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清晨,诸多访客

强悍太子莫逼婚 作者:尐羽七

      amp;lt;!--章节内容开始--amp;gt;唐眉的咽喉不自觉动了一下,她轻轻的咽了下口水,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你要做什么?” 她面对着宇落渐渐凑近的倾城的俊颜手足无措,愣在了当场?
    宇落邪邪一笑,未有答话,偏过头,靠过去,距离唐眉的小脸三寸距离,停住,一双墨黑的美眸弯成新月的形状,一直在注视着她,虽然宇落的眸子不像千染的那双桃花眼那样顾盼传情,摄人心魄,却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犹记心头梦魂消啊!
    如此俊美的容貌摆在自己的面前,任谁人都不能无动于衷吧……
    唐眉此时被宇落看的局促不安,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好了,宇落小脸凑得她很近,问道:“师姐如此烦心,是不是最近有什么棘手的任务啊?”
    宣幽在一旁看的愉悦,这顾后的美男计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活学活用上了,别说,用的还挺溜的。
    唐眉此时已经乱了方寸,她支支吾吾的说道:“最近倒是没有什么任务。”
    宇落:“那也太无聊了吧,要不,师姐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唐眉没有搭话,而是慢慢的向右挪动着身体,打算从旁边的空隙躲出去。
    “唐眉,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这个时候,不是要去韩姑娘那里吗?”这时,门外传进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话语中透着冰冷……
    三人同时往院子方向看去。
    “大师兄!”
    唐眉喜出望外,趁着宇落转身的空档赶紧起身,低下头往那男人身边跑去。
    宇落也跟着走了出来,这人她记得,上次他们去刺杀自己的时候,他被宣幽所杀,唐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宣幽下了杀意的!
    这个唐眉口中的大师兄和别人一样穿着一身阴气煞人的黑衣,腰间系着一条白色腰带,身材高大魁梧,阴沉着一张脸,从他脸上那僵硬的肌肉线条,便可推想他平日里就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此时宣幽也从内屋走了出来,他一点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来人,说道:“呦,今日的访客还真是多啊!我这才来了一晚,就这么多人来看我,想不到你们唐门的人都这么好客呢,这一个清早都来了几批人了!还是你们实在太闲了,没事就串门走亲戚的。”
    而后他转向唐眉,轻佻的说道:“唐眉师姐,你也不给咱介绍介绍这位所谓的大师兄是谁啊,这以后见到了怎么称呼啊?”
    唐眉轻咳了一声,而后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兄唐光,平日里你们也和我一样叫他大师兄就行。”
    而后她又指向宣幽和宇落两人,说道:“师兄,他们两个就是唐沈师叔带回来的人,高个子的叫顾先,瘦小的叫顾后。”
    唐光余光扫过两人,冷哼一声,转身便往外走,丢下了一句:“唐眉,我们走。”
    唐眉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看两人,让他们老老实实在这呆着,不要生出什么祸端,而后,便随着唐光走了出去。
    见唐光和唐眉的身影走远之后,宣幽走到宇落的身旁,特意背对着后面的屋子,一改刚刚轻佻的语气,压低声音说道:“看来上次咱们遇见的主要人物已经出现了,跟着他们顺藤摸瓜,就能找到幕后黑手了。”
    宇落:“确实,不过,光是这样还不够,信息太少了,我们还要再接近核心的位置一些才行,这样才能找到幕后的这个人!”
    宣幽:“恩,那四个白色腰带的人就是突破点,我们只要地位能与他们平起平坐,便一定能知道核心的情报!”
    宇落微微颔首表示同意,而后说道:“来鬼唐门之后,我心头一直萦绕着一个疑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为什么。只知道现在的鬼唐门与我在无涧鬼阁藏书阁看的所记载的资料大相径庭。”
    宣幽:“你是说鬼唐门或许发生了重大的变革?”
    宇落:“不无可能,我一时也说不清,你早晨也看到了,本应掌权的老派们几乎现在一个都不见了,而鬼唐门的核心人员,除唐沈之外都是新派,老派这些年一直当权,不可能那么轻易被推翻的,所以这事有蹊跷啊!其实,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最怕的是……。”
    宣幽接过宇落的话,说道:“最怕的是,咱们这次不规律的裂隙穿越改变了鬼唐门原本的时间线,从而使这里老派当政变成了新派掌权。”
    宇落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知我者,宣幽也!”
