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作死贵妃

丑妃虐渣不从良 作者:冥想石

      流火国的皇宫内,正处于一天之中最疲懒的时候。
    中午的阳光还没散去,贵妃殿里,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容贵妃正侧卧在斜榻上,小睡片刻后,慢悠悠地清醒了过来。
    初醒过来时,她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色,随即,看到枕边的一个小玩意时,她的这抹厉色又化作了哀凉。
    她拿起这个小玩意,在手里细细地把玩着。
    这个布娃娃是梦兰这丫头十岁生日的时候,她亲手缝制的,没想到,现在成为了唯一的念想。
    都怪那个沈芷幽!要不是那个贱女人的话,梦兰丫头根本就不会死!
    想到这一点,容贵妃的眼底瞬间沁出了淬了毒的恨意,狠狠地把手里的布娃娃掷到了床上!
    胸口的恨意翻滚沸腾了好几下以后,容贵妃还是把那个小玩意捡了回来,不紧不慢地轻轻抚了抚。
    “算了,反正过了今天以后,那个贱人也该吃够教训了,有昶儿在打点着,不怕兰儿的仇报不了,届时,本宫可以好好地看看那个贱人生不如死的样子。”
    容贵妃自言自语道,唇角扯起了一抹充满了恶意的笑容。
    这样说着,容贵妃发现自己有点口渴了。
    “来人啊,给本宫到厨房端一碗生姜甜梨糖汤来解解渴。”容贵妃高声喊道。
    半晌过后,一个应声前来的人都没有。
    容贵妃蹙起了眉头,扫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平常,为了避免打扰到她的休息,每当她休息的时候,其他的宫人就会守在主殿的门外,随时听候指令。
    今天,殿外好像有点安静得诡异了。
    不过,容贵妃也没有多想,作为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妃子,她殿外的重重守卫可谓是十分森严的,不大可能会出现什么危险情况。
    她倒是想着,那些奴才是不是趁着她熟睡的当头,偷懒去了。
    这些死奴才,真是嫌命长了!容贵妃不悦地想道,心里给这些胆大妄为的奴才准备了十几种惩戒的方式,势必得让他们吃到教训!
    就在容贵妃打算再喊一声的时候,房门静悄悄地打开了,一位身穿墨绿色衣服的婢女走了进来。
    “娘娘,您醒了?”婢女低着头,态度和往常一样,毕恭毕敬,没什么异样。
    “是春兰啊,其他人去哪里了?为什么一觉醒来全不见了,嗯?”
    容贵妃语气不虞地问道,带着淡淡的质问。
    虽然这名婢女一直低着头,但容贵妃也认出了她的声音,她的服饰——春兰是容贵妃的贴身婢女之一,向来都颇得容贵妃的信任。
    “回禀娘娘,桃红她们觉得娘娘醒来后,一定要吃点东西,所以,主动到小厨房为娘娘准备一些可口的小点心和汤水去了。”
    婢女不紧不慢地回道,语速让人觉得十分舒服,也成功地把即将大怒的容贵妃安抚了下来。
    “哼。”容贵妃冷哼了一声,算是勉强接受了这种说法。
    “娘娘,睡了那么久,您也该乏了,不如,让奴婢给您按摩一下吧,好不好?”
    这位婢女十分“贴心”地说道。
    容贵妃想了想,觉得这倒也不错,便趴躺在了塌上,淡淡地说道:“来吧。”
    “春兰”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幽光,款款地朝容贵妃走了过去。
    是的,此“春兰”非彼春兰,这个“春兰”,是沈芷幽假扮的。
    要混进守卫森严的皇宫里,说易不易,说难,也不太难——沈芷幽用掉了前世所画的一张高级隐身符,就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走进来了。
    不过,这种隐身符很难画,盒子里的数量也不多,用一张少一张,沈芷幽也算是权衡了利弊才用掉了一张的。
    学轩辕昶的做法,沈芷幽给贵妃殿外守着的人抛洒了一堆的药粉。
    于是,没过多久,贵妃殿外的花圃里就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堆的人,而由沈芷幽假扮而成的“春兰”,也新鲜出炉了。
    恐怕,就连轩辕昶也都没想到,当他还赶在回城的路上时,沈芷幽已经成功地混进贵妃殿里了吧。
    还是光明正大的那种。
    沈芷幽向来信奉以牙还牙,既然轩辕昶敢对她的亲人们下手,那就别怪她也对容贵妃不客气了。
    更何况,在这场行动里,容贵妃恐怕也算不上完全无辜,甚至很有可能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沈芷幽一边替容贵妃揉捏着肩膀,一边装作“不经意”间地问起:“娘娘,不知这次三殿下带人去围攻沈芷幽,能不能成功呢?”
