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许浅合上笔记本,向后轻靠在椅背上,终于有时间好好看眼对面的人。
    卫翀维持着半靠沙发的姿势,面朝着她,姿态是松弛的。
    睡着的他依旧好看到过分,要比醒着的时候少几分清冽感,看着好相处了一些。
    许浅远远看着,用目光测算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大约是叁米多一些,不到四米。
    可这叁四米的距离,竟然会令她生出些苦恼。
    放任自流是一种做法,她贪恋着卫翀带给她的久违到可以称作新奇的体验。
    也许还有其他做法,虽然连她也说不清自己在担忧些什么。
    想到这里,许浅不觉从口中发出一声轻叹。
    卫翀的叹息声紧随其后。
    他睁开眼:“有什么烦恼,说来听听?”
    “装睡啊?”
    他确实困得眯了一会儿,但身心都记挂着她,对她的一举一动都格外留意。
    卫翀甩甩发酸的胳膊:“嗯,白努力了。”
    他的表情看着惋惜极了。
    “嗯?”
    “许总小时候爱看童话故事吗?”
    “都是骗小孩的故事,看得不多。”
    她看着他甩完一边胳膊又换另一边,动作幅度和装的成分一样大。
    许浅笑:“你喜欢看?”
    卫翀:“嗯,尤其喜欢看王子怎么把公主亲醒,不知道许总好不好这口。”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
    许浅对他眨眨眼:“许总一般明着来。”
    卫翀不置可否。
    许浅对他勾勾手指:“过来。”
    卫翀遵照指示走过去。
    他两手撑在她座椅的两边:“我乖不乖?”
    许浅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下颌,伸出手指摸两下。
    “不知道许总下一步的指示是?”
    “低头。”
    他的鼻尖碰碰她的,充满挑逗的意味。
    “然后呢?”
    “然后嘛,乖乖让许总亲一会儿。”
    卫翀唇上一热,她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一手缠上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脸颊。
    他任由她主导了一会儿节奏,很快反客为主,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将她从椅子上悬空抱了起来。
    他的舌头强势地卷着她的,在她的唇舌间快速扫荡着,搅得她的气息愈发不稳。
    他抱着她,有目的地走向墙边,伸长手臂按下开关,室内陷入一片漆黑。
    他湿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有的事情,暗着来也很有意思。”
    许浅感受着胸前他手指力道的变化,勉强保持清醒:“卫翀,这是在公司。”
    “可以不是。”
    他的手指一路向下:“你现在什么都看不见,这里可以是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这是什么歪理。
    许浅的嘴唇被他的牢牢吸附着,身体也很快在他的手下软成一滩泥。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许浅伸手去寻开关:“我接个电话。”
    “做完再接。”
    这个点了,能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许浅的气息跟着重起来:“那去沙发上……”
    卫翀在关灯前先行观察清楚了房间内的布局,这会儿抱着她顺利倒在沙发上,将人完完全全罩在怀里。
    他一只手的手指在她胸前的顶端上不断来回,另一只手悄然探入她的裙内:“我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吗,许总?”
    许浅抬身迎合他:“许总命令你快一点。”
    卫翀得到指示,低首含住她红肿的嘴唇,手掌绕到她的身后,拉下裙链,手指在她光洁细腻的肌肤上流连往复。
    许浅骨架纤细单薄,腰身盈盈一握,卫翀爱抚了一会儿,抬膝分开她的一双长腿,挺腰向前。
    “浅浅……”
    卫翀埋首在她的脖颈间,轻声反复唤着她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小名,许浅被叫得情动,说不上是因为他们此刻正紧密相连的身体,还是因为他叫她名字叫得这样情真意切。
    她在他时轻时重的律动中发出满足而娇俏的嘤咛声,全然不同于平日强势而果决的她。她的身心全然依附着他,随着他的动作在情欲的深海里起起伏伏。
    不同于上一次在他家发生的那场性事,今天的卫翀不再是霸道甚至带一丝凶狠的,他温柔地亲吻她,深情地抚摸她,时刻顾惜着她的感受。
    许浅听着两人混合在一起的粗喘声,相交处的撞击声,很快从尾椎传来一阵酥麻感。
    卫翀放慢节奏,亲吻她的嘴唇:“你喜欢我,对吗?”
    他问完这个问题,速度越来越慢,许浅:“嗯……”
    不是很有诚意的样子。
    卫翀换个方式,专挑她甬道内的某一处不断用力:“要有点诚意啊。”
    许浅在他的动作下身体缩了起来:“卫翀我喜欢你……”
    卫翀伸手抚上她的脸庞,盯着她的眼睛:“我想听你再说一次。”
    许浅配合照做:“我喜欢你啊,卫翀。”
    他亲亲她,好似放下心来:“我也喜欢你。”
    卫翀得到满意的回答,把她的腿再分开一些,手指在她充血的花瓣处揉了揉,把着她的腰冲刺起来。
    卫翀言而有信,确实让她出了很多汗。
    许浅穿戴整齐,重新将开关打开,室内恢复一片明亮。
    她的嘴唇红肿,鼻尖发红,眼角眉梢无不带着饱餐后的恣意,连发梢都带着一股挡不住的风情。
    她记挂着那个未接来电,绕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
    卫翀跟着绕到她身后,从后拥她在怀,把头枕在她的肩膀上:“一会去我家?”
    他可没尽兴,还惦记着下半场。
    “下次吧。”
    卫翀在她脖子上蹭一蹭:“我可以等你把事情做完。”
    许浅分开他扣在她腰间的手,转身和他面对面:“恐怕不行,你得先回去。”
    她的语气和表情都带着一丝僵硬,卫翀的神情冷了下来。
    “谁的电话?”
    话一问出口,他便开始后悔,何必还要多此一问。
    “冯翊的。”
    许浅手心朝上,静静躺着她的手机。
    有一个未接来电,和几条讯息。
    卫翀扫了两眼,明白了。
    未婚夫路过楼下,看见未婚妻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于是打电话确认下,见她没接,便买了夜宵贴心送上门。
    最后一条时间显示是两分钟前,五个字,我到楼下了。
    卫翀微微分开和她的距离,言语充满挑衅:“如果我偏要打声招呼再走呢?”
    “因为什么?觉得好玩?”
    卫翀冷眼看她:“你的朋友说,你对你的员工、朋友、家人都很好。”
    他突然换个已经说起过,但和眼下毫不沾边的话题,许浅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卫翀看着她警惕而戒备的模样,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算了。”
    他独自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
    他看着她,自嘲似的笑一笑:“是不是因为我跟这些身份都无关,所以我的感受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以前是,现在还是。
    许浅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有短暂的失语。
    卫翀:“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因为……”
    她打断他:“是的。”
    卫翀毫不意外,却还是执拗地:“再说一次。”
    除了放任自流,其实还有另一种做法,叫做快刀斩乱麻。
    许浅下定决心:“因为你不重要,所以你的感受也不重要,现在明白了吗?”
    无非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卫翀看着她,还是他喜欢的气质和长相:“我很早以前喜欢过你。”
    他的话停在这里,许浅沉默等他继续。
    “所以我知道,我的确不重要。”
    他的语气带着不被当真的失落和对自己的失望。
    从她开口要他的微信开始,他在对抗着什么也只有他知道。
    “从你加我微信开始,我就知道,我不过被你当成一场消遣。”
    他毕竟小她几岁,还做不到像她这样喜怒不形于色。
    “虽然你的戏演得很好,但你这个人真的挺差劲的。”
    这句话可真厉害,许浅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边看边忍不住细想,她不该感到难过的,可她好像很久没这么难过了。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