑的气势顿时偃旗息鼓,她含泪看向孔小伊,内心有难以名状的情绪的潮涌。
    她不太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汹涌澎湃的情感节奏:“我打个比方,如果这个男人是让你爱到奋不顾身的木村拓哉呢?”
    孔小伊吸吸鼻涕,慢慢走到她身边,伸手抱住她。
    “还敢跟木村拓哉比,你真的气死我了!”
    许浅把头轻轻枕在孔小伊的肩膀上,时隔这么久,好在她们终于和解。
    她曾对孔小伊产生敌意,这让她们渐行渐远。
    可孔小伊并非她爱情的褫夺者,她不是的。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