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爱情故事(3)

香香的梗 作者:千江雪

      3
    私人医生在半小时后赶来,脱掉裤子瞧了一番,目露鄙夷:“断了,不能再用了。”
    什么?断了?他整个人瘫在床上,捂着脸大声哭,“我还没做过一次爱啊......”
    虽说跟于贤是朋友,可其实他的学历比于贤差了一截,在社会上当然能找个好工作,但想要找个他满意的女朋友,这个学历偏偏又不够了。
    他长得在朋友里也不出众,只能加倍认真保养,想要在皮肤上占据点优势。这也是他嫉妒于贤的一点,明明是同龄人,于贤因为在高家做贵夫,十指不沾阳春水,就算不保养,也比他看着年轻好几岁。
    看到谢路痛哭,她安慰道:“没事,以后你安心跟着我就可以了,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亏待你。”
    送走医生,她坐在床边,大掌抚摸着他的头发:“其实,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比其他男人占的多。”
    她有很多人体沙包,好看的比谢路多很多,这些话也仅仅只是安慰一下谢路而已。男人嘛,说点甜言蜜语给他们听就可以,不能真动感情。
    闻言,谢路的心里竟然得到一丝丝安慰,至少......至少还有女人把自己看的很重,也愿意要自己这个废物。
    这次或许出于愧疚的原因,谢路得到了大半个月的休息时间。不过休息完以后,又开始了之前的挨揍模式。她边挥拳边说:“我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这样,你习惯了就行。”
    什么......谢路在房间里想尽办法躲闪,对她说的话产生怀疑,怎么会有人表达爱意的方式是打人?转瞬间他又想到于贤跟高英,似乎世界上是存在这么一些人,跟大部分人不太一样,但是她们普遍很聪明很优秀,或许这就是高智商人群的特点吧......
    之后两人的模式就是:她回家洗澡—开始打他—她洗第二次澡—他做饭给她吃—她睡觉休息好出门去训练或者比赛。
    日复一日如此,谢路早已对前路不抱一丁点希望,也渐渐习惯了她的拳头,能抗住至少两次才跑。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关了他近叁个月后,她竟然要放了伤痕累累的他。
    当她开车送他回到小区楼下时,他甚至觉得是在做梦。
    “回去吧,也该还你自由了,你想我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她摸摸他的头,把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递给他,贴心的给他松了安全带,打开车门。
    谢路拿着纸条,不敢当着她的面扔掉,只好握在手里,下车回家。
    结局:
    她等啊等,终于在半个月后,等到了电话响起。
    他在那头半晌才开口说话,声音中透着渴望:“我、我想你了......”
    她笑着起身穿衣服出门,开车前往谢路的小区。他早就等在楼下,穿的很单薄,抱着胳膊在风里瑟瑟发抖。她打开车门扫了一眼,只见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那些青青紫紫都已消退,脸也恢复的很好,已像初见时一样。
    很好,恢复速度不错,短时间内不用更换男人了。不过等两年他再上点年纪,扛不住她的拳头了,她也只能丢弃掉,再重新选一个身体棒的年轻男人。
    谢路跟她上了车,前往那个改造过的房子。坐在车里转头看向肌肉依旧健硕的她,他摸了摸自己的皮肤,那些伤痕消失后,身体摸上去也不痛了,可是......他又把目光转向她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那双手是那么的大,那么有力,如果能向他挥来就好了......
    进入房子里,他主动去拿墙上的拳套,亲自给她戴上,戴好后抬头咧嘴笑着,一双眼睛早已失神又痴迷:“快,快动手。”
    那天回去后,手里握着纸条,却怎么都甩不掉,他干脆留下来了。之后正常生活,可是阴茎断掉,早已不是正常的样子,在厕所碰到同事,他要避着,在家里碰到室友,他也害怕被发现。没过几天就崩溃难受,想要逃离这个世界。
    他辞掉工作,拉黑所有人,一个人躲在快要到期的房间里,哭泣命运不公。可事实已无法改变,他这样无能的废男人,根本不会有女人要,世界上的其他男人,也会耻笑他,看不起他。
    他浑浑噩噩的吃饭睡觉,因为牙齿掉了几颗,根本不能正常咀嚼,这也令他想起那个囚禁他的恶狼女拳手。离开后再想起她,竟然不害怕了,不仅不害怕,还会有点想念......
    想她的拳头,想她冰冷的眼神,想她的声音......
    谢路觉得自己是斯德哥尔摩,约了心理医生去看看情况,那个女医生非常温柔,听完他的讲述,坐过来,手指轻轻戳了戳他一部分没完全消退的淤痕:“什么感觉?”
    他愣住了,疼,当然是疼,可疼痛中,竟然夹杂着怀念跟莫名的快感。
    医生笑着轻声道:“你爱上她了。”
    “而且听你的描述,她也愿意为你一辈子负责,这不是挺好的吗?”医生倒了杯水递过去,“没有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伴侣有过这样的过往,她呢,那么优秀,又很负责,你也乐在其中,其实在一起是最好的。”
    医生看他低头沉思,接着道:“去吧,去找她吧。优秀女人根本不缺男人,再拖着,她就是别人的了。”
    谢路一下子抬头,恍惚中想起她说过的话,‘其实,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比其他男人占的多’,那也就是说,她还有很多男人了?
    他紧张起来,放下杯子,跟医生道了谢,起身离开。
    他不能想象她会对着其他男人挥出拳头,更不能想象以后只能远远看着她。他边走边抹泪,甚至用手指掐自己的胳膊,模仿被她打后出现的伤痕,可这点伤根本无法让他得到满足,他放弃地铁,赶紧打车回去,翻出纸条,鼓起勇气给她打过去。
    “我、我想你了......”说出来后,他如释重负,只期待着跟她再次见面。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