    容贵妃被按摩得十分舒服,懒洋洋地问道:“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没,只是前几次三殿下都铩羽而归,这次奴婢免不了为他担心而已。”
    “嗤,那是因为他不懂变通!皇儿他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直,像他的父皇一样,得有人点醒他才懂得将一些事情绕着来做。这次从沈芷幽那个女人的亲人下手,十有八-九都能成功,有什么好担心的。”
    容贵妃冷嗤了一声,万分不屑地说道。
    沈芷幽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厉色——果然,容贵妃才是这件事的提议者。
    她想了想,继续套话道:“还有呐,奴婢听三殿下说,要从牢狱里提几个死囚出来对付沈芷幽,娘娘知道这件事么?”
    容贵妃的眼皮懒洋洋地抬了抬,乜向了一旁的“春兰”,说道:“小妮子不错嘛,这就哄得本宫的皇儿把什么东西都告诉你了。”
    沈芷幽的嘴角抽了抽,她还真完全没想到这一茬。
    她也只好扯起脸皮,故作“羞涩”地笑了笑道:“能够得到三殿下的信任,是奴婢的福气。”
    沈芷幽说完,默默地在心底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所幸,容贵妃也没有多想,又或者说,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贴身婢女和儿子有一腿了。
    她冷哼了一声,说道:“本宫那皇儿倒也真没骗你,是提了死囚没错。”
    “嘶——死囚哪,那岂不是很凶神恶煞?”
    “凶神恶煞又怎样?对付沈芷幽这种小贱人,就是要越狠越好!”容贵妃语气森冷地说道,“呵,那小贱人不是自诩自己有墨氏商行老板的撑腰,就杀掉了本宫的好侄女吗?本宫倒要看看,一个放-荡到和死囚厮混到一起的女人,还能不能得到墨氏商行老板的青睐和喜欢!”
    沈芷幽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暗光,唇角勾起了一抹及其危险的笑容。
    “看来,娘娘您还真是痛恨沈芷幽哪。那不知娘娘您最后,想要沈芷幽这个‘小贱人’有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嗤,一个喜欢和男人厮混的女人,还能有什么好结果?当然是卖到青-楼或者被放到军营里咯,这恐怕是她最好的归宿了。”
    容贵妃仿佛想象到了那个场景,掩着唇角,轻笑了起来,眼底里闪烁着狠毒的光芒。
    沈芷幽杀掉了她视若亲女的侄女,她也就决计不会让沈芷幽好过!
    死亡?太便宜沈芷幽了,她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在容贵妃的身后,沈芷幽眼底的眸色已经变成了如黑夜一般的暗沉,还暗含上了一丝杀意。
    她缓缓地翘起了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那娘娘您呢?您想尝试一下吗?”
    “什么?”
    容贵妃愣了愣,不知道“春兰”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沈芷幽忽然一个用力,猛地捏死了容贵妃的肩膀!
    “啊——”容贵妃吃痛地喊了起来,下一秒,一颗漆黑的丸子被弹进了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管滑了下去。
    “你是谁?!你给本宫吃了什么?!!!”
    容贵妃惊惧地尖叫了起来。
    沈芷幽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掰过了她的头,凑到她的耳边说道:
    “你不是说,想要看看我和好几个男人厮混会是什么结果吗?”
    “那在此之前,贵妃娘娘您先尝试一下这个滋味好不好?”
    “尝试完后,再告诉我感受啊……”
    沈芷幽说完,露出了一抹让容贵妃感到分外熟悉的邪气笑容。
    沈芷幽?!竟然是沈芷幽?!她怎么进来的!!!
    容贵妃的瞳眸紧紧地缩了起来,而眼睛却被越瞪越大……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