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最后一只秋老虎 作者:半杯茶

      卫翀连着几日都没给过他们什么好脸色。
    本就没有一双爱笑的眼睛,最近是连嘴巴都不怎么出声了。
    许望锦嗑两粒瓜子:“被伤过的心还可以爱谁,没人心疼的滋味。”
    黄自超把桌上的垃圾往她那边拢拢:“难道他就这样过他的一生,他的吻注定吻不到他爱的人。”
    许望锦偏要扔到他面前:“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黄自超没辙,只能拿纸巾把垃圾往自己这边归一归,继续接:“他又何必一往情深。”
    怎么能这么默契的啦,许望锦忍不住和黄自超击个掌。
    卫翀没好气:“我和许浅已经翻篇了,你们尽快。”
    虽然他们是看客,但是是很有自己想法的那种好吧。
    许望锦才不信:“弟弟啊,你毕竟年纪小,还不懂姐姐的心。”
    黄自超很配合:“许望锦你看弟弟这伤心的小模样,多可爱。”
    卫翀拿起酒杯起身:“两个人渣。”
    许望锦还没玩够,跳下凳子,伸手搭上卫翀的肩膀:“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出气,要不你跟我结婚吧?我们赶在他们之前啊?”
    黄自超也跟着起身,一把把她手拨开:“你倒是想得美。”
    许望锦改搭上黄自超的肩:“干嘛啦,就许你和他搞基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黄自超白她一眼:“你冒犯了我浑身上下的阳刚之气,最好马上道歉。”
    许望锦晃晃他的胳膊,嘟个嘴撒娇:“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啦!让你做上面那个啦!”
    ……
    卫翀没眼看,换张台。
    黄自超替她反省:“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许望锦。”
    “那怎么办,”许望锦四处张望一圈,从卫翀一进门,盯着他的姐姐妹妹可真不少:“要不我给他找个大胸美女埋一下?”
    她说着笑容猥琐:“许浅哪都挺好的,就是胸没有特别大。”
    黄自超自然而然地联想起某个夜晚。
    “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你们家基因的问题。”
    许望锦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那天晚上的事,你要是敢泄露风声的话……”
    她瞪着他,张臂箍上黄自超的脖子,咬牙切齿:“我必杀你泄愤!”
    任凭许望锦再用力,她的小细胳膊根本使不出多大力,但黄自超还是配合地做出眼白往外翻的模样:“透不过气了……”
    许望锦松松胳膊,并不全放开:“那还不赶紧表态!”
    “我再也不敢了,向恶势力低头了。”
    “什么?”
    “我错了,大姐。”
    “谁是你大姐?”
    许望锦摸摸他脑袋上的卷发:“认错态度不够诚恳,叫爸爸。”
    黄自超瞟她一眼,再给她升个辈分:“奶奶,再不过去,你的小姐夫就快清白不保了。”
    大概是有人认出他是走红网络的网红医生,卫翀身边围满了各式美女,还有个别正举着手机对准他拍。
    “卫医生,看这里!”
    他晃了晃杯中的冰块,不咸不淡地看一眼镜头,目光和神情一样冷。
    “哥哥,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
    “哥哥我也要!”
    他虽然不说话,动作倒是很诚实,露出二维码往桌上一扔,摆明了是来者不拒。
    许望锦把镜头翻个面:“你看到了?”
    许浅的声音和表情一样没有起伏:“许望锦,以后这么无聊的东西就不要拍了。”
    许望锦忍不住嘀咕:“多受欢迎的大白菜啊,怎么到你这里你还不稀罕拱了。”
    她离卫翀不算远,拿着手机直播有一会儿了。卫翀像是意识到什么,上前抽走她的手机。
    他对镜头大大方方打声招呼:“嗨。”
    许浅对着屏幕上熟悉的眉眼弯下嘴角。
    “许总忙完了么,要过来一起玩吗?”
    隔着手机看有什么意思。
    “不了,你们好好玩。”
    “听说你们的日子订下来了,恭喜啊。”
    他的神情不像在祝福,但也没有嘲讽之意。
    “谢谢。”
    “我上次的语气有点重,希望你别介意。”
    还没等她说什么,卫翀皱皱眉:“好像不该这么说,是不是直接道个歉才对。”
    “不用了。”
    “下周老爷子的大寿你会来的吧?到时候当面向你赔罪啊。”
    他看着已经没有任何芥蒂,她当然也要落落大方:“真的不必,我有我的问题。”
    “那好,”卫翀看她的眼神和旁人无异,他回头看下座位:“还有朋友在等我,你们接着聊。”
    “好,你忙。”
    屏幕一闪,他不再看她,也许连她的回应都没听到,只快速把手机放回许望锦的手里。
    许望锦拿回手机,屏幕是黑着的,她对着屏幕“喂”完两下,对面才重新恢复光亮。
    “很洒脱,很体面。”
    许望锦评价完,忍不住再补充一下:“你们很棒,我的真心话。”
    她出于验证的心态,刻意调整下站姿,身后是卫翀和一个年轻的小美女,大概经过比较,这个有着一头栗色卷发的小美女获得了优先权,女孩正双手托腮,一脸崇拜地看着卫翀,像极了一般恋爱故事的开场。
    她没有看错,虽然只是一刹那,许浅很不爽,要说程度……大概和被助理出卖的那次差不多。
    “其实我们到底需要多少钱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是能用钱买下冯翊手中的股份,她和他还结劳什子的婚。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冯翊手头的股份值多少钱。”
    她听许浅说了一个数,不由张大了嘴:“怎么要这么多……”
    先不说冯翊肯不肯卖,从公司如今的经营状况来看,那些股份根本不值这么多钱,这可不是人情和面子的事情了,是真金白银往里投,哪个资本家会这么傻。
    “傅洵不是很有钱吗?他能不能帮我们啊?”
    许望锦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么找一个比他们有钱的不就行了。除了冯家足够有钱,傅家也有啊,更何况傅洵和许浅还有旧爱这层关系在。
    许浅有些丧气似的:“他做不了主。”
    “那就找傅川啊!”
    许望锦脱口而出这个名字,想收回已经来不及。
    许浅看她闪躲的模样,皱皱眉:“你把我交给你的事情做好就行,其他不用管。”
    许望锦呆呆应下,再抬头,许浅已经把电话挂了。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