    两人虽是在庭院中聊天,可是他们的声音之细微,恐怕别人站在旁边都很难听得清。
    宣幽粲然一笑,接着说道:“下午我们分头行动吧,唐眉那你去对付,我去观察一下昨天唐立消失的那条机关暗道,看看有什么名堂。”
    宇落:“恩,我正好趁着白天把鬼唐门走一趟,把整个地图记下来,顺便想找一下他们这里的藏书室,看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最后去唐眉那旁敲侧击的试试去套取线索,别的先不说,至少要先混进他们新派里面啊。”
    宣幽调侃道:“多劳弟弟费心了。”
    宇落笑得有些无奈,她现在有些后悔假扮顾后了,选顾先好了,这顾后要一直保持着一幅情种的样子,着实累人。
    两人商量好了下午行动,刚来这里,不急于一时。
    房顶,唐沈和唐立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想听清这两兄弟的对话,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听着半个字。
    宣幽早就知道有人在上面偷听,他不用看都知道是唐沈和唐立,与其在下面静候着两人走,还不如主动一下,直接撵走算了,要不多不自在。
    思及此,他一个凌空,轻盈落在房顶的前沿,侧卧,悠闲地晒着太阳,嘴里还哼着小曲。
    唐沈见已经暴露了,没办法,只能暂时先回去了,他抱着唐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一老一少走后,宣幽和宇落也出了门,宣幽去找昨天看到的机关暗道,而宇落借着到处找唐眉的机会,熟悉这里的地图,也顺便在留意着鬼唐门放书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循。
    宇落在一个又一个黑色的房顶之间跳跃着,首先要把这里的地图记清!
    宣幽来到昨晚那个庭院旁边的房顶落定,想先从远处看看有没有人守在这里的,看情形和昨晚差不了多少,乍看之下只是一块空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时,空地的一块石板忽的打开了,宣幽见状赶紧伏下身子,以防被发现。
    此时从下面的地道中缓缓走出来了一位姑娘,那姑娘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气,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尤为的惹眼。
    姑娘后面跟着一位男子,这位男子也是系着白色的腰带,他手里拿着个托盘,托盘上面整齐的排列着各种瓶瓶罐罐,后面的男子开口说道:“韩姑娘,你的这些个瓶瓶罐罐就能治得了人吗?”
    韩姑娘开朗的笑了,故弄玄虚的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宣幽边看边想:这女子看来来头不小啊!她的衣着竟然不是死气沉沉的黑,而是绚丽多彩的,再加上后面那个毕恭毕敬的人还是鬼唐门的为数不多的掌权人物之一。足见鬼唐门对她没有太多约束,而且还有求于她!
    那两人走远后,宣幽迅速跳了下来,趁着密道的门还没关,他一个闪身进去了里面。走入里面之前,他趁着还有亮光,确认了一下机关的位置,而后才往里面走去。
    刚一进来就有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宣幽用衣袖堵住了口鼻,继续前行,这密室幽深,不知里面多远会是尽头,所见之处皆是装药的瓶瓶罐罐,一旁还有几个大药桶,鬼唐门一向以用毒闻名,按理说这里应该放的都是毒虫毒蛇之类的东西啊,可事实却完全相反,这个密室更像是一个存放解药的地方。
    密室中弥漫着药材的味道,宣幽总觉得这浓郁的药味似曾相识,可是一去想就头痛的不行,他只好作罢,继续探查,不再去想这药味的来历。
    忽然,密室的入口有了声响,宣幽眼疾腿快,迅速钻到了药柜子的后面,不绕到后面去根本发觉不到他的存在的,半晌,宣幽听到了轻盈的脚步声走了进来,依声音判断,应该是那个被称作韩姑娘的人,而后是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看来,那个人是落了东西,自己回来取的。
    宣幽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耳朵上,他侧耳细听,那位韩姑娘应该是走进了里面的密室,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他从药柜子后面闪身出来,疾迅的奔向出口。
    那位姑娘听闻屋外有动静,便走出来看看,此时宣幽已到门口,眼看着就要出去了。
    看到他的背影,她一怔,手中的药瓶不自觉滑落到了地上,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径自嘀咕着:“宣幽啊,我是不是太想你了,都开始出现幻觉了吗?